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询问缘由
    ,精彩小说免费!

    不只是宁无缺,此时厅堂内的所有人,几乎和他的想法一样。

    悲愤无声,有的仅是微微垂首,用尽心中最虔诚的祈祷,盼望着云千秋能平安无事。

    然而宁无缺的祈祷,却根本传不到远在崇阳镇的少年耳中。

    天色微亮,望着张罗起灶火的早点铺,云千秋伸了个懒腰,缓缓向镇内走去。

    在踏入崇阳镇前,他将自己的容貌稍微改变,为的便是不想打破小镇的宁静。

    云千秋走的很慢。

    他不知道待会面对林媚儿时,该是怎样的局面。

    或尴尬,或激动,或喜极而泣?

    亦或是,佳人久别,拥入君怀?

    当然,也可能林媚儿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新的能忍让她刁蛮性格的憨厚少年。

    “老板,来份馄饨。”

    以云千秋如今的体质,半月前的奔波,丝毫未能让他感到饥饿。

    非要矫情点的话,只能说是情怀而已。

    商贩热情,馄饨热气腾腾,云千秋吃的不亦乐乎。

    “结账。”

    说话间,少年手腕微翻,然而却不由怔住了。

    甚至英俊的脸上还露出几分尴尬。

    这次出门,貌似没带金币啊!

    以他如今的身份,任何花销完全可以用灵石来算。

    虽然有金票,可貌似面额最小的一张还是……一万!

    在崇阳镇,最富的林家一年也就能挣个两三千金币,这若是拿出来,估计也找不开啊。

    而见云千秋尴尬,商贩也未多想,摆了摆手道:“下次再来,一并算上。”

    商贩并未武者,仅仅是凝气一阶,有些力气,在他眼里,少年的这身装扮,分明就是整日里混迹在崇阳山脉想要刀口舔血的浪子而已。

    “多谢。”

    虽说以他的境界,吃霸王餐都丝毫没问题,但少年却笑容平易。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一位衣着锦服的半百老者走来。

    “老板,两份馄饨,还是老样子!”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平时跟随在林媚儿身旁的管家林福!

    崇阳镇很小,所以大家都很熟。

    点头示意过后,商贩也不忌惮林福管家的身份,接过金币,便开始忙活起来。

    然而云千秋却没想到,两人闲聊间的一句话,却让他如遭雷击,身形猛颤。

    “恭喜啊林管家,林家遇到了乘龙快婿,今后您也能跟着荣华富贵了!”

    乘龙快婿?

    在云千秋记忆中,林家貌似只有林媚儿一位女儿!

    “媚儿她……难道要嫁人了?!”

    林福的反应,更是让云千秋深信不疑。

    “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哪能谈得上荣华富贵,能稍微沾点光就已经知足了。”

    话虽如此,但林福明显心情很好,随手一抛,便扔出枚金币当做赏钱。

    见到这幕,少年那双星眸泛出了复杂。

    对于林媚儿,云千秋一向是将其当做红颜知己的。

    但这并不代表着,林媚儿就不能选别人当夫君。

    听到知己嫁做人妻,如若血气方刚之人,势必会怒发冲冠。

    但云千秋却并未感到半点怒火,反而很冷静。

    媚儿要嫁人,如若是她的如意郎君,少年不介意为两人送上祝福。

    毕竟他和林媚儿,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若后者今后开心,又何必惊扰她刁蛮千金的生活?

    记忆涌出,却被云千秋压了下去。

    对他而言,或许这只是无伤大雅的遗憾而已。

    仅仅如此。

    释然一笑,风轻云淡。

    但林福与商贩带给他的震撼,却远不止如此。

    “诶,当初云家的少主和贵府千金,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现在,物是人非啊……”

    林福闻言,脸上泛出抹讪然和愧疚:“是啊,云家少主当初举国威名,想嫁给他的女子不知多少,但如今却生死未卜……”

    生死未卜?

    依照自己当时在夏国的表现,应该用风光无限来形容才对啊!

    云千秋在旁,剑眉微蹙,看来这半年时间,夏国发生了不少事。

    “啧,小姐她半年,一直爱吃你家的馄饨,你老张的手艺还真不错啊!”

    “呵呵,可惜陪媚儿小姐吃馄饨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靠,你一卖早点的外人,瞎感慨什么,行了,府上有事,我先走了!”

    临走之前,林福没来由的瞥了眼云千秋。

    原因无他,因为曾经小姐和云家少主,也都是坐在那吃早餐。

    待到林福离去,云千秋才挥了挥手,示意商贩过来。

    “老板,你过来,我有点事问你。”

    原本对于这白蹭顿饭的少年,商贩本来是不情愿的。

    但当他看到拍在桌上的金票时,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一,一万金票!?”

    这尼玛不会是自己画的吧!

    对于再平常不过的商贩来说,一万金币,足够他子孙衣食无忧了。

    但想到眼前的少年连一碗馄饨钱都没有,商贩倒吸口凉气后,对此表示怀疑。

    眼神当中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小子,你丫花假金票好歹找个面额小点的啊!

    但不知为何,迎上少年那淡漠的星眸,商贩只感觉浑身一冷,当即点头道:“爷,您尽管问,小的肯定知无不言。”

    “你刚才说云家的少主生死未卜,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商贩才松了口气,干笑道:“诶,小的也是道听途说,貌似半年前,云府的少主刚离开王城,雷炎帝国派来的使者就到了……”

    片刻过后,云千秋终于明白过来。

    当初季家那位使者的一句话,就能让夏国如此动荡!

    甚至他还有几分庆幸。

    幸亏自己回去的早,没有遇到,否则季家的人,绝对不介意先解决掉一个隐患。

    然而之后,季家的阴谋未能得逞,老祖出手,几乎将季家灭族。

    夏国与雷炎帝国几乎全靠使者联系,所以才会发生这出闹剧!

    “原来如此……”

    轻喃过后,云千秋反而稍松口气。但浑然不知眼前少年真正身份的商贩,却悄然将手伸向桌上的金票,媚笑道:“是啊这位爷,您想若是云家的少主还活着,怎能轮到他宁乐城的少城主来娶咱们崇阳镇的第一千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