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少主回归
    ,精彩小说免费!

    “这真,真的是少主!?”

    “不会错的,贤侄,少主……你,你竟然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少主他,他不是已经……”

    云家上下,眸光涣散,哪怕云千秋就立于他们眼前,也不敢相信这并非幻觉。

    一时间,他们甚至忘了喜悦,忘了庆幸,唯有呆若木鸡地怔在原地,嘴唇抖索间,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不只是宁无缺等人,就连程婉雪都一扫先前的伤感,美眸中的泪水再也压抑不住,犹如泉涌。

    “是他,真的是他!云千秋,回来了!”

    “云兄……这真的是云兄?!”

    项老与程立江两人,更是满是骇然。

    不是传言季家以及雷炎帝国的很多豪门,都和御林云府有仇么?

    在那些强横势力的联手下,云府怎么还会有活口?

    云千秋,是怎样活过来的?

    又怎么会站在这里!?

    无数的疑惑,让得全场数万人只感到天旋地转。

    但云千秋,就这般立于场上。

    时隔半年,再归来时,已是犹如神祗降临!

    惊错沉默之余,夏宇甚至都未觉察到,眼前少年的气息,竟高深到他根本感知不到!

    “咔……”

    象征着王室传承的夏岚赤刃,在少年手中,就犹如废铁一般,碎为无数齑粉。

    这一指,也让夏傲远的狂妄与野心碎为泡影。

    他的脸上,再找不出刚才的残忍阴狠,只有挥之不去的恐惧。

    云千秋他不是死了么?

    为何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夏傲远甚至怀疑眼前所站的,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

    “你……你别过来。”

    在云千秋眼中,夏傲远就如一只蝼蚁,一个跳梁小丑,弱小到让他连投去一抹不屑的目光都不配。

    “我说过,你继任太子之时,肯定会来捧场,这下,总算没有食言。”

    说话间,云千秋脸上才挤出一抹温煦。

    望着那伸来的手掌,以及身影遮挡住天日的少年,浑身是血的夏傲鸿,竟忍不住大哭出声。

    “云爷!”

    一世人,两兄弟。

    当着夏国的无数权贵,夏傲鸿再也支撑不住往日的桀骜和轻狂,犹如一位孩童般,扑入了少年的怀抱。

    望着腰间被鲜血染红的白袍,云千秋拍了拍夏傲鸿的肩膀,轻笑安慰:“别怕,再哭下去,血就流干了。”

    话音落毕,扭过身的刹那,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凌冽的杀意!

    “你,你别过来,云千秋,我警告你,这是夏国的太子之争,任何人都不得干扰!你难道想举国为敌么!”

    少年走的很慢,却让夏傲远感到死神降临般的窒息和绝望。

    不知何时,他已经推到了比武场边缘,云千秋看在眼里,嘴角扬起抹冷笑。

    太子之争?不得插手?

    举国为敌?

    别说区区一个夏国,放眼三宗一域的数百帝国,谁人敢招惹他!

    只要云千秋愿意,杀尽在场数万人都易如反掌!

    “你动我族人时,难道就没想过会有这一天么?”

    既然你认为拳头硬,就能欺凌弱小,拿无辜之人的性命当做筹码,那我……

    就以牙还牙!

    望着缓缓走来的云千秋,夏傲鸿崩溃了。

    他这才回想起来,刚才自己那全力一击,就算是在场实力最强横的父王都无法用两指接下来!

    更何况能把王室传承的玄阶战刀捏成齑粉!

    这家伙的实力,放眼夏国,根本无人能拦!

    想杀自己,也只需一念之间而已。

    夏傲远怕了。

    他此时,仿佛体会到云家等人当时的心情。

    但心底求生的**,却让他强撑出一抹底气,脸庞扭曲,声音嘶哑:“你敢杀我,就不怕季家的大人物今后追杀么!”

    季家?

    此话一出,在场数万人的目光,从惊恐逐渐变得鄙夷厌恶。

    诚然,夏傲远之前的所作所为,冷血残酷,但换个角度来看,也是有资格担任太子了。

    可是现在,只是见到云千秋,就急忙拿出季家来当做保命底牌?

    今后让他当了国君,夏国上下岂不都成了雷炎皇城那些势力的后花园?

    若是眼神能杀人,夏傲远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尽管身形抖如筛糠,可终究是求生的**占了上风。

    他不想死,他还要龙袍加身,王权在手。

    为了这些,哪怕当季家的走狗又如何?

    只要能震慑住云千秋,让他付出任何条件都愿意!

    然而这所谓的威胁,在少年听来,却好似是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哼哼,季家?”

    “难道就没人告诉你,季家那帮垃圾,已经被我灭族了么!”

    “咯崩!”

    拳锋一握,甚至就不见云千秋出手,淡金如芒的灵力便化为道道枷锁,扼住夏傲远的喉咙。

    仅仅刹那,他便感到喉骨渐碎,呼吸也随之变得困难无比。

    此话一出,不只是夏傲远,就连欧阳川等人都感到心悸惧怕。

    季,季家,竟然被灭族了?

    被云千秋灭族了!

    要知道皇城那些势力,随便一处当中的强者出手,就能轻易让夏国覆灭。

    而那些豪门联手,非但没有灭掉云府,反而还被眼前的少主灭族?

    这怎么可能!?

    然而无论他们再怎么不愿接受,摆在眼前的残酷事实却不会有丝毫改变。

    没有人知道,少年这半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如今的云千秋,实力究竟强横到何等地步。

    但有一点,他们却极为清楚。

    那就是此时捏死他们全力支持的夏傲远,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喉骨,在渐渐碎裂。

    那筋骨碎裂的渗人声响,直让欧阳川等人感到毛骨悚人。

    双眸充血,夏傲远的脸色已经扭曲到极点,但除了品尝死亡一点点的逼近外,再无其他选择。

    “犯我族人者,杀无赦!”

    “咯崩!”

    血光漫天,尸骨无存。

    堂堂一国王子,离太子仅有一步的夏傲远,连句临终遗言都没有,便横死当场!

    站于腥热的血雾当中,云千秋浑身金芒笼罩,一身白袍纤尘不染。这一刻,夏国上下,再无人敢直视那双淡漠的星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