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名扬
    ,精彩小说免费!

    丹城大比的第一天,就在欢呼声中结束。

    缓缓走出殿堂,笑容不卑不亢,对于周围钦佩赞叹照单全收的云千秋,自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负责比试的罗长老不知呆滞了多久,才想起回答少年的问题。

    一百零四!

    这等成绩,打破了三宗一域几百年来的记录!

    就连苏弘的数道天才光环,与之相比,都为之暗淡。

    然而若是让他们知道,云千秋的精神力控制造诣,远不止入微,不知会作何表情。

    入微,或许在丹城当中,乃是无数灵药师可望不可即的境界,然而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

    至于侯顺的下场?

    没有人会关心,更没人会搀扶他一把,最终还是风涛陨强忍着恶臭,将其如拖死狗般拖了回去。

    如今,别说是丹城长老,只要眼不瞎的观众,都知道侯顺的伤势,远比王凯安严重。

    可以说这辈子唯有白痴这一个下场。

    而将曾经三宗一域排名前几的药道天才转瞬便废为白痴的少年,自然成了无数人眼中的英雄。

    当然,这些崇拜,大多是建立在云千秋的实力之上。

    可文良等人,确实由衷欣慰甚至感激。

    “千秋,玄天宗能在今日扬眉吐气,多亏了你啊!”

    回到城西分会,文良望着眼前淡笑的云千秋,笑的合不拢嘴,却哪怕以他的见识,也不知再夸奖些什么。

    周围,赵天匡早就将少年视为了大哥一般,就好像曾经在宗门时那些年轻灵药师以他为首般恭敬。

    端茶递水,捏腿揉肩,不知道的,还以为云千秋刚参加了一场武斗恶战。

    “云兄,来,这是我亲手泡的龙井,小心烫~”

    尽管赵天匡的献媚并无贪图,但少年着实不习惯被人当成祖宗一般供着。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现在的名声与地位。

    赵天匡的茶还没送来,便见唐子昂不知从哪窜出,手中捧着的茶水,明显比前者高出很多个档次。

    “嘿嘿,云药师,鄙处寒酸,一杯雾饮灵茗,还望别嫌弃照顾不周。”

    刚准备喝口水润嗓子的少年闻言,差点被呛到。

    雾,雾饮灵茗?!

    这不是一两就能用灵石来衡量的茶叶么!

    平时就算是城主大人,也不可能享受如此待遇啊!

    此茶不仅味道清香,关键还有温润识海的功效,可谓灵药师招待贵客的上佳之选。

    这无事献殷勤的姿态,着实让云千秋怀疑茶里是不是放了什么佐料。

    毕竟昨天别说唐子昂亲自端茶送水,连个下人都没有派给少年!

    堂堂分会长独子,三阶巅峰灵药师弯着腰给人递茶,这般模样,说不出的古怪。

    然而唐子昂其实还有些害怕云千秋不肯接!

    这茶叶,就算是城主大人来了,唐学真都未必肯拿出来。

    但今天,他却用来招待少年。

    为的,自然是拉近关系。

    当然,拉近关系的前提,是缓和了昨日的仇怨才行。

    于是,唐子昂便屁颠屁颠地跑来送茶,丝毫不觉得自己堂堂少会长身份做出如此举动有何丢人,甚至还引以为荣。

    “云药师,求求您喝一口吧,不然我爹非得揍死我……”

    “得得得,我喝就是了,可你能站起来说话么?”

    好不容易打发了唐子昂,还没来得及歇息,便听分会外一阵嘈杂。

    探出窗外看去,将云千秋视线挡满的,是各种琳琅满目的礼物。

    微微抬头,城西分会繁华的大街上,送礼的队伍不知排到哪去。

    “我靠,凯安识海痊愈,貌似还没人发现啊?”

    少年敢肯定,若是知晓了王凯安识海痊愈,那今天的轰动远不止如此。

    正当此时,他便听到阁楼下传来不少管家献媚求见的声音。

    “执事大人,小人是奉家主之命,来看望王凯安王药师的!”

    话虽殷勤,可这些人来此的目的,当然不是来看望王凯安。

    至少不全是。

    可以说现在,在城西分会休养的王凯安,就是一个但城内诸多豪门求见的幌子,他们迫切想见的,自然是云千秋。

    城内的消息,传播极快。

    云千秋三字,犹如春风般,横扫丹城的大街小巷。

    城内诸多豪门来此的目的,和送茶的唐子昂一样——拉近关系!

    少年的天赋,无数观众已经领略到了。

    不出意外,将来的成就,绝对不输于苏弘,也就是未来的丹城客卿。

    这种妖孽天才,不趁着其现在年轻抓紧讨好,他们干脆也就别在丹城混了。

    然而见到这一幕,云千秋却脸色微变。

    不知为何,他回想到了玄天宗那场喝到吐的酒宴。

    这种事情,来一次就够了。

    “云兄,门外有人求见,好像是什么丹城排名前三的宏利商会?”

    “……”

    对于这种登门造访,赵天匡却表现的极为享受。

    可他却没想到,云千秋闻言过后,竟神色一肃,满脸正经道:“我去看下凯安是否无恙,那些人,你帮我去招待吧。”

    “咣当!”

    听到一声厅堂正门好似被挤坏的声音,少年更是嘴角一抽:“你若是应付不来,那就顺便把文会长拉上。”

    走出两步,云千秋好似想到什么般,又退了回来。

    “对了,那些礼物,能收的尽量收下来。”

    单单这一句话,便见灵药师的清风傲骨碎了满地。

    ……

    看望王凯安的豪门,足足持续到了半夜。

    饶是以文良的世故,也被那热情到过分的恭维弄得头大。

    最后,还是不得不摆出丹城长老要休息,尔等还敢叨扰的架子,才将人轰退。

    可见丹城大比之上的瞩目成绩,有着多大的好处。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就是云千秋,此时却乐得清闲,端着微热的瓷杯,望向躺在床榻的王凯安。

    “醒了?”

    “嗯。”

    见到淡笑依旧的少年,王凯安好似有很多话要说,可刚刚张口,却戛然而止。

    他知道,此生欠云千秋的恩情,早已还不清了。

    最终,还是云千秋打破了尴尬:“侯顺,已经让我废掉了。”

    短短一句话,却听得王凯安心神一振。

    三年之仇,今日得报!

    “云兄,多……”

    “先别急着客气,把这杯愈神液喝了。”愈合液,自然是愈神丹的简陋版,可对于识海的治愈温润,仍旧不容小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