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 杀绝
    ,精彩小说免费!

    “你你你……究竟是谁?!”

    张秋阳的头颅还在半空飞舞,张彪的拳锋便已经被少年握住,轻描淡写,就好似踩住了一只蝼蚁。

    但那双星眸中的凛冽杀意,却丝毫未曾褪散!

    只是张家护卫的张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这区区一个破镇上,竟然还想能杀掉自家少爷的高手!

    而且还是秒杀!

    眼前的少年又是如此的年轻,在他印象里,就算是王城的那些天才,都未必有他出手狠辣!

    云千秋当初虽然威震夏国,天才无双,但见过他容貌的,也只有学员大比上的观众。

    深知他身份的张秋阳已经身首异处,只不过是跟着前者作福作威的狗腿子,怎可能知晓少年的身份!?

    “云!千!秋!”

    短短三个字,从少年牙缝当中挤出,好似响彻了整座崇阳镇!

    “轰!”

    听到云千秋名字的瞬间,张彪便如遭雷击,双眸惊恐至极,好似站在他面前的并非一位不到弱冠之年的少年,而是一尊杀神!

    覆手间便能灭掉张家的杀神!

    剧烈的惊骇和无数疑惑,在临死前的那刻,犹如海啸般涌入张彪的脑中。

    云千秋,他不是死了么?!

    王城的传言不是说有远比御林云府更厉害的大人物,要联手灭掉云家么?

    为什么,离去时才只是筑灵境的云千秋,能苟活到现在?

    而且还会出现在这里!

    有那么一瞬间,张彪甚至怀疑眼前所站的少年,其实是地狱爬出的修罗。

    可惜任凭他再怎么不甘,云千秋都不屑解释半句。

    “轰!”

    手腕轻轻一握,足以横扫崇阳镇的张彪便化为了漫天血雾!

    这一击,是云千秋含怒出手,别说全尸,这世间再无张彪存在的证据!

    林媚儿差点被这帮杂碎逼死,林家也险些支离破碎。

    一切,都因为季家使者的几句话而已!

    幸亏自己回来及时,如若再迟上几天,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生平第一次,云千秋升出了灭人满门的滔天怒火!

    “还有谁是张家的人?”

    冷漠至极的喝问上刚落,任何侥幸都显得可笑。

    只见那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顿时跪下,磕头如捣蒜,颤颤畏畏的指着那几位深蓝武袍的张家护卫:“云少主饶命啊,我们只是被抓来迎亲的,这些才是……”

    话音未落,便被少年一阵低喝惊到鸦雀无声。

    “滚!”

    一个滚字出口,也不见云千秋出手,他周身便涌彻一道炽金如烈日的气浪,剩余的张家众人,连逃命都来不及,便和张彪下场相同,化为漫天血雾。

    血雾席卷,飘舞不散,本就不大的崇阳镇好似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而林振海等人的反应,简直和落荒而逃的提亲队伍判若云泥,各个目瞪口呆,目光根本无法从立于血雾当中的少年身上移开。

    依旧是那熟悉的五官,身形依旧是修长而不显羸弱……

    云家的少主,真的回来了?!

    这一幕,不只是林媚儿,就连林振海也是朝思暮想,做梦都盼着啊!

    曾经受尽欺辱,还要让自己女儿保护的少年,短短半年内,便成为名震夏国的绝顶天才。

    这足以用奇迹来形容的事迹,让得身为同乡的他们都感到光宗耀祖。

    但峰回路转,天妒英才,云家少主前往那只存在于祖辈流传的故事中的雷炎帝国,除了陨落身死,最好的结果便是亡命天涯。

    但谁能想到,云千秋竟然回来了!

    还是以一种天神下凡的姿态归来!

    没错,在林振海眼里,云千秋就是神!

    能保护他女儿,庇佑他林府,甚至改变夏国历史的神祗!

    血雾消散,被温煦的阳光透过,映在少年杀戮过后却纤尘不染的脸庞上,让得林振海浑身抖如筛糠:“云……云贤侄,真的是你么?”

    回答他的,却是云千秋的晒然一笑:“林伯父,让你受惊了。”

    伯父二字,从少年嘴中说得轻描淡写,可对于林振海而言,却重如山岳。

    大起大落过后,苦撑了数月的林振海终于感到心弦一松,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然而身形未落,却被一双宽厚的手掌搀扶住。

    抬头看去,少年的背影,好似欲遮天蔽日。

    “林伯父,别担心,我云千秋……回来了。”

    哗!

    在场的诸多崇阳镇民,在这一刻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尖叫!

    崇阳镇不大,云家少主俨然成了他们的守护神。

    甚至林府的诸多护卫,此时都感激涕零的跪倒在地,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哪怕头破血流,都感觉不到半点痛楚。

    “多谢云少主救命之恩……”

    “多谢云少主救命之恩……”

    众星捧月,众人跪拜,原本还因张家而悲愤的崇阳镇,短短片刻,便被如获新生的喜悦取代。

    林媚儿站于林府门外,几月茶饭不思而略显单薄可伶的娇躯倚靠在门口,望着犹如救世主般的少年,通红的眼眶又不禁落下了泪。

    但伴随殷红血流的,却是少女肆无忌惮的放声欢笑。

    这是林媚儿这辈子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足足过去良久,少女好似没了力气,搀扶着木门娇躯一软,却没想再次被那宽厚的身躯扶住。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容许任何人让你落泪……”

    轻喃温柔,云千秋的指尖拂过那从他融合记忆后便铭心刻骨的俏脸。

    狂欢,足足持续了良久。

    仿佛少年归来的这一天,成为了崇阳镇史册上最值得庆祝的日子……

    直到中午时分,林振海才调养的差不多,与林母两人互相搀扶着,从后院走入厅堂。

    尽管已经努力保持平静,但林振海脸上仍旧满是遮掩不住的喜悦与激动,容光焕发,仿佛之前的苍老只是错觉而已。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什么叫大起大落,什么叫峰回路转。

    “云……”

    少年坐于勉强能算是气派,但绝不算豪华的厅堂内,喝着并不名贵,但已经是林府最珍藏的清茶,见到两人走来,急忙起身。

    云千秋的笑容,还是和一年前一模一样的谦逊温煦。

    但在林振海眼里,却早已判若两人。

    云字刚刚开口,便戛然而止,因为林振海还感到莫名的诚惶诚恐。这名震夏国的少年,如今还是区区的自己能称为贤侄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