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柳暗花明
    ,精彩小说免费!

    与此同时,皇城郊外。

    云天虎满眼血丝,望着远方的平原,神色暗淡。

    “少主,怕是不能及时回来了……”

    这时候,寿宴已经开始了。

    想到此,云天虎便双拳一握,深呼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淡。

    “皓毅,你和几位叔父,先往玄天城方向前去。”

    “什么?!伯父,你这是让我们……”

    此话一出,云皓毅等人目光错愕,随后却变得决然。

    但没待几人开口,却见云天虎摆手道:“傻小子,我们是去接应老祖!就你们那点实力,跟着添乱啊?!”

    “什么?!”

    云皓毅又惊了。

    云天虎看在眼里,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蠢货,真以为老祖会去赴那鸿门宴啊?”

    “少主和少奶奶前程广阔,老祖和家主早就跟我商量好了,先离开皇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此话一出,众人好似又看到了希望!

    原来老祖没有去赴宴!

    想想也是,只要能再见到少主,定能重新振兴云府!

    “去吧,老祖和家主离开皇城,势必会有人追杀,除了长老之外,其他人统统全速向玄天城前进!”

    抖了抖缰绳,云天虎眸光狠厉:“云府的长老,跟我回去接应老祖!”

    很快,众人便行动起来。

    而且这次,极为迅速,甚至都没了先前的绝望。

    然而望着云皓毅等人离去,一位云府长老才轻声问道:“二长老,老祖他……”

    “哪有什么接应!”

    仅仅是片刻功夫,云天虎好似苍老了很多,不过握着缰绳的手却青筋暴起:“老祖的那些部下,或许不会眼看着云府覆灭。”

    “可是老祖和家主的脾气,你们还不了解么?怎可能连累别人?把咱们支开,就是为了让你我活命!”

    望着远处宏伟的皇城,云天虎啐道:“但老子生是云府的人,死是云府的鬼!”

    “若我猜的没错,定会有人来追杀,咱们就算拼死,也要给皓毅他们争取时间!”

    皇宫,怕是进不去了。

    但能让云府年轻一辈活着,就有希望!

    老祖能以死保护他们,云府的长老,自然也要拼命保全香火!

    待到所有的晚辈都离去,云天虎深深望了一眼自己的子女,然而充入视线的三道人影,却让他身形一颤。

    “这……好快的速度!”

    从平原疾驰而来的三人,速度极快,云皓毅等人策马扬鞭许久,却被他们几息之间擦肩而过。

    随着距离的接近,云天虎眸中惊错更甚。

    因为他丝毫不能从三人身上,察觉到半点气息波动!

    要知道就算是在老祖面前,他起码能隐约感受到后者的境界!

    高手!

    绝对的高手!

    可惜,并不是少主。

    “二长老,怎么了?”

    “没事,走吧……”

    摇了摇头,云天虎有些惋惜。

    这等境界的高人,为何会来雷炎帝国?

    就在他准备扭身的刹那,却忽然想到什么,急声喝道:“敢问三位,可是玄天宗的大人?!”

    尽管不敢肯定,但云天虎现在,却没了办法。

    三人闻言,目光一瞥,身形闪烁,便立于云天虎等人面前。

    为首的男子随意打量过后,语气虽然不快,但却并未否认:“你们是……”

    说话之人,便是祝正罡的副手,玄天馆的第二高手——林恺!

    他有些不爽,是因为……

    馆主大人对待手下也太不人道了吧!

    送信的任务,只给了七天时间。

    他们这一路狂奔,才算在第三天中午赶到皇城边缘。

    就算是境界高脚力快,也不能这么使唤啊!

    然而让林恺意想不到的是,眼前的半百男子闻言,竟然险些激动地从马上摔下来。

    “敢,敢问大人,我侄儿云千秋,您可曾听过?”

    云天虎感觉云家有救了!

    玄天宗的人,肯来雷炎帝国,明显是因为帝国内有人进入宗门。

    当然,他并不知道林恺在玄天馆的地位,还以为只是寻常来送信而已。

    不过只要少主进入宗门,那就不怕皇室了!

    被几位年龄比自己还大的人用莫名崇拜的目光看待,林恺顿感尴尬无措。

    但听到云千秋三字,他才缓缓道:“你说那小子啊,刚被宗门选中,我等就是来报信的。”

    “什么?!”

    几人齐齐的惊呼,直震得林恺耳膜生疼。

    少主竟然被选上了!

    好一阵手舞足蹈过后,云天虎才回想到什么,急忙止住动作,将皇城的危急讲述。

    “我玄天宗的门人,要动你们云千秋的父亲!?”

    听到这话,林恺也急了!

    开啥玩笑,同门之间,背着杀父之仇,今后肯定要不死不休!

    必须得阻止!

    “是啊,家主现在正……”

    话没说完,便被林恺一把拉过,脚尖猛点,向着皇城疾奔。

    剩下的几人,望着几息便只剩一道黑点的背影,面面相觑过后,才犹如梦醒。

    “云府有救了!”

    “卧槽,快把皓毅他们喊回来!还逃个屁啊!”

    与此同时,皇宫当中。

    云天龙手中的酒壶,已经换了两次。

    众人的目光,也是戏谑至极。

    然而就在此时,却听那皇子戏谑道:“怎么了天龙将军,快给莫大人倒酒啊!”

    那莫姓男子,正是当初在酒楼招惹云千秋的狂妄家伙父亲。

    云天龙记得清楚,千秋走后,这家伙曾经带着那早已忘掉姓名的家伙在云府门外跪了三天。

    这才一个月,谁知道他是怎么巴结上皇室,竟然有资格坐在这里。

    望着男子毫不遮掩的讥讽,云天龙指尖一握,酒壶顷刻间碎裂!

    在旁的云霸,早已满脸阴沉,赫然起身。

    “雷千羽,明说吧,我云府和你无冤无仇,你这么做,考虑过后果么!”

    他不忍再看云天龙受辱了。

    刚才倒酒,只是皇室成员。

    但要给这帮白眼狼卑躬屈膝,云霸做不到!

    云天龙也做不到!

    原本热闹的宫殿内,死一般的沉寂。

    唯有雷千羽,轻轻放下手中的玉筷,平淡的声音没有半点怒意。

    “云元帅,当年的事,你忘得挺干净啊,我皇兄将千艳公主赐给云天龙,你们竟敢公然抗旨悔婚……”

    仿佛浑身散发着暴怒气息,银须飘舞的云霸,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只蝼蚁。“死到临头,你竟还敢说无冤无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