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震撼全场
    ,精彩小说免费!

    “嘭!”

    铁珠落下,仔细数去,足有六十二枚!

    侯顺的成绩,确实是除了几位五阶灵药师外,在场最强者!

    三年前,他不过才五十几枚,但时隔三年,精神力造诣却提升迅速。

    可以说,在侯顺眼中,这三年除了苏弘外,唯有自己提升最多!

    可见那枚**炼神果带来的增益有多强大。

    实际上,侯顺虽然已经撑到了极限,但却没想选择像赵天匡那般,因为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将云千秋变成废人了!

    所以落下铁珠的那刻,他连灵丹都顾不上服用,便用挑衅的目光向玄天宗方向看去。

    然而迎上的,却是文良等人看待白痴以及阴沉反感的目光。

    “云,云千秋呢?”

    最让他诧异的当属文良的身后,并没有找到少年的身影啊!

    然而还不待侯顺疑惑,他便感觉越来越多的反感目光,投向了自己。

    甚至还有几道,是来于风涛陨和苏弘两人!

    “这个白痴,真是张狂的没边了!”

    从侯顺开口的那一刹那,风涛陨便明白,此事再无半点和解的可能。

    甚至正因为他的狂妄以及迫切想废掉云千秋的狠心,让得原本还态度动摇的诸多丹城长老,都站在了玄天宗这边!

    “姓风的,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

    文良严声呵斥,身后的唐学真等人,更是脸色阴沉。

    这家伙,刚一结束,就吵着要废掉云千秋。

    这种争强斗狠的灵药师败类,若不让其付出代价,那丹城大比,岂不成为无数人眼中的笑话!

    “侯顺,你不是想斗丹么,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自己身后!”

    眼见赵天匡都敢站出来呵斥自己,再加上众人的神色,侯顺的心底不及泛出一抹悸动,嘴角微抽地扭过头去。

    然而这一看不要紧,让原本就耗尽精神力的他身形踉跄,直接瘫软在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

    放眼看去,云千秋身形修长,站立笔直,浑身围绕的锻神铁珠,足有七十枚!

    七,七十枚!?

    这不过刚跻身三阶灵药师的废物,为何比自己还要厉害!

    “师,师伯救我!”

    侯顺此时,不仅瘫软在地上,还双腿并用,往远离少年的方向连滚带爬,那身象征着荣誉的鼎火衣袍,却在地上沾染了泥泞,像极了败家之犬。

    “石台之上,岂容尔等喧哗!?”

    见到这幕,罗长老与关温再也不掩饰内心的厌恶,大袖一挥,两道灵力席卷,将侯顺赫然轰飞。

    “嘭!”

    敢于在这场合动手,两人的立场,再明显不过。

    被轰飞至风涛陨的脚下,侯顺口中飙出一道血箭,脸色苍白恐惧,哪还有半点刚才的威风?

    “师伯救我啊!”

    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侯顺就这样拽着风涛陨的双腿,死命地不放手。

    然而这般模样,却并未换来风涛陨的同情,甚至还令他的脸色更为阴沉,就连苏弘两人,目光中都升出了几分鄙夷。

    若是刚才侯顺不表现的那般嚣张,甚至结束比试后,先服用灵丹调息,那自己还有周旋的余地。

    可是现在……

    斗不斗丹,还有什么区别么?

    就这幅吓成狗的模样,从今往后,侯顺哪还是什么玄羽宗公会的第三天才,简直就是灵药师之耻!

    当着无数人连滚带爬,还有什么脸面可谈!

    与此同时,观众席上,也传来阵阵不屑地嘘声。

    “切,我还当这家伙还有几分傲骨呢,没想到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呸,这种垃圾,也好意思代表玄羽宗?简直就是给灵药师抹黑丢脸!”

    “还没比就吓成这样,垃圾一个!”

    众人如此看不起侯顺,还有一个原因。

    因为当初三年前的王凯安,亦是第二场比试之后,见识了自己与侯顺的实力差距,但仍旧选择站出来。

    从头到尾,没说过半句软话,哪怕识海受创,疼痛欲死,直到当场晕死时,仍旧没有半点认怂。

    这也是为何玄天宗当时会为此产生分歧,究竟为不为王凯安治疗。

    虽然这有种明知不敌却执意撞南墙的愚蠢,但不得不说,三年前那句‘识海可废,玄天宗威严不可辱!’,此时回想起来,再看着蜷缩在脚下求饶认错的侯顺,反差再明显不过。

    来自各处帝国与豪门的观众虽然喜欢看热闹,尤其是看刺激或者说能见血的热闹,但不代表着他们分不清黑白对错。

    至少不全是。

    实力碾压的情况下,又人心所向,观众席上传出震耳欲聋的鄙夷声,再正常不过。

    风涛陨的脸色很难看。

    这些观众的骂声,他还从未听过。

    堂堂八品宗门的玄羽宗,也没被如此多的蝼蚁联合挑衅过。

    观众的挑衅他可以不在乎,但风涛陨虽然阴狠,可却并非无耻,至少还做不到万夫所指的情况下还能岿然不动的地步。

    最关键的是……

    他在为侯顺的下场而担忧。

    能代表玄羽宗参加大比,侯顺在玄羽宗中的地位,也低不到哪去,公会资深长老的亲传弟子。

    这等天才,他们损失不起。

    实际上,风涛陨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

    那就是云千秋虽然有着入微造诣,可不见得能废掉侯顺。

    当然,身为摸到些许入微之境高深之处的丹城客卿,风涛陨自然是清楚与入细相比,有着多么不可逾越的巨大差距。

    他也不敢将希望寄托于云千秋会手下留情,但只要侯顺豁出去脸面不要,死命认输,前者还真不能拿他的识海怎么样。

    虽然如此以来,侯顺就在三宗一域的灵药师之间彻底出名了,而且还是骂名,但能保住识海,终归是不幸中的万幸。

    更何况现在拉扯着自己衣角跪地求饶的举动,哪还有脸面可言?

    然而很快,不知是谁的一声惊呼,便让风涛陨心底的侥幸瞬间破碎。

    “快看!云药师已经接住九十枚铁珠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就连躁动的观众席,那冲天的叫嚷都渐渐止住,变为了全神贯注的屏息呼吸声……放眼看去,少年立于石台正中,身形挺拔,周身的空气中,漂浮着一时间难以数清的灰暗铁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