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敲诈
    ,精彩小说免费!

    少年听得浑身难受,周围的诸多长老,更是听得表情各异,看向风涛陨的神色很玩味。

    当然,像文良那般暗暗偷笑,极为解气的长老,并不在少数。

    你们玄羽宗不是狂么?

    不是目中无人么?

    不是称霸丹城大比么?

    现在怎么不嘚瑟了?

    能看到风涛陨当着无数人躬身道歉,着实让文良等人感到心底舒畅……

    然而感受着那数十道幸灾乐祸的目光,低头道歉的风涛陨老脸更是一阵通红,表情精彩至极。

    然而任凭他再怎么表情精彩,也不得不暗暗咬牙,用尽最诚恳的语气和词汇,试图弥补与少年的关系。

    “侯顺劣子有眼不识泰山,屡次挑衅云客卿,老夫在此待他替你道歉。”

    语气之诚恳,检讨之真切,让人着实不敢想象,被废掉识海的是侯顺。

    话音落毕,风涛陨才小心翼翼地抬头,瞥向少年那英俊绝伦的脸庞。

    “好说,好说……”

    好在,云千秋嘴角扬起的弧度,才让他紧张的心弦微微放松……

    然而风涛陨并不知晓,少年每次露出这种笑容时,意味着什么。

    “那个,云客卿,不知您这惊世奇丹,可否割爱为那侯顺劣子炼制几枚……”

    浑然不知的风涛陨一边讪笑着搓手,一边急忙保证道:“云客卿放心,价格方面,老夫定不会让您失望。”

    玄羽宗的财大气粗,是出了名的。

    而云千秋如今需要灵石的迫切,也不必多说。

    然而轻笑片刻过后,却见他笑容收敛,语气玩味:“我记得风客卿刚才貌似说过,贵宗研制的药液,永远都不向我玄天宗出售,对吧?”

    “这……”

    此话一出,风涛陨本就精彩的脸色更显难看!

    我特么闲着没事,做什么死啊!

    刚才太过急切地想要打击玄天宗,所以宣布完药液的功效后,便立即当众拒绝向玄天宗出售……

    现在看来,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

    想他堂堂丹城长老,何时像今天这般丢人过?

    关键风涛陨除了干笑外,却连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因为任凭他脸皮再厚,那也有个限度啊!

    之前那般嚣张,处处为难,此时换位思考,云千秋能不当场报复自己,已经够大度了!

    诚然,这愈神丹,云千秋还真没打算卖给玄羽宗。

    玄羽宗富有是不假,自己缺灵石也是真的,但有愈神丹在手,难不成除了玄羽宗就没人买了?

    然而正当此时,却听文良轻笑着说道:“风老头啊,看你这么诚恳,不卖给你,岂不让人觉得云客卿与你玄羽宗一样小气?”

    风涛陨闻言,浑身一颤,紧咬着牙关都隐约渗出几分血丝。

    风老头?

    放眼整个三宗一域,貌似连城主都不敢这么称呼老夫吧!

    然而别说称其为风老头,就最后那半句嘲讽,便足够风涛陨气血翻涌了。

    最关键的是,他还没办法反驳!

    现在的局面,是自己陪着笑脸,还生怕玄天宗或者说云千秋不高兴啊!

    “文,文长老所言极是。”

    这番话足足酝酿良久,风涛陨才勉强压下了心底的憋屈。

    文良见状,冷冷一笑,随后瞥向少年,见其微微点头,才装作勉为其难地模样道:“不过看你态度如此诚恳,就当云客卿大发善心,卖你一枚,如何?”

    “好!好!多谢文长老不计前嫌!”

    风涛陨闻言,连连点头,满脸喜悦,仿佛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随即,便见原本幸灾乐祸的赵天匡好似听到传音,微微一愣过后,扬着堪比侯顺当初那般欠扁的笑容,凑上前嘟囔道:“师父,我听说玄羽宗财大气粗是出了名的,出手绝不可能寒酸吧?”

    文良亦是附和道:“那是,风老头是什么人?玄羽宗的会长啊!一千灵石,洒洒水啦,买枚愈神丹,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噢~原来如此,那云兄……云客卿,你看风客卿都这般恳求了,一千灵石,你就勉为其难地帮个忙如何?”

    说话间,李元魁等人的目光,又落在了云千秋身上。

    “这个嘛,一千灵石……我得考虑考虑。”

    那左右为难的姿态,让诸多长老看的嘴角抽动,想笑却又强忍着。

    一千灵石,摆在丹城,何止是小数目?

    在场的诸多长老,根本就出不起。

    就算是身为城主的李元魁,都没有上千灵石的库存。

    更不用说风涛陨,此时感觉喉间一甜,差点吐血。

    一千灵石!

    还勉为其难!

    你干脆去抢好了!

    这般数目,玄羽宗确实能拿得出来。

    但不是风涛陨一人说了算的。

    最关键的是……

    就算把侯顺识海治愈,他这一辈子炼丹,为宗门创造的价值,恐怕都到不了一千灵石。

    更何况,侯顺的伤势,是云千秋含怒出手的,将前者的识海直接废掉了。

    就算少年肯卖,也根本无济于事。

    因为识海被废,和识海受创,完全是两码事。

    愈神丹能治愈识海,却无法令识海重塑。

    风涛陨就算再傻,也知道这是在捉弄自己啊!

    当即,一股怒火,夹杂着喉间的鲜血涌上。

    然而还没待他发作,便被诸多长老的目光吓得急忙收敛。

    开啥玩笑,现在和云千秋撕破脸皮,那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强压下愤怒过后,风涛陨逐渐冷静,心想恐怕这笔仇怨,无论如何都难以勾销了。

    文良师徒两人一唱一和的冷嘲热讽,不就是自己当初与巫立那般挤兑玄天宗么?

    虽然很不想为宗门树立一位强敌,但风涛陨咬牙过后,只得拱拳干笑道:“云客卿的惊世奇丹,想来我玄羽宗是无福消受了,老夫……先行告辞!”

    最后的识趣,也算风涛陨留给自己的几分尊严。

    当然,这也是他自己这般认为,事实上就刚才短短片刻,风涛陨的脸面,早就丢到狗身上了。

    说罢,他便逃也似的一把拽住苏弘两人,好似躲债般地往丹城外跑去……那慌张狼狈的背影,着实瞧不出半点丹城客卿的举止风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