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收纳
    ,精彩小说免费!

    牧隆可是城主大人都得尊称为前辈的高人啊!

    如今却主动来追随云千秋。

    换做他们,以往想要请牧隆指点一二,那都得毕恭毕敬,还得看后者心情。

    唐子昂等青年,除了惊骇外,更多的则是羞愤欲死的丢人。

    同样是弱冠之年,自己才刚刚迈入中阶灵药师。

    牧隆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那绝对是仰望都无望的高人啊!

    要知道,无论是赵天匡还是王凯安,包括唐子昂,他们的师父,药道造诣都比不过牧隆。

    如今,比他们师父还要厉害的高人,却甘心主动追随云千秋……

    三人现在连人比人气死人的悲愤都没了。

    因为他们清楚,在和云千秋比下去,那肯定得被气得永世不得超生。

    甚至站在少年身后,赵天匡还感到极其的不自在。

    他总感觉,云千秋身后那数不清的光环,耀眼地让他望而却步。

    他们现在才发现,貌似以前严重低估了那一声云兄的分量。

    至于云千秋,错愕过后,则是嘴角微抽,望着身形躬到夸张的牧隆,顿感无语。

    显然,牧隆的效忠,着实出乎他的预料。

    许诺赠予老者两枚愈神丹时,云千秋真没有想过这么多。

    甚至他从炼丹室走到厅堂时,还在考虑,如若对方给出太贵重的家传宝物,自己该如何拒绝。

    可是现在……

    他真不想拒绝。

    云府想要振兴,并不能只靠他一人。

    想要重回巅峰,除了自身实力,绝对少不了班底。

    而如今的自己,资源不缺,缺的就是天才。

    对现在的云千秋或者说云府而言,牧隆,绝对算得上人才。

    但一见面就要效忠,着实把少年吓了一跳。

    回过神后来,才急忙搀扶起貌似是因为激动,以至于身形微颤的老者。

    “牧老这是何意,着实折煞晚辈了。”

    然而云千秋却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出于礼貌的一句话,却惊得牧隆瞳孔猛缩,语气失落:“云客卿莫非是看不上老朽?”

    “我……”

    好在,正当局面略显尴尬时,唐学真才站出来圆场道:“牧老,云客卿,此事事关重大,此处嘈杂,请两位上楼再叙。”

    “好吧。”

    见少年没有一口回绝,牧隆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后才挺直了腰杆。

    只是云千秋伸臂恭请的动作,却将牧隆吓得一身冷汗,走上阁楼的脚步更是畏畏颤颤,哪有半点丹城长老之威严?

    这诚惶诚恐的一幕,顿时惊掉一地下巴。

    直到云千秋走上阁楼,众多豪门权贵才反应过来,面面相觑之余,从对方眼中无法散去的惊骇中才能勉强确认,刚才的场面,不是在做梦。

    因为就算是做梦,恐怕也梦不到这种场面……

    “我刚才没看错的话,牧长老貌似很害怕云客卿会拒绝?”

    “你没看错,而且你没发现,云客卿很淡定么?”

    二层阁楼,专门为两人腾出了一处雅间。

    关上门的刹那,唐学真和文良两人,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早已被惊出一身冷汗。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他们现在,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然而正当此时,却见赵天匡两人凑到近前,满脸惶恐道:“师父,我们以后,还能叫云兄为云兄么?”

    两人深刻的认识到,以自己的实力,貌似根本配不上和少年拥有如此关系。

    望着两人那副忐忑模样,文良刚想开口,最终却只能无奈地摇头离去。

    你问我我问谁啊!

    唐子昂更甚,怔立在原地,眼中甚至泛出了泪花:“爹,牧长老若是知道孩儿以前对云客卿不敬,咱家能买得起愈神丹么?”

    “……,我觉得如若牧长老真要教训你,估计愈神丹也没用。”

    雅间内,原本充斥着麝香的空气中,却弥漫着说不出的别扭。

    “牧老,有什么话,您就开门见山吧。”

    少年淡然之余还带着抹和善的笑意,才让牧隆吃了枚定心丸,暗暗握拳过后,才开口道:“云客卿,老朽也不瞒你,以你的天赋,将来绝非池中物。”

    “嗯……”

    这点云千秋倒是不可否置。

    “老朽此举,报恩之心可对天发誓。”

    仿佛见少年并未感到不满,牧隆才舒缓几分,扬起抹讪笑:“当然,有些私心,不敢欺瞒云客卿,老朽愿用余生追随,待到去世之后,能换来云客卿照顾鄙府一二。”

    说罢,老者长舒口气,语气坦荡:“如若老朽这点微末实力不入客卿法眼,那五年之内,鄙府势必会凑齐两枚愈神丹之灵石。”

    “当然,再造之恩,牧某没齿难忘,今后客卿若有任何需要,老朽义不容辞……”

    话音落毕,牧隆眸中闪烁着坚决,神色真挚,逐渐抬头,迎视着少年那深邃的星眸。

    在旁的牧赫藏于袖中的双拳紧握,低头咬唇,看不清脸色如何。

    牧隆确实没客气,说开门见山,便如此直白。

    选择权,已经全然交到了云千秋手上,所有心思,都已经讲明白。

    而云千秋之所以沉默许久,是因为他在观察牧隆。

    以他久经风浪磨砺出的洞彻人心,可以确认,老者并没有说谎。

    事实上,牧隆刚才当着丹城诸多权贵的效忠,就已经断了他说谎的后路。

    除非,牧府今后不想在丹城立足。

    眼前这位老者,追求丹道近乎痴狂,坦荡直率,有几分小精明,却绝对称不上心计阴险。

    再加上自身的药道实力以及见识,毫不违心的说,是如今云千秋为云府招募供奉的最佳人选。

    最关键的是,自己有恩于牧隆,老者同样将这份恩情看的珍重如山。

    自己的班底,忠诚与信任的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实力。

    修长的指尖敲打在桌上,击出的旋律却忽然一停。

    少年抬头,笑容温煦,让人如沐春风。

    “牧老,晚辈的族中正缺一位灵药师供奉,你可愿意担任?”

    供奉两字,云千秋说的轻描淡写,但却让牧隆听得浑身颤抖,激动难平。

    他没想到,少年竟然答应了自己!

    “从今往后,牧某愿为云府殚精竭虑!”低喝间,牧隆深深一躬,对他而言,这一刻,毕生难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