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十年磨一剑
    ,精彩小说免费!

    城主大人开口,文良当即整了整衣衫,满脸期待。

    因为他等那声‘玄天宗第一’,已经不知道等了多少年。

    光是想想,就令老者激动地忍不住身躯微颤。

    而唐学真等长老,亦是当即面色肃然,微微俯首。

    少年则是微微挺肩,一脸期盼,却不显倨傲的姿态,让李元魁忍不住在心底更为赞许。

    不骄不躁,心平气和,光是此等心态,就不是苏弘所能比的。

    事实上,云千秋确实很期待。

    因为他知道,为了激励三宗一域的诸多灵药师勤勉上进,奖励,也就是那两枚**炼神果,都是宣布成绩后便当场颁发的。

    片刻过后,便见一位执事恭敬地送来名册,众人的成绩皆记录其中。

    “本城主宣布,此届……”

    然而就在这众望所归的时刻,一道极其不和谐地狂笑,却引来了众人厌烦的瞥视。

    “风客卿,你在笑什么?”

    放眼看去,此时的风涛陨披肩散发,仰头狂笑,颇有几分走火入魔的癫狂模样。

    落入文良等人眼中,自然是常年第一的记录破灭,心情激动罢了。

    就连许多观众,都略微反感,悄声议论。

    “堂堂丹城客卿,竟如此失态,也太夸张了吧?”

    “不就是输了一次么,也太小气了吧。”

    “你傻啊,玄天宗有云药师在,别说这次,今后肯定再没玄羽宗什么事了!”

    然而他那双眸中,虽然癫狂,可浓烈至极的不屑,却让云千秋忍不住剑眉微蹙。

    扫视着那些表达不满的观众,在风涛陨眼中,就犹如低贱的蝼蚁。

    “文良,问得好,本客卿是在替你笑啊!宗下竟然有此等妖孽天才!”

    话锋一转,却见风涛陨满是戏谑道:“可惜再怎么天赋出众,终究是一人之力,怎能与我玄羽宗上下抗衡?”

    望着那越发阴沉的目光,文良等人,当即将少年挡于身后。

    “风涛陨,你想干什么!”

    “大比之上,轮不得你放肆!”

    就连李元魁,都银眉微挑,满心疑惑。

    姓风的老东西,不会是害怕云千秋动摇玄羽宗,想趁其羽翼未丰,便将其扼杀吧?

    但就算心生杀意,貌似也太不会挑时候了吧?

    显然,能身为一会之长,就算风涛陨真想动手,也不会选择现在。

    他之所以狂笑,自然是有所准备!

    “城主大人,各位同仁,你们也太紧张了吧?”

    “貌似忘了,炼丹比试过后,还有宗门的药道钻研成果吧?”

    “轰!”

    此话一出,文良等人脸色骤变!

    就连云千秋,都不禁星眸微眯。

    药道的钻研成果,每次丹城大比,确实有此项。

    此项虽为比试之一,但却很容易被人忽视。

    忽视到,李元魁乃至整个丹城,在大比上都不会主动去提及!

    因为上一次提出药道钻研成果的时候,文良还正值青年!

    几十年,才碰到一次!

    名为比试,实际上,是鼓励天下灵药师为了重振曾经丹道辉煌而设立的。

    然而,曾经的辉煌,哪是轻易便能追溯的?

    岁月流逝,折戟沉沙,许多先贤大能呕心沥血之作,早已化为一抔黄土。

    “风客卿,莫非你玄羽宗,近些年在药道上,真有突破性的建树?”

    从李元魁凝重甚至急切的语气,就能看出,此事关系巨大!

    毕竟就算这些年多少药道天才崭露头角,那都是人家个人,以及所属宗门的事。

    旁人崇拜羡慕过后,顶多是当做吹嘘的资本罢了。

    然而药道的钻研成果,毫不夸张的说,那可是关乎着天下所有灵药师的要事!

    如若真有一项成就名扬大陆,那无论是此域丹城还是宗门,都会被载入史册。

    如此以来,李元魁怎能不着急?

    “嘿嘿,城主大人莫急,老夫既然敢张口,自然是有所钻研。”

    说罢,还忍不住满怀得意地瞥了眼云千秋,讥讽之意再明显不过。

    “虽不敢妄言与先贤大能相比,但终归是我玄羽宗公会上下,数十年心血所成!”

    “嘶……”

    先不管风涛陨是否在吹嘘,但光凭说话的底气,都足以让唐学真等人倒吸凉气了。

    要知道,如今的丹城长老,是亲眼见识过一次钻研成果的。

    那是玄罡宗提出的。

    是关于提炼一种三阶灵草的方法,而提出的改进理念与思维。

    三阶灵药,在丹城当中,说烂大街也毫不夸张。

    但秉承着重振辉煌的信念,那场比试,上一任城主,直接宣布玄罡宗为冠军。

    甚至那时候,已经没人在乎冠军属于谁了。

    值得一提的是,玄罡宗提出的理念,还是错误的。

    当然,这并非是笑话,反而多年以后,还受到了丹城之上的药道高人嘉奖鼓励。

    毕竟敢于秉承上去,那说明以上任城主的水平,是分辨不出对错的。

    虽然是错误的思路,但却帮所有灵药师少走了一条弯路,并且印证了许多可用的观点。

    “不知风客卿的成就是何?”

    此时,就连李元魁的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

    这让风涛陨听后,很是享受。

    他很享受这种被无数人瞩目崇拜,以及希冀的目光。

    “回禀城主大人,老夫及宗门上下的心血,正是和识海的创伤有关!”

    话音落毕,还忍不住满怀得意地望了眼文良等人。

    然而对于几人的面无表情,在风涛陨看来,分明是被自己吓傻了!

    毕竟那个王凯安的识海,还未得到治愈!

    敢得罪我玄羽宗,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

    “识海创伤?风客卿,速速道来!”

    此话一出,不仅是李元魁,在场的所有灵药师,甚至观众当中颇具眼光的权贵,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

    他们目光中充斥的期待,远超过云千秋掀开药鼎的前一刻。

    环顾四周,将众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后,风涛陨才满脸傲然地微微抬掌,取出一枚寸许的透明瓷瓶。

    瓷瓶当中,盛着灰暗色的粘稠液体,不知道者,还以为是什么古怪的恶心之物。

    然而风涛陨看向此物的目光,却变得炽热无比。“此物,乃是乌首清心笋以及三种温润识海的灵药融合为成的药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