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最强之争
    ,精彩小说免费!

    然而望着少年递到嘴边的汤匙,王凯安却感到说不出的古。

    “云兄,你有没有觉得,貌似咱俩这姿势,有点基腐?”

    “所以你丫还不起来自己喝?”

    没好气的笑骂过后,才见王凯安急忙接过药液,仰头一饮而尽。

    又吩咐几句,并且嘱咐明天的最后一场比试不用逞强上场后,少年才被满脸黑线的文良叫走。

    对于云千秋的嘱咐,被愈神液滋养识海的王凯安,自然是有些不愿意的。

    但如今的他,对于少年言听计从的程度,甚至已经超越了尊敬的师父古明。

    “喏,这是礼单,你小子自己清点一下。”

    身处偌大的厅堂,望着那几乎堆满每处角落的礼物,文良的语气有些不爽。

    这种不爽,一半是堂堂丹城长老,却被云千秋用来挡应酬恭维。

    至于另一半,则是因为他文良在丹城这么多年,那些权贵也没送过这么多礼物啊!

    太见风使舵了!

    最让文良吐血的是,望着那长到全部展开能落在地上的礼单,云千秋却笑的很是满意。

    “不错,回头送给父亲他们。”

    你特么这幅欣然接受的样子是咋回事!

    你丫现在可是还穿着鼎火衣袍啊!灵药师的傲骨呢!

    还有你赚宗门那五百灵石呢!

    文良殊不知道,那五百灵石,早已经被云千秋花的差不多了。

    当然,之所以照单全收,并不是少年多贪财。

    而是他清楚,这些礼物退下去,无论是对送礼的豪门还是自己,都更麻烦。

    短短一天,云千秋的名字,名噪丹城上下。

    甚至比起在玄天宗创造的惊艳奇迹,还更为瞩目。

    “明天,就该最后一场比试了。”

    此话,在城东城西两处分会的厅堂中,同时响起。

    当然,比起文良的迫不及待,风涛陨的语气明显要阴沉很多。

    接连两场比试,虽然玄羽宗的第一仍旧未撼动,可这届的第一,却让风涛陨不仅没有欣喜,反而很是丢人。

    万众瞩目下,被人废掉自己公会的一位药道天才,别说从担任会长,从风涛陨进入玄羽宗,还从未这般感到耻辱过!

    而这一切,全都是拜云千秋所赐!

    最可恨的,便是他还没办法报复!

    风涛陨不是傻子,李元魁站于尖塔的欣赏青睐代表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况且,他与云千秋之间的仇,好似并未深到要不惜自损客卿身份,也要将前者废掉。

    “师父放心,最后一道炼丹比试,徒儿有信心!”

    丹城大比,压轴比试,自然是炼丹。

    对于这点,苏弘又展现出他的傲气。

    毕竟现在的他,可是成功炼制过五阶中品灵丹的!

    反观云千秋,才只是三阶灵药师。

    当然,这种优势,就算不用风涛陨打击,苏弘自己都觉得可笑。

    但身为天之骄子的傲意,让苏弘眉目间闪烁着不甘:“无论如何,此次大比,玄羽宗仍旧是第一,至于个人第一,徒儿会尽全力去争夺!”

    “嗯……”

    对此,风涛陨却表现的心不在焉。

    只有身为入微之境的他,才清楚,精神力控制造诣的碾压,对灵药师而言,可谓完胜一切。

    “罢了,谁知玄天宗踩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招揽那等天才!但任他风光一时,总有陨落的时候!”

    咬牙过后,却听正襟危坐地左昊问道:“师伯,侯顺他,今后怎么办?”

    “怎么办?”

    一个白痴,还想留在玄羽宗?

    就算风涛陨肯收留,但将侯顺强留宗门的命运,可想而知。

    “这问题,还是留给他师父自己去考虑吧!”

    说起侯顺的师父,风涛陨便感到头疼。

    那老东西,在玄羽宗甚至在丹城,护短简直是出了名的!

    可以说侯顺有今天的跋扈性格,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他!

    至于他会不会找云千秋寻仇,就不是风涛陨能左右的了。

    “哼,任他再怎么天赋横溢又如何,别玩了咱们玄羽宗这次,可是有备而来!”

    想到倾尽宗门公会资源,以自己为首,诸位长老呕心沥血多年的成果,风涛陨有着绝对的自信!

    不仅如此,此话一出,原本士气低落的苏弘两人,眸中也泛起了光彩!

    “是啊,师伯与诸位师叔研制的东西,定能轰动丹城,到时候什么云千秋,都是狗屁!”

    苏弘目光闪烁,却并未开口嘲讽,只是思索道:“师父,如此说来,您研制的那等奇珍,可否挽救侯顺?”

    “……,很遗憾,不能。”

    虽然气愤无奈,但风涛陨也算尽了领队的义务。

    亲自确认了侯顺的伤势,可以确认,前者的识海,已经是废渣了!

    就算是大罗金仙,恐怕都救不了。

    更何况就算玄羽宗近二十年的倾尽心血,那也只是侥幸窥探到曾经药道辉煌时的冰山一角而已。

    甚至这所谓的冰山一角,都是在抬举自己。

    这一夜,丹城注定热闹非凡。

    无论是权贵豪门,还是城内居民,都翘首以盼,等待着明日的最后一场比试。

    或许,这是他们这辈子最有资格吹嘘的一届大比。

    同样,云千秋从当初的默默无闻,已经到了能与苏弘比较的地步。

    然而对于两人谁高谁低,却争执不断。

    客观理智也是最有力的呼声,那便是接连两场比试,少年的成绩,都要高于苏弘!

    但是,最后一场比试的,乃是炼制灵丹。

    于是,便有许多花痴少女义愤填膺,高呼五阶灵丹只要凝成,便能碾压三阶灵丹。

    道理是没错,可稍有脑子的人都想过,以云千秋展现出的天赋,怎可能没接触过五阶灵丹?

    然而能拿这种当理由的,脑子自然好不到哪去。

    这便导致了,丹城内无数豪华酒楼当中,不时有撕逼吵架争执。

    至于原因,简单到可笑。

    “云药师才是这三宗一域的最强天才!”

    “你放屁,苏弘药师天下无敌……”

    城内热闹非凡,而站于风口浪尖的云千秋,却睡得极其安稳。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刺破天际时,丹城那古老悠久的青岳石门外,便有数不尽的人争先恐后地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