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缩头乌龟
    ,精彩小说免费!

    “云,云兄……”

    从王凯安那尽力睁大,却紊乱无神的眸中,云千秋读出了很多。

    他太想证明自己了!

    识海治愈,犹如新生,王凯安不免想要突破自己曾经的极限。

    最关键的是,他不想拖云千秋的后腿。

    然而三年的颓废,哪是轻易就能恢复的?

    少年不明白,王凯安为何要这么拼搏。

    但是他却清楚,拼到这等地步,需要多大的毅力。

    “千秋,凯安他怎么样了!”

    文良语气充满焦急,而云千秋闻言,并未着急回答,而是凝声道:“安神丹!”

    此话一出,才见前者急忙取出一枚淡绿色的丹药。

    “呼……”

    喂王凯安服用过后,少年施展灵识,确认他的气息虽然微弱到让人提心吊胆,可却没了先前的紊乱,才微微松了口气。

    “会长放心,并无大碍。”

    听到这话,文良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若是因为大比而让王凯安的识海再次受创,他该如何跟古明交代?

    尽管如此,文良的鼎火衣衫,在短短片刻,也已被冷汗浸湿,可见他刚才有多担心!

    “幸亏不是识海再次受创……”

    心底轻喃一句,云千秋才将王凯安的身躯放平。

    识海受创的那种痛苦,根本不是仅凭意志力就能忍耐得了的。

    就算是心性坚毅如铁的他,都不例外。

    那已经是超出语言形容的痛楚了。

    事实上,三年前王凯安识海受创时,那惨绝人寰的一幕,让当时在场的不少观众都心有余悸。

    尽管如此,王凯安的伤势也不容乐观。

    识海透支的太过严重,之后的比试,恐怕再无法登场。

    “七天之内,切莫让其再动用精神力!”

    少年严肃的嘱咐,让得文良等人听得又惊又怕,还有几分庆幸。

    “云,云兄,对不起,我还是……”

    正当此时,却见王凯安好似用尽平生之力,从牙缝中挤出细弱蚊蝇的的呢喃。

    语气中的那抹歉意,让少年听得心头一颤。

    “别说了!”

    云千秋的双拳紧握成锋,眸光也越发凌然。

    “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王凯安已经尽力了,甚至他的表现,让少年说不出半句责怪。

    最终,望着神色坚毅又激昂的少年,王凯安才终于释然一笑,闭上了双眸。

    这一幕,让得不少人动容。

    尤其是唐学真等丹城长老,平时就与文良私交不错。

    更何况王凯安的表现,让身为长老的他们,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嫉妒。

    他们嫉妒,为何这种徒弟,不是自己的?

    然而感慨过后,他们又不禁感到有些遗憾。

    看来,王凯安的伤势,终究没能恢复。

    拼到这步,也算是在丹城大比上留有名声,可惜今后恐怕再也无缘药道了。

    因为人声的嘈杂,大多数人并未听到云千秋的那声诊断。

    就算临近的几位长老,也只以为少年是在强行安慰王凯安,生怕其心如死灰。

    至少现在的王凯安,在他们的感知中,气息微弱,精神力也萎靡不振,比起三年前,强不了多少。

    再加上刚才那堪称拼命的表现,让诸多长老不禁以为是破釜沉舟,用还未彻底溃散的精神力,想证明自己曾经是一名灵药师。

    这一幕,着实有些悲壮。

    就连在场无数观众,都保持沉默,良久未曾开口。

    他们的目光中,有惋惜,有唏嘘,有惊诧。

    当然,更有一部分,是事不关己的冷漠。

    其中,就包括玄羽宗的几人。

    在他们的眼中,他人,尤其是竞争对手的安危,丝毫都不重要。

    否则的话,为何三年前的斗丹,侯顺分明能以成功灵丹作为取胜,却偏偏要创伤王凯安的识海。

    “哼,我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本事,闹了半天,还是个废人而已!”

    侯顺虽然语气刻薄尖锐,但另外两方的几人,却丝毫没有感到不满。

    王凯安刚才的表现虽然让人动容,可回过神来后,抿心自问——关自己屁事?

    要说同情,他们还真没仁慈到那种地步。

    能不落井下石的嘲笑,在他们看来,已经够给玄天宗面子了。

    “文长老,还要继续比试么?”

    开口的是罗长老,他眉目间有几分不忍。

    接连两次大比发生意外,换做是谁,恐怕都难以淡定吧?

    然而让其没想到的是,文良听后,并未开口,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脸色淡漠的云千秋。

    “为何不继续?”

    终于,少年开口了。

    随着他的抬头,一股利刃出鞘的凌然气势,在此刻尽然爆发!

    “我的队友受伤,却有疯狗在旁幸灾乐祸,罗长老,你说我要不要继续?”

    “你!”

    侯顺闻言,当即升出恼火,然而迎着那双锐利的星眸,他却感到心底猛然一颤。

    某种说不出的畏惧,让他说出口的话都戛然而止。

    那种感觉很是怪异。

    明明云千秋无论境界还是实力,在侯顺眼中都弱到不堪一击。

    可少年看待自己的目光,就好似高高在上的郡王,蔑视着低贱的蝼蚁般。

    然而畏惧过后,侯顺却很快回过神来,嘴角的狞笑也再次扬起:“牙尖嘴利,待会我就让你落得和王凯安一样的下场!”

    那种蔑视的目光,从来只有他看待别人时才有。

    还没有人,敢对自己这么轻蔑!

    “小子,本来还想等最后的炼丹比试结束,我再把你废掉,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

    “等这第二场比试过后,我就让你沦为白痴!”

    狞笑落毕,侯顺还不忘阴阳怪气地嘲讽道:“对了,待会我希望你这废物见识了我的精神力造诣后,别吓成缩头乌龟!”

    “呵呵。”

    对此,云千秋只是以看待弱智的冷笑报之:“同样的话奉还给你,谁是缩头乌龟,还不一定呢!”

    剑拔弩张的气势,蔓延在石台的每处角落。

    苏弘两人,默不作声地起身,配合上站于最前边,嘴角挂着似有似无冷笑的风涛陨,这等阵势下的威压,不可谓不强横。

    然而这足以让在场每处势力都退让三分的强势,却未能吓退玄天宗。“云兄,废了他,为凯安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