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讨厌鬼
    ,精彩小说免费!

    “好吧,既然是云爷送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随意一枚拿出来,就能胜过十个一百四十万的灵石,在夏傲鸿眼中却沦为了人间杀器,只见他满脸胆怯地伸出手掌,收入灵戒后,待了几秒见灵戒没有爆炸,才长长舒了口气。

    “对了云爷,能麻烦您跟雷炎帝国说一声,以后减轻我夏国的贡金么?”

    看得出来,夏傲鸿已经有了往一国之君发展的潜力。

    趁着云千秋还未离去,能占的便宜,他自然不会白白浪费机会。

    望着那满脸憨笑挠头的家伙,少年嘴角一抽,最终还是咬着牙勉强点头。

    夏傲鸿并不知道,如若他将云千秋赠予的几枚灵石吸收过后,别说减轻贡品,没准还能反过来让雷炎帝国俯首称臣也说不定。

    毕竟找遍雷炎帝国,也根本凑不齐少年刚才随手一扔的灵石。

    这些,对于云千秋而言,只是不足挂齿又乐得帮忙的小事,可对于夏国而言,却能改变举国命运。

    而离他从崇阳镇走出这广阔天地,才仅仅一年。

    领完金票,好聚好散过后,云千秋本想带着林媚儿出去散心,却没想被云天桀满脸焦急地拦了下来。

    “少,少主,可算找到您了。”

    对于云天桀的弃暗投明,少年早就不计前嫌,此时自然帮他拍着肩膀,轻笑道:“天桀叔父有何事么?”

    望着云千秋那平易近人的笑容,云天桀张了张嘴,却又羞愧地低下头:“少主,不瞒您说,千影那混丫头,刚才竟然说,不愿跟您去玄天城!”

    “……”

    不知为何,少年每次听到云千影的名字后,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的,总是那双滚圆修长的大白腿。

    “少主您好心提携我们,那丫头却不识抬举,我……我求您劝劝她吧。”

    说到焦急处,云天桀就差跪下恳求了:“只要少主能带上那丫头,把我这没用的废人扔下也无妨!”

    话音刚落,云天桀便想跪地,却见少年手掌微抬,一股无形的柔力将他扶住:“叔父言重了,既以云为姓氏,我怎可能抛弃你?”

    原本,他还以为云天桀是那种逼迫着子女必须出人头地的长辈,可听到之后的话,才发现是自己误解了。

    对云天桀而言,自己已经老了,此生能入云府,已经足够了。

    可云千影还年轻,又是他的掌上明珠,所以情急之下,他才会说出用自己来为前者换前程的话。

    搀扶住云天桀后,少年却不禁感到有些头疼。

    这疯婆娘到底想搞什么?

    “叔父放心,待我去教训她!”

    如若对待其他云姓族人,云千秋定会好言相劝。

    但不知为何,每次和云千影有关的事,他总能升出种少有的恶趣味。

    大概这就是风水轮流转,毕竟前身被云千影欺负的次数早已数不清了。

    扬着一抹坏坏的笑意,便见云千秋往石亭走去。

    哪知云天桀看在眼里,脱口而出的一句话,险些让少年摔在地上:“少主,您……您待会下手轻点,千万别把千影打死了。”

    ……

    石亭内,云千影依旧没有多少变化,精心打扮后,俏脸妩媚,青丝随风飘在脸颊,一双让无数男人血脉喷张的**,就这般肆无忌惮地左右晃荡。

    但此时,少女却心事重重,美眸满是迷茫。

    甚至还手中还捏着不知造了什么孽被她握入魔爪的鲜花,呢喃着:“去,不去……”

    花瓣洒了一地,到最后定格到——去!

    望着手中仅剩一片的花瓣,云千影撇起的火辣朱唇楚楚可怜,不知道的,还以为被蹂躏到尸体散落满地的是她而不是花。

    “去么?要是跟着去了,以后岂不是要仰望那讨厌鬼的脸色?”

    “而且我实力这么弱,到了那,肯定会拖累天龙家主的,不行不行,这朵不算,再来一次。”

    打定主意后,云千影便拍打着**上的花瓣,白皙肌肤抚起的柔滑涟漪,让少年看的眸中闪过抹惊艳。

    从头到尾,云千秋就这么静静看着。

    在来之前,他还有些小小的担心,如若这凶婆娘今后因为自己的实力而变得乖巧顺从,那人生还真少了点乐趣。

    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多虑了。

    “咳咳……你的腿,还是那么长那么弹,不知道这半年有没有被沙华学院的帅哥摸过?”

    刚准备起身的云千影闻言,顿时娇躯一颤,瘫软地倚靠着石柱,目光惊羞。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长,也就听你叫了我一声讨厌鬼而已。”

    望着少年嘴角那抹坏笑,云千影好似回想到什么,俏脸一红,随后却倔强地扬起粉腮:“你知不知道,偷听人说话很没礼貌!”

    云千秋轻笑还击:“那你知不知道,辱骂云家少主,是要族规伺候的。”

    “你!”

    很明显,半年来两人实力的差距越来越大,吵架的本事也越发悬殊。

    俏脸羞怒地抬着玉指良久,才见云千影轻咬贝齿:“你的嘴,还是那么欠,不知道这半年有没有被人抽过!”

    “让你失望了,没有。”

    “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今后,可是要称呼我为少主的噢~”

    “休想!论辈分,本姑娘还是你的表姐呢!”

    婉音落毕,云千影好似获得天大胜利般,目光得意地翘着樱唇。

    这般模样,又四下无人,少年着实可以按住她的香臀,狠狠教训一番,以正少主威严。

    但云千秋今天的心情,着实很好:“是么?我可不记得有一位表姐,会丢人到在王宫宴席上拉着本少主的胳膊哭天抹泪说‘少主你总算回来了,再见不到我就要死了’……”

    对于少年的期盼毋庸置疑,后半句也是陈述事实。

    但奈何被云千秋说出口,却让云千影听得满脸羞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甚至被少年提起,她才回想到自己昨晚有多失态。

    “你来找我,就是拿专程拿破事挤兑的?”

    “当然不是。”笑容收敛,略显几分玩味:“听说,你不想跟本少主去玄天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