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恨铁不成钢
    ,精彩小说免费!

    “那小子就算身怀火灵,也未必敢在武斗时展露,除非他不怕被比本少爷更强的高手觊觎!”

    嘴角阴笑,程均毅的脸色不可谓不奸诈。

    再说了,就算他真通过武斗,那剩下的两人呢?

    难不成那小子还能把火灵借给别人?

    只要武斗失败,他们毕竟是雷炎帝国人士,绝不可能在此久居。

    等几人出城之日,便是自己秘宝火灵双收之时!

    “去,传我的命令,再多派些人手暗中观察,没本少爷的命令,不许打草惊蛇!”

    话音未落,程均毅的目光早已被贪婪占据:“这一次,等本少爷降服了火灵,在外门当中,定会名声显赫!”

    正当程均毅幻想着自己施展着火灵在同门之间大显神威时,他却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不耐烦地抬头道:“本少爷的话你没听见?愣在这干嘛!”

    说来,那仆从也是忠心耿耿,再说若是少爷这次再失手,自己受不了皮肉之苦,让他不得不提醒道:“少爷,莫怪小人多嘴,那火灵的厉害,前些天您也亲眼见识到了……”

    “所以呢?”

    程均毅更为不耐烦了。

    “所以小人认为,还不如将那小子身怀火灵的消息告知少爷认识的强者,换些好处,毕竟万一降服失败……”

    还没来得及说后果是何等严重,足有通玄高阶的仆从便感觉脸色一阵火辣,身形直接倒飞出院外。

    再当他捂着脸目光憋屈地抬头时,就见程均毅怒气冲冲地走来:“你当本少爷是白痴不成?!降服火灵失败的后果,还用着你一个下人来提醒!?”

    “还是你觉得本少爷不如那小子,不配得到那等厉害火灵!”

    “少爷息怒,小人真没那意思啊……”

    蜷缩在地上的仆从都快哭了。

    枉我这般忠心耿耿,没讨到好处就算了,怎么还被少爷责罚!

    然而就在程均毅准备发泄一顿这几日的怒火时,却听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大哥,不过就是几个低等帝国的废物,何必如此动怒?”

    抬头看去,就见一位衣着青衫的少年缓缓走来,面容端正,与程均毅有几分相似,哪怕只是寻常的谈笑,也隐约带着几分傲意。

    程均毅见到少年,才狠狠瞪了一眼仆从,随后才扬笑道:“离武斗仅有两天,三弟竟然还有空来为兄的别院,看来……”

    “此次宗门的选拔,你很有信心嘛?”

    ……

    与此同时,少年居住的庭院当中。

    “我们回来啦,秋月,平季,你们人呢?”

    只见云千秋两人拎着各式各样的蔬菜兽肉,从市集赶了回来。

    听到平敏的声音,两人才从屋中走出,见少年回来,从屋中探出小脑袋的秋月目光复杂,俏脸也显出几分病态的苍白。

    “云大哥,你,你回来了啊……”

    婉音轻微,犹豫片刻,秋月才迎了出来,强挤出一抹笑容。

    望着那牵强却仍要在自己面前极力撑出的笑容,云千秋指尖一颤。

    “看来,真被自己说中了啊……”

    出去之前,云千秋已经想到,秋月会是这般低落。

    父母尸骨未寒,连自己这唯一的依靠都拒绝了她的感激,说实话,秋月还能强颜欢笑,那份坚毅反而超出了云千秋的预料。

    “如果她能挺过来,今后,一定会有所成就,只是,能否挺过来,只能看秋月自己了。”

    云千秋是何等阅历,短短几息,心底便想清楚。

    可正因为想清楚,少年嘴角也不禁有些苦涩。

    秋月的悲痛,少年很是理解,可他,真的没法劝!

    能否从悲痛中走出来,云千秋也帮不上忙。

    若说唯一能帮忙的……

    云千秋目光一瞥,看向在旁的平季。

    话说这从平王府出来的跋扈世子,貌似对秋月是真心相爱啊!

    然而平季和自己四目相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险些让云千秋把手上拎的蔬菜扔到他脸上。

    “云大哥,姐,你们终于回来了,可饿死我了!”

    “饿死你个蠢货!”

    此话一出,不只是云千秋,就连平敏都连连翻白眼。

    更不用说秋月,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

    拜托,正因为帮平季解围,云千秋才说要自己下厨的。

    结果等自己回来,这货竟然恬不知耻的说快饿死了!

    就算你要说,也应该是‘云大哥,我帮你拿东西,快些烧菜吧,秋月都很久没吃饭了……’

    摇了摇头,云千秋也懒得再劝,毕竟情商低到如此地步,他还能说什么?

    接过平敏手中的蔬菜,少年便往厨房走去,却没想在旁的秋月竟轻声道:“云大哥,我来帮你。”

    “不……”

    云千秋现在,是真不愿意和秋月独处!

    只是还没待他拒绝,就见秋月早已走入厨房。

    无奈之下,少年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去。

    而平季见云千秋离去,才不禁皱着眉头问道:“姐,云大哥刚才怎么了,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不爽哎。”

    岂止是不爽,简直都想把你这脑子敲开,看看里边究竟装了多少浆糊!

    正当平敏感慨着自己为何会有如此蠢货的亲弟弟时,却见平季又凑到前追问:“老姐,你好像对我也有意见?”

    “我!”

    我何止是有意见!

    本郡主简直怀疑,平王府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出你这么个奇葩!

    平敏紧咬贝齿,煞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你要是有云大哥一半,姐宁可减寿十年!”

    “我……”

    被连番数落,平季也是一阵无语。

    他实在想不明白,老姐和云大哥回来之后,为何会是如此反应?

    难不成当初自己暗中窜搓云大哥俘获老姐的事情让后者知道了?

    当然,以平季的智商,若是能想通,平敏又哪会如此无奈?

    懒得劝着榆木脑袋,平敏干脆不耐烦道:“姐问你,你下午和秋月姑娘,有没有说些什么?”

    这傻小子虽然不会说话,但起码有份心意,也算没让自己绝望。

    然而很快,平敏便意识到自己错了。

    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只见平季闻言过后,揉着脑袋,满脸憋屈:“别提了,你们一走,秋月去了灵药师公会,我上哪和她说话?”

    “你!你是没长腿啊,就不知道跟着秋月?”平敏忽然有了种谋杀亲弟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