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生死之争
    ,精彩小说免费!

    然而这份愠怒,却被一声响彻演武场的尖声高喝惊得烟消云散。

    “大殿下驾到!”

    仿佛是为了刻意讨好般,值守入口的御林将不惜动用灵力,声音震耳,但随后数万观众却更是鼓掌不断,起身呐喊!

    “快看快看,大殿下来了!”

    “果真是人中龙凤,今后我夏国有此君王,定能更加昌盛繁荣!”

    能有资格坐于前排的观众,就算不是王城权贵,也是一方城主级别的豪强,他们如何会不清楚如今的局势,一见夏傲远进场,便当即起身恭迎,为的便是能让自己这般讨好有幸入了后者的视线。

    比起夏傲鸿,今天的夏傲远可谓春风得意,英武冷酷,嘴角挂着淡淡的邪笑,桀骜骄傲,但这般高调,非但没人引起观众的不满,反而换来了无数少女的尖叫。

    在夏傲远看来,这将是自己最风光的一天!

    身旁,有洪北跟随,刚刚入场,他便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从夏傲鸿身旁经过时,眸中还闪过一抹不屑。

    “三弟,看来这半年你没什么长进嘛。”

    夏傲鸿比他年轻,若是苦修多年,实力定会在他之上,但自己会给他这个机会么?

    器宇轩昂地站于比武场正中间,尽管夏傲远对着龙椅之上的父王恭敬行礼,可神色间的傲意却不曾收敛半分。

    夏王看在眼里,眸光微颤,却感到手肘挽来一只玉臂,以及娇媚入耳的声音:“陛下,你看远儿如今多么英武不凡,真有你当年的雄风呢。”

    说话之人,头戴凤冠,珠光宝气,年近四十,却不显衰老,气质雍贵,可举手投足间却让人感到种刻薄。

    此人,便是当今夏王后,亦是夏傲远的生母,出身杜家的掌上明珠。

    如此多重的身份加在一起,就算是夏宇平时都要对其礼让三分。

    但是今天,他却感觉这双玉臂很是冰冷。

    “远儿确实不错,但鸿儿也同样不差。”

    微微咬牙过后,夏宇才选择将挽住自己胳膊的玉手震开,眉目间升出几分不喜。

    这般举动,自然惹得夏王后凤眉微蹙,看向夏傲鸿的目光也闪过抹阴狠。

    不错又能如何?今天也要沦为我远儿的垫脚石!

    “两位殿下请入场,一炷香后,比试开始!”

    关乎未来国运的太子之争,就算天平已经倾斜,但也不容怠慢。

    文韬武略,治国之道,都要有所涉及。

    当然,最重要的,依旧是最后的那场武斗!

    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法则,夏国王室也不例外。

    因为哪怕文韬武略再精湛,可要实行君王的铁血手段与旨意,唯有强横的实力作为依靠。

    望着立于比武场当中的两位殿下,杜家众人笑容却极其得意。

    事实上,自从那天得知了御林云府将要覆灭的消息后,杜家众人每天都如此开心。

    云家倒了,他们所支持的夏傲远才能崛起。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杜家就是下一任夏王的娘家,就凭这层身份,王城当中,还有谁能抗衡?

    尤其是杜云涛,望着那熟悉的比武场,嘴角更是忍不住的讥讽。

    半年之前,就是在这比武场,他接连两次被身为替补的云千秋吊打。

    那时候,少年的面孔,以及恐怖的点穴手法,简直就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噩梦。

    但是现在,云千秋却已经死了!

    名震夏国又如何?吊打我又能怎样?

    自己能坐在这静等着今后与夏王攀上关系,而那可恶的家伙尸骨都早不知已经埋处荒郊野岭了!

    一旁不远处,便是沙华学院的席位。

    望着那两道身影,不知为何,程立江回想起了那位白袍翩翩的英俊少年。

    就是那位少年,在擂台之上,力挫对手,未曾一败,为沙华学院夺回了荣耀。

    但少年从出现到陨落,就好似一道流星般让人可惜。

    而沙华学院,还未依靠云千秋而地位回升,便又堕入了更窘迫的局面。

    另外两大学院,论实力底蕴,本就比他要强,今后更是得到了傲远殿下的支持……

    光是想想,程立江就忍不住摇头叹息。

    身旁,程婉雪微红的美眸中也泛出了抹回忆。

    那个家伙,可是从自己手上抢走嗜灵寒严的啊!

    怎么可能轻易就死了!

    想到在灵兽森林的那晚,少女俏脸上就不禁浮现出一抹红晕,也正因为如此,视线才被泪花染的更为模糊……

    沈建等人亦是感到莫名的感伤,当初他们自诩沙华学院的顶尖天才,大比之时却要靠着担任替补的少年带领之下,才能摆脱垫底的屈辱。

    不仅如此,云千秋还不计前嫌,临走之时,分别送了他们一套终生受益匪浅的武技。

    尽管交情不算深,可终究是并肩作战过的队友,此情此景,心中怎能没有半点悲痛?

    然而,奇迹终究没有发生,随着金锣的响起,第一场比试拉下帷幕。

    文韬武略,虽不见血,但夏傲鸿着实并非夏傲远的对手。

    论计谋手段,能为了丝毫利益,便决然控制云家的夏傲远,岂是泛泛之辈。

    反观夏傲鸿,就要逊色的多。

    文韬武略,名师教导,这可是他从小最厌烦的回忆。

    以前,依靠着不俗的武道天赋,以及夏宇的宠溺,偶然懈怠偷懒,自然没什么不妥。

    可是现在,却让得支持夏傲远的呼声越来越高!

    夏傲鸿脸色阴沉,握着毛笔的指尖更是微微颤抖,甚至还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就算文韬武略比得过大哥,可那又能如何呢?

    这世界,说到底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接连几场比试过后,两人之间谁更适合继承王位,已经十分明显。

    就连夏宇都不得不承认,远儿确实比鸿儿更是来坐着龙椅。

    可是……

    却不是勾结外人,来抢这王位!

    终究,见夏宇微微摆手,尉迟獒才闪于比武场上,高声喝道:“最后一场武斗,半柱香后开始!”

    此话一出,夏傲远的嘴角顿时扬起抹戏谑。

    他等这一刻,不知已经等了多久!“三弟,待会可别怪王兄不念兄弟之情,毕竟这王位,有人坐,就得有人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