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不是你说了算
    ,精彩小说免费!

    “云千秋的精神力造诣,达到了入微!?”

    “岂不是说,他比我爹还要厉害!?”

    “这尼玛怎么可能,他不是三阶灵药师么!”

    一时间,数不尽的惊呼,在他的脑海中炸开。

    甚至面对如此多的惊骇,唐子昂都不知道该先考虑哪个。

    只是看向少年衣衫上那三道被阳光照映炫目的鼎火时,他忽然有种挫败与无力感。

    那种感觉,就好似一个男人在床上被对方嘲笑没用。

    一个灵药师,最失败的是什么?

    是炼丹接连失败?是药鼎炸裂?是常年无法突破?

    都不是!

    最失败的,莫过于大家都是同阶,可自己却连与对方相比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的唐子昂,就是这种状态。

    大家穿的都是三阶灵药师衣袍,为啥差距就会这么大呢!

    唐子昂简直欲哭无泪。

    甚至心惊胆战之余,他还有种别样的庆幸感。

    就如那位队友所说的那般,幸亏他昨天提出的是鉴丹而不是斗丹,出手的是王凯安而并非云千秋。

    不然的话……自己现在已经是白痴一个了。

    “哼,本,本少就不相信,你就算能赢过我,可绝对赢不过侯顺,看你还能撑多久!”

    话虽嫉妒,但或许是因为入微之境的恐怖,使得唐子昂哪怕在心底抱怨,也显得底气不足。

    片刻过后,玄罡宗的人,也淘汰下来。

    他原本还以为,场上剩下的,只剩侯顺。

    结果看到脚下没有半枚锻神铁珠的云千秋时,他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好在,玄罡宗的队友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拉下,才不至于重蹈唐子昂的覆辙。

    “我去,入微之境,还好咱们跟玄天宗无仇无怨!”

    想到自己宗门的会长巫立,最多也就是嘲讽几句。

    要说借着斗丹废掉玄天宗的人,还没到那种地步。

    不然的话,下场肯定比三年前的王凯安还惨。

    “诶,你们说,入微之境,就真的能赢过侯顺么?”

    服下一枚灵丹过后,才听那人讪讪问道。

    入微之境虽然厉害,可云千秋的境界,却要比侯顺低上很多。

    甚至可以说是全场最低!

    对此,他还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毕竟入微与入细的一境之差,犹如鸿沟是不假,但再怎么说,侯顺也是四阶灵药师啊。

    至少在未出结果之前,他还是认为,顶多不相上下,或者云千秋略占优势而已。

    “喏,你自己看吧。”

    然而顺着董浩宇所指的方向看去,先前开口之人便一阵嘴角抽搐。

    “这,这尼玛,差距貌似有点大啊!”

    差距,确实不小。

    此时,石台之上,仅剩云千秋与侯顺两人。

    而锻神铁珠,已经开始三枚齐发。

    面对这等落势,侯顺根本无法接住,虽然还未显出狼狈之色,可脸上早已满是冷汗,衬托着其神色狰狞。

    再反观云千秋,剑眉微蹙,星眸凝重,被阳光倾洒的额头上,仅能找寻到两滴汗水。

    高下立判!

    “这……”

    愣了半响,才听那人发出一阵由衷的感叹:“不愧是入微之境,我等望尘莫及啊!”

    正当此时,被李元魁吩咐喝令的关温,缓缓走向了石台。

    望着文良与风涛陨,他不禁左右为难。

    咬了咬牙,才见其面容忐忑地走向风涛陨。

    “风客卿,城主有令,待会的斗丹,让贵宗的侯顺主动认输吧!”

    “……”

    尽管面容不甘,可风涛陨犹豫片刻,仍旧咬牙点头道:“好,既然城主大人发话,那风某自然遵照!”

    能有一个台阶下,总好过待会被云千秋把脸抽肿。

    见其答应,关温暗松口气的同时,刚扭头看向文良,充入视线的便是后者那似笑非笑的老脸。

    “关长老啊,城主大人他老人家,难道就没考虑老朽答应与否么?”

    “这……”

    此话一出,关温顿时语塞。

    是啊!

    城主大人,您貌似少考虑了一点!

    现在不想罢休斗丹的,不是玄羽宗,而是玄天宗啊!

    关键是,再怎么犯愁,关温也只能干笑不语,饶是八面玲珑如他,也不知该说什么为好。

    他能说什么啊!

    三年前王凯安被废,他同样也在场。

    侯顺那股嚣张姿态,以及挤兑玄天宗的嘲讽,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这也得亏是骂不过云千秋,若是光赵天匡两人,刚才早就被侯顺以一敌二,骂到气急败坏了。

    眼见人家云千秋厉害就来阻止,关温自己都感到忒不合适了。

    当然,三年前的斗丹,李元魁也开口劝告了。

    但别管是王凯安意气用事还是如何,反正这仇,算是结下了。

    “那文长老,您看此事如何解决才算满意?”

    对此,文良并未表现出什么小人得志的狂傲,反而对着李元魁所站的尖塔深深拱拳,才郑重道:“关兄,识海受创,对于灵药师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吧?”

    “是……”

    关温当然清楚。

    毕竟,血仇就得血来偿!

    “三年之仇,试问在场的各位,若识海受创的乃是你的弟子,你的子嗣,又岂能坐视?”

    文良此话,可谓义正言辞,慷慨激昂,让得唐学真等人一阵动容。

    诚然,丹城的许多人,早就对玄羽宗颇有微词了。

    但奈何玄羽宗这些年风头正盛,挑衅的又不是自己,让他们如何站出来?

    此仇,换做在场任何一位长老,都无法容忍!

    而望着唐学真等人的神色,风涛陨更显阴沉。

    甚至连他身旁的巫立,都有意无意地远离几步,与其划清界限。

    “斗丹,是你玄羽宗提出的,现在想拒绝,如若能说通云千秋,老夫自然既往不咎。”

    话锋一转,却见文良陡然沉声道:“但若是他不答应,哪怕城主大人出面,老夫也得跟你这姓风的讨个说法才行!”

    “你!”

    正当风涛陨脸色阴晴不定时,却听耳旁传来一阵戏谑至极的低喝。

    “落!”

    放眼看去,正是浑身被汗水浸湿,却仍旧狞笑连连的侯顺!刚透支精神力,他甚至顾不得服用灵丹,便喘着粗气狠声道:“云千秋,你这废物,现在可千万别给我求饶认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