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思痛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满脸怒意的亲姐,平季不禁打了个寒颤,然而随后,却可怜巴巴道:“我当然想跟着她去,但秋月却拒绝了……”

    “然后呢?秋月拒绝了,你就让她一个人去了?”

    “是啊,我总不能死缠烂打吧?”

    “你还敢点头!?”

    平敏简直绝望了。

    说实话,如果她是秋月,现在还能和平季说话,那简直就是奇迹!

    将平季那满脸茫然收入眼底,平敏忽然感觉,还是让这货去青楼比较好!

    起码不会糟蹋像秋月这样的好姑娘!

    还嫌自己死缠烂打,就算在皇城没有和哪家公子你侬我侬过,平敏也知道,若真是追求女子,还必须得死缠烂打!

    当然,估计平季现在再弥补,也只会起反效果。

    但话说回来,自己这亲弟现在,除了死缠烂打,还能有别的方法么?

    论相貌,这臭小子确实还算仪表堂堂,但秋月又不是花痴!

    论气势……

    要不是亲姐弟,就平季以前的跋扈性格,她都忍不住暴揍前者!

    至于论实力和潜力,平敏光是想想,就摇头作罢。

    “算了,这臭小子看来是注孤生。”

    饶是平敏的耐心,也一次次被耗尽。

    只是望着亲姐那副绝望表情,平季满头雾水:“姐,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没事……你去厨房,帮秋月姑娘和云大哥。”

    你姐姐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好在对自己的话,平季倒是照做,只是刚走出脚步扭过头来的发问,却险些让平敏吐血。

    “姐,你貌似忘了,这种粗活我从来没干过啊!”

    “给我滚!”

    望着飘出炊烟的厨房,足足待了片刻见平季没有被赶出来,平敏才算松了口气。

    只是她刚扭身准备回屋中歇息片刻,厨房传来的惊呼,却让平敏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啊啊啊,本世子的手,云大哥,秋月,赶快给我止血!”

    “……,你一个通玄境武者,寻常菜刀能伤到?”

    “哦对,吓死我了,切菜怎么这么难,早知道我就用灵力了。”

    “少废话,你的手没事,菜刀让你震碎了,赶紧买新的去!”

    望着几乎是被赶出厨房的亲弟,平敏却忽然笑了。

    “你咋不劈到自己天灵穴上啊!”

    夜晚,满桌菜肴,色香味俱全。

    饶是吃惯珍馐佳肴的平敏,都忍不住赞叹少年的手艺高超。

    “哇,这么香,云大哥,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淡然一笑,对于自己烧菜的手艺,云千秋还是很有自信的。

    没有过多的寒暄,几人就在庭院当中摆上桌椅,倒上清酒。

    尽管只是寻常的饭菜,但这一幕,却令平敏两女感到难道的温馨。

    说来自从离开帝国,平敏还未享受过如此丰盛的餐宴。

    “来,咱们先敬云大哥一杯!”

    刚拿起酒盅,平敏好似生怕秋月的低落而冷场,急忙扬起笑脸。

    平季虽然早就饿得流口水,但说到底也是豪门出身,餐桌礼仪,倒没有忘掉。

    就连云千秋,都嘴角微扬,这一顿,说是为秋月送别,同样也是为了给姐弟两人加油鼓励。

    然而众人举杯间,云千秋的耳边,却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

    回头望去,不知何时,秋月的俏脸上,早已淌下两行清泪。

    月光映下,少女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让人看的心中生怜。

    云千秋几人看在眼里,对视一眼,不由纷纷放下酒盅。

    “秋月,你怎么了,不会是这饭菜不合胃口吧?”

    平季说话间,刚手忙脚乱的取出丝巾想为少女擦去泪水,却被平敏直接推到一旁。

    “哪凉快哪待着去!”

    还饭菜不合胃口?亏你也能说的出口!

    支开平季后,云千秋两人对视一眼,不禁轻叹。

    这,分明是睹物思人啊!

    秋月原本和父母一家和睦,虽不说多荣华富贵,但父母皆是通幽境武者,自身在灵药造诣又颇有天赋。

    说实话,若不是出此变故,云千秋心底倒真有几分羡慕这样的三口之家。

    可能秋月几天之前,还像现在这般,和至亲坐于院中,共度晚餐。

    但一天之内,却亲眼见到了毕生难忘的噩耗!

    有云千秋在,秋月心中还有一份期盼和依赖。

    可被少年拒绝之后,仿佛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秋月内心的悲伤,终于爆发了。

    就如同那从美眸中犹如决堤之坝的清泪……

    “云,云大哥!秋月以后,再也没有家了!”

    “爹,娘,月儿以后,也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少女撕心裂肺的声音,直令院中的空气都为之悲伤。

    云千秋几人看在眼里,皆是忍不住内心一痛。

    犹豫再三,少年才抬起手掌,轻抚在秋月本就纤弱此时还颤抖不止的背上。

    “傻丫头,既然你叫我一声云大哥,从此以后,我便是你的家人。”

    哪怕从父亲云天龙那得知,当初在崇阳镇被杀害的,并非自己的亲生母亲,但前身记忆当中,那份关怀却难以忘却。

    平敏虽未经历过亲人离去的悲痛,但此时也掏出丝巾,为秋月擦去泪水。

    “没错,不只是云大哥,如果秋月姑娘不介意,也可以喊我一声敏儿姐,从今以后,我们,便是你的家人。”

    就连平季,都鼓气勇气握拳道:“还,还有我,只要你不嫌弃……”只是说到最后,声音却低到难以听清。

    云千秋之所以肯开口,除了感同身受之外,还有些许于心不忍,毕竟,眼前的少女,曾经肯无怨无悔地把最宝贵的东西交给自己。

    而平敏,则是善良涌上心头。

    但不论如何,三人真挚又关切的话语,终究令秋月强咬着樱唇止住抽泣,红肿的美眸满是期盼:“云大哥,你说的……是真的么?”

    云千秋闻言,重重点头,尽在不言中。

    少年的保证,好似令秋月的眸中重新燃起了一抹名为坚强的火焰。

    沉默良久,少女才抬头望着皎月,指尖颤抖地将杯中清酒,洒在地上。

    “爹,娘,秋月今日上对明月,下对云大哥,在此发誓,今生,我一定会为你们亲手报仇!”

    “扑通!”

    少女的双膝,落在冰冷的石板上。整个庭院当中,只剩那一字一句满是坚毅的婉音,回荡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