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让人看不懂的操作
    ,精彩小说免费!

    城主大人不愧是城主大人,仅仅一句不怒自威,便令两人不再多言,扭头瞥向别处。

    然而台下的争执压住,石台之上,却显得极为沉寂。

    “云千秋,这就是你的药鼎?待会若是惜败于我,可莫找借口。”

    扫视四周,除了赵天匡外,其他人纷纷躲闪自己锐利如电的目光。

    然而苏弘的傲气,在少年面前,却只能换来两声嗤笑罢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一尊皇阶药鼎,没必要让这家伙自信到膨胀吧?

    懒得理会,摇头过后,云千秋便拿起各种材料,一股脑的放入药鼎当中。

    这般举动,让苏弘看的眼皮一跳,随即笑容显得越发不屑。

    “哼,就知道这家伙只是身怀奇遇罢了,一到炼丹,就原形毕露!”

    不只是苏弘,就连唐学真等人,都被少年这豪放随意的投入材料的动作吓呆了。

    “这……这真的是在炼丹?”

    众所周知,炼丹讲究的就是精益求精。

    每种材料的放置时间,以及火候大小,融化时间都有着苛刻到不容丝毫改变的要求!

    更何况太初丹还是五阶中品灵丹,炼制的细节,甚至能用半息来作为衡量单位。

    可云千秋现在一股脑全扔进去……

    拜托!

    就算随便找个路边摊的厨子炒菜也没你这么随便的吧?

    唐学真等人瞠目结舌过后,不由将目光看向文良。

    能被玄天宗选来参加大比,对于云千秋的实力,他自然作为了解。

    然而感受着那或质疑或好奇的眼神,饶是文良都忍不住面色尴尬,想解释却哑口无言。

    因为这要是赵天匡敢这么投放材料,他早就飞起一脚踹过去了!

    虽说见识过愈神丹,可文良却并未在旁观看少年炼制的全过程,此时自然不敢夸下海口保证。

    “难不成,这也是那位高人传授的诀窍之一?”

    光是想想,文良都感到哭笑不得。

    这也能称为诀窍?

    说是糟蹋材料还差不多!

    究竟是自己太孤陋寡闻,那位高人高的离谱,以自己的见识根本无法窥探门径呢?

    思索不出答案,但文良的信心,还算没被动摇:“嘿嘿,诸位切莫大惊小怪,千秋他虽投药随意,可其中定有不愿外传的道理……”

    听到这话,众人才勉强接受。

    要不是之前少年表现的惊艳全场,唐学真都忍不住怀疑真假了。

    饶是如此,观众席上支持云千秋的呼声,也渐渐被支持苏弘的声音淹没。

    “哼,看见了没,就就这般草率,云千秋分明对炼丹之道一窍不通!”

    “就是,无论是称药还是放置材料,苏弘药师不知比他高出多少!”

    “精神力造诣强又怎样?不精通炼丹,毫无用处!”

    没办法,两人现在表现的差距,实在太过明显,让得押了云千秋赢的诸多权贵难以反驳。

    况且皇阶药鼎的威名,口口相传,到最后简直被吹得天花乱坠。

    在那些支持苏弘的花痴少女眼里,白虹四方鼎,简直成了炼无不成的神器!

    但不得不说,对于这最后一场比试的输赢,原本对云千秋满怀信心的人,都略显动摇。

    时间推移,在场的十人,先后开始炼制,石台之上不断传出鼎火炽热的气浪,以及道道澎湃的精神力波动。

    而苏弘的表现,无疑是最抢眼的。

    从挑选材料到现在逐渐融化药液,虽无惊艳之处,但却严谨专注,也正是如此,才赢得了一众对药道要求严厉到刻板的丹城长老好评。

    “不愧是苏弘药师,每道步骤,炉火纯青,看来平时没少炼制太初丹。”

    “对啊,太初丹有着承上启下之妙处,苏弘药师能如此娴熟,可见其无论是天赋还是基本功,都出类拔萃!”

    “此等天才,不愧为受风客卿栽培的亲传啊!”

    云千秋虽然惊艳,甚至当众得到了李元魁的青睐,但风涛陨担任客卿多年,地位根深蒂固,与之交好的长老,自然不会放过夸赞的机会。

    况且,此番夸赞,还真算不上溜须拍马。

    因为苏弘的表现,确实无愧为天之骄子。

    各种水平就不必多言,关键是其炼制手法,那可是深得风涛陨真传啊!

    丹城客卿视为衣钵传承的炼丹手法,怎会泛泛无奇?

    有许多玄奥之处,就算是唐学真等长老,一时间都难以看透,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比自己的炼制手法要高超许多。

    从场面上来看,苏弘的优势,毋庸置疑。

    与之相比,云千秋的炼制手法就……

    “噗!”

    文良原本还在心里默念着,少年既然能指点自己的炼制手法,那他的绝学,肯定还要厉害很多。

    然而当他刚喝了口香茗定定神时,抬头见到不断拍打着药鼎的云千秋,茶水顿时喷出口鼻。

    “这,这是什么手法?”

    此话,道出了在场无数人的心声!

    他们也很想知道,云千秋此时的炼制手法究竟是哪学来的?

    简直……

    太难以找出半点哪怕违心称道几句的地方了!

    放眼看去,只见少年立于药鼎前,双掌就这般胡乱地拍打在鼎上,而且力道没轻没重,下手极其随意,毫无章法可寻,而且望着他那星眸微眯的模样,分明就是昏昏欲睡啊!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炼制手法,除非高深到一定境界,寻常只是根据两种来延伸的。

    一种,便是细火慢炼,以鼎火之炽热,再以手法之绵柔……通俗来讲,就是温水煮青蛙,只要精神力浑厚,任凭再阴寒的灵药,最终都难逃化为药液的命运。

    其二,截然相反,雷厉风行,鼎火炽灼,依仗着精神力造诣高深,鼎温蔓延之处,就如一柄锋刃,再难炼化的药液,都得为之溶解!

    当然,这只是手法最基础的门道,但基础之所以称为基础,便是因为大多高深手法,都是有此衍化改进。

    可云千秋这随意拍打的不知名炼制手法……

    怎么看怎么像挑西瓜似的啊!

    这种手法对炼制的好处唐学真等人没看出来,肆意糟蹋材料毁坏药鼎的图谋倒是瞧出几分。再这么下去,炼制失败都是小事,人别被澎湃的药效炸飞已是万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