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求见
    ,精彩小说免费!

    决定追随云千秋的决定虽然有几分小心思,但并不代表牧隆对于前者的感激有半分虚伪。

    这点,从其子牧赫这三天来,为了考虑如何报恩而焦头烂额,就能看出来。

    牧隆重情义,识恩情,还有一点,他并未言透。

    尽管当时识海已经枯萎到让他行为疯癫,但治愈过后,牧隆才想起来,自己离彻底沦为白痴,只剩半年的时间!

    蹉跎七年,却如获新生,他不敢说大彻大悟,但有些事情,已经看明白了。

    什么丹城长老,倒不如洒脱过完余生来的实在!

    从打定主意追求云千秋时,牧隆便决定全力效忠。

    厅堂内,足足沉默了良久,才见牧赫满脸坚决道:“父亲,先前是孩儿鼠目寸光了!既然如此,那我这便着急家族药师,投奔云客卿!”

    说话间,牧赫便急忙起身,看架势好像生怕父亲会反悔一般。

    很难想象,半柱香前,牧赫心中所想的,还是如何反对老者的主意。

    “回来!”

    然而还没待牧赫走出厅堂,便被呵斥住脚步:“说你小子傻,还真没骂错!你现在便召集全府上下,是生怕别人不觉得咱们牧府是靠抱别人大腿才得以维持的?”

    “……,是。”

    原本满心欢喜又忠实履行着父亲意志的牧赫又一次被训斥,脸色顿显郁闷。

    “追随云客卿,暂时只有为父一人即可!毕竟,忠心是要用时间来证明的。”

    话音落毕,牧隆赫然起身,换上了那象征着尊崇的灵药师衣袍。

    六道鼎火,相映相辉,让老者显得高深而又威严。

    “你去把为父的长老衣袍和勋章,如若事成,是要归还给丹城的。”

    说话间,牧隆捋了捋银须,语气坚决,却又带着好似要大展拳脚的炽热:“毕竟从今往后,为父只是云客卿府上的一名灵药师而已!”

    父子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牧府。

    作为这两天风头仅次于云千秋的两人,刚走出府邸,便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尤其是换上灵药师衣袍的牧隆。

    在这灵药师遍地走的丹城,穿着鼎火衣袍,一般仅有两种可能。

    其一,便是喜好炫耀显摆。

    熟悉牧隆的人,自然知道他并非这样的人。

    其二,便是要赶赴重要场合,有大事发生。

    于是,丹城诸多豪门短短片刻,便派人或明面或暗里的跟随。

    人流涌动,很快便有人发现,牧隆所去的方向,是城西分会。

    云千秋在此炼丹的城西分会。

    得知了这等消息,本就这几日热闹非凡的丹城豪门,不少实权人物,更是亲自赶来,跟随牧隆一同前去城西分会。

    因为他们知道,明天,便是史无前例的拍卖会盛宴。

    不出意外,今晚让丹城上下梦寐以求的愈神丹,便要炼成了!

    与此同时,文良等人,正守在密室外,望着接近傍晚的天色,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期盼。

    三天时间,过的很快。

    “喂,凯安,你说云兄还有多久才炼完?这次十枚愈神丹,又能卖出何等天价?”

    自从被少年指点后,赵天匡对前者便心服口服,如今云千秋被封为丹城客卿,导致他每每说到云兄二字时,语气中都带着几近炫耀的激动。

    在赵天匡看来,能称其一声云兄,简直就是莫大的光荣!

    王凯安同样也很欣喜,大仇得报,这三天,他虽知道少年不可能出现意外,但仍旧守在炼丹室外,不知不觉间,对后者的恭谨程度,已经超出了师父文良。

    “能卖多少灵石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

    “什么?”

    “那便是就算卖出几千灵石,你欠云兄的那二十一枚灵石都不可能赖账。”

    “你!”

    每逢提到此事,赵天匡便感到极为耻辱:“那是我弟欠的,我已经和那家伙还清界线了!”

    “是么?没想到你是这种拿亲弟来溜须拍马的人,可惜这石墙隔音,云兄听不见!”

    两人相识已久,这番互损,只是日常戏码而已。

    然而就在石墙之内,炼丹室却被映的蒙上一层阴寒的幽蓝之色,药鼎四周,却弥漫着完全相斥的恐怖高温!

    飘荡的药香,哪怕经过三天,也仍旧极为浓郁。

    而随着一声低喝,便见鼎盖赫然飞起,露出其中圆润淡橙的灵丹。

    “呼……最后一枚,终于炼制完了。”

    此时的云千秋,喘息当中带着几分疲倦。

    连续不断的炼丹三天,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精神力透支了。

    而少年此时那张英俊的脸上虽然带着倦意,可星眸却仍旧深邃光亮,可见这点程度,对他而言无伤大雅。

    最关键的是,二十枚灵丹,全部炼制成功。

    而且考虑到这好歹也是自己所炼的灵丹第一次登上拍卖台,少年对于成色有着严格的要求。

    “嗯,都达到了优质,就凭这成色,怎么也得多值几十灵石吧?”

    将愈神丹放入玉匣,望着那摆满桌上的整整一排,云千秋脸上的疲倦顿时消散不见,甚至还有几分迫不及待。

    这可是价值四位数灵石的财富啊!

    对于如今的他而言,不仅能令修为更加精进,也足够实现振兴云府的第一笔花销了。

    手腕微翻,将玉匣收入灵戒,一边活动着手腕,云千秋便打开了炼丹室的石门。

    充入视线的,是文良众人的脸庞,充入双耳的,亦是他们焦急的发问。

    “千秋,怎么着,没累坏吧?”

    “云兄,你终于出关了,怎么样,炼制的如何?”

    “云客卿,这是我特意准备的润识丹……”

    望着众人那激动不已的神色,以及强行被塞到嘴边的灵丹,少年顿感凌乱,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然而正当此时,却见一名四阶灵药师匆匆跑来,指着厅堂方向,急声道:“启禀会长,牧隆长老请……”

    “呀,云客卿,您出关了!牧隆长老正在厅堂,求见您呢!”

    牧隆?

    不知为何,云千秋闻言,脑海中当即闪过那当着无数人盘膝沉浸在愈神丹玄妙的丹痴老者形象。然而求见这个词,却让他听得星眸一眯,暗道自己如今的面子好像有点大的出乎预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