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此地无银
    ,精彩小说免费!

    深夜,闺房当中。

    林媚儿的床确实又大又软。

    桌前摆放的瓷碗中,还剩着红糖残渣。

    而这间闺房的主人,此时却躺在床榻边,美眸微闭,俏脸怡静,不时传出轻微的酣呓。

    尽管知道云千秋就在自己身旁,两人之间就相隔一层仅能遮掩娇躯的棉被,但林媚儿仍旧睡得很安稳舒心。

    或许这是这一年里,少女最安详的梦境。

    望着从俏脸划过,抵在饱满樱唇的一缕秀发,云千秋眸中的温煦仍未褪却,轻声轻脚地将青丝盘起,生怕惊扰了少女的美梦。

    在这种情况下,林媚儿能睡着,着实让他感到意外。

    但转念一想,云千秋便释然了。

    那通红的眼眶,不知要歇息多久才能恢复如初。

    再加上张秋阳的抢婚,林家上下可谓担惊受怕,紧绷的心弦放松后,林媚儿终于撑不住疲倦。

    望着那红肿未散的美眸,云千秋眸中闪过一抹冰冷。

    一晚时间,足够他前往宁乐城灭掉张家,翌日清晨前再赶回闺房。

    云千秋现在很愿意将想法付之行动。

    但他忽然觉得,这件事或许根本不用自己出手。

    至少未来的夏王捏死一处城主,难度其实和自己差不多,都是不费吹灰之力。

    “等到了王城之后,看看局势再说如何解决。”

    现在嘛……

    瞥了眼睡相颇失淑女风范,两条**夹着被子的林媚儿,云千秋嘴角一扬,上床,睡觉!

    夜晚,沉寂无声。

    只是当少年半睡半醒时,却忽然感觉一团绵柔的玉脂贴在了自己胸膛。

    扭头看去时,却见林媚儿柳眉微蹙,仿若忽然在床上突然搂住一个人,让她跌入梦魇般可怕。

    但仅仅片刻,少女便想起今晚与自己同床共枕的,并非想把自己强抢为玩物的人渣,而是朝思暮想的盖世英雄,不知不觉,两条光滑修长的**饶过了棉被,却继而缠绵住云千秋。

    这一夜,少年睡得极为忐忑。

    翌日清晨,云千秋习惯的早起,或者说他压根都没睡着。

    双耳当中,轻易便能觉察躲于闺院门外,探头瞧着屋内的林振海。

    微微一笑,动作轻柔地挣脱开林媚儿,少年梳整衣衫过后,便走出屋外。

    “林伯父,早啊。”

    少年的笑容很是爽朗,精神抖索,丝毫看不出奔波半月与彻夜未眠的疲倦。

    林振海见状,讪然一笑,却皱着眉打量起云千秋的脸色。

    “贤侄,你和媚儿昨天晚上……”

    俨然,就算女儿已经心有所属,但得知了两人同住一屋的消息后,林振海怎可能不上心?

    至于怒斥眼前的少年未婚便夺了自家掌上明珠最宝贵的东西?

    林振海还没迂腐到那种地步。

    况且以两人现在的亲密关系,就算真行了周公之礼,貌似也并无不妥。

    但很显然,少年被误会了。

    “伯父,我和媚儿昨天晚上,真的只是单纯的睡在一起而已。”

    解释的话说出口,云千秋忽然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尴尬。

    单纯这两个字,貌似并不搭之后的睡在一起……

    林振海闻言,不禁感到诧异。

    自己昨晚拼着醉酒为两人营造的机会,现在看来完全浪费了啊!

    摇了摇头,但终究只是可惜并不遗憾。

    “贤侄,你们今天便准备动身前往王城了么?”

    昨晚酒宴上,林振海也听说了少年要前去太子继位捧场,也知道今天便是离别之时。

    在崇阳镇待了仅仅一天,却对林家上下来说恍若隔世般漫长。

    但终究有分别的一天,区区夏国,都不够眼前的少年施展拳脚,更何况是这边陲小镇?

    “嗯……”

    思索过后,云千秋却只得点头答应。

    林振海看在眼里,并未多言,只是低头叹了口气,唏嘘不舍。

    他知道,少年一旦离开,此生怕很难再回来。

    他宠溺了十几年的掌上明珠,亦是再难相见。

    尽管知道早有这一天,身为父亲的林振海也不禁感到几分伤感。

    终究,才见他抽了抽鼻尖,嗓音嘶哑道:“既然决定要走,那伯父也就不留你们了,趁着你那没见识的伯母还没睡醒,赶紧带媚儿那丫头走吧。”

    “不然待会哭哭啼啼的,又要给我林家丢人!”

    话虽说的坚决,可林振海自己的眼眶却先红了。

    甚至昨夜若不是伶仃大醉,他肯定会彻夜无眠。

    “嗯。”

    云千秋闻言,重重点头,随后往闺房内走去。

    屋内,林媚儿仍旧在熟睡,但却被少年带着几分不忍地叫醒。

    “唔……千秋哥哥,让我再睡会!”

    揉着惺忪的睡眼,少女婉音中带着几分时撒娇。

    “媚儿,该和伯父伯母告别了。”

    轻喃当中带着几分不忍。

    或许在崇阳镇的所有人眼中,林媚儿跟自己离去,等待她的将是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但别忘了,林媚儿才只是豆蔻年华的娇弱少女,便要离开父母,去一个自己连听都没听过的陌生之地。

    告别两字,听得林媚儿娇躯一颤,美眸当中再无半点睡意。

    “千秋哥哥,真的要走了么?”

    “嗯……”

    如若太子继位还有十天半月,他不介意在崇阳镇多待几天。

    点头过后,云千秋呡了呡唇,好似没了目睹棉被之下那唯有薄纱睡衣的娇躯的兴趣,径自扭身,往外走去。

    “我在崇阳镇口等你。”

    屋外,林振海仍旧站在那里,见到只有少年一人走了出来,不由微愣,但很快又被离别的思愁取代。

    “贤侄,一定要好好待她!”

    “一定。”

    阳光照映,直至中午,云千秋修长的身影始终立于崇阳镇口。

    昨日,被吓到几近崩溃的提亲队伍,就是顺着这条路逃跑的。

    顺着路程,能跑会连云城就已经很不错了。

    夏国虽小,但可惜却更让得消息堵塞。

    远在王城的人们,仍旧认为那位曾经名震举国的绝顶天才早有陨落。

    而云千秋亦不知道,自己昨夜的逗留,却令得王城的云府越发岌岌可危。

    王城内,一处偏殿当中。王公大臣,豪门相将,皆是满脸恭敬地立于殿外,哪怕殿门紧闭,也丝毫不敢有所怠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