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隐疾
    ,精彩小说免费!

    被云天龙那冷厉的目光直视,前来报信的武者明显感到一股心悸。

    咬了咬牙,生怕说的慢了惹得家主不高兴,急忙躬身禀告道:“家主,府上来了一位少年,说是您的后人,御林府的少主……”

    “少主!?”

    话音未落,云天龙目光当中便闪过一抹痛惜。

    但是刹那过后,垂于锦绣武袍当中的双拳,却握出一阵恐怖的声响。

    不可能!

    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又如何不清楚所谓的少主!?

    自己离开崇阳镇之前,做了很大决定,才抛下了千秋赶回皇城。

    从小到大,连第一道血脉枷锁都难以突破,说难听点根本就是废人。

    十几年来建立了云府,有宁无缺等人支撑,再加上云水柔陪伴,起码能让千秋安然惬意的度过此生。

    可如果,是真的……

    自己这么多天以来,无时无刻不奢望着有人来通报自己,少主回来了!

    “他叫什么名字?”

    “云千秋……”

    “轰!”

    一脚踏出,掠过湖面!

    而云千秋此时,才刚在众人的带领下,走到后院。

    通报的人还没回来,就见江面冲来一道疾影!

    四目相对,空气沉寂!

    望着少年菱角分明的脸颊,云天龙怔住了。

    “秋儿!”

    他这辈子都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少年!

    最令云天龙错愕的是,千秋他……

    为何浑身会散发着筑灵阶的气势?!

    还有水柔丫头,为何成长了这么多,再也不像以前那个纤弱少女!

    这还是云千秋第一次见到前身的父亲。

    本来,他也只是略微有些激动而已,但要说离久别重逢父子团聚哭的惊天动地还差远了。

    但让少年没想到的是,望着踏江而来的云天龙,云水柔的美眸瞬间红了。

    “义父,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喊,喊得少年心底乱颤。

    终究,云千秋张了张口,喉间挤出两个字。

    “父亲……别来无恙。”

    二字落毕,少年只感觉脑海中原本被封存的记忆,顿时暴涌出来!

    无数儿时的生活,让他鼻尖都感到些许酸楚,虽说是占据这一具肉身,但又何尝不是完全的融合!

    前身?自己?

    如今的云千秋,哪里还能分得清?那清晰无比的记忆,却根本如同本就是他的一般!

    况且这一路,赴皇城,寻生父……

    尤其是云水柔,多年的艰辛,让少女在这位视自己如掌上明珠般宠溺的男子面前,不争气地落下了泪水。

    “这……这竟然真的是少主!”

    云皓毅兄弟二人傻眼。

    然而,周围一些人眼神之中却是充满冰冷……甚至是杀意!

    若非云千秋已经和云天龙相认,只怕这些人已经直接出手!

    “家主,您别激动,有的是时间叙旧!”

    忠心的老仆恭敬的对着云天龙说道,而同时,却是在用眼神示意云天龙。

    忠于云天龙的诸人,看着紧拥在一起的父子三人,内心也很是触动。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天龙家主落泪。

    哪怕当年亲赴皇宫,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拒绝联姻的时候,这铁骨铮铮的男子,声音都未曾颤抖过。

    不过,毕竟还有一些人,只怕对这突然回归的少主,充满各种算计!

    看着老仆的眼神,云天龙哪里会不明白。

    猛然一挥手!

    “你们,都出去!”

    云天龙的声音,带着几分冷厉,让人根本不敢辩驳,当然,此时人家父子重逢,这些人就算是有想法,也根本不敢乱来。

    而众人不管是不甘还是欣喜,但此时也只好纷纷转身离去,只是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身后喊道:“二长老,现在就命人去打造令牌!少主令牌!”

    “……”

    领命走出后院,御林府的二长老——云天承唏嘘过后,却露出几抹愁容。

    “父子重逢,对家主是天大的喜事,可对咱们而言……”

    话未说透,云天承便摇头叹气地离去。

    云皓毅看在眼里,不禁皱起了眉头。

    父亲这是咋了,明明是好事,我都替伯父高兴,你们愁眉苦脸算是咋回事?

    这二长老,赫然便是云皓毅兄弟二人的父亲,也算是少有忠于云天龙的人。

    此时,不仅是云天承,散去的长辈脸色,都难以找出几分欣喜,甚至不少人目光之中均是冷然。

    “哥,这是什么情况?”

    望着满脸郁闷的兄弟,云皓彭拍了拍其肩膀,犹豫良久,待中热散去,才语重心长道:“少主的境界,你看透了么?”

    “看透了啊,筑灵中阶啊!”

    “那另外两家的少主,是什么境界?还有,我们御林府云家的局面,你难道不明白?”

    ……

    与此同时,别院当中。

    足足揉着少年的脑袋良久,直到白袍都略显凌乱时,云天龙才压抑下内心的激动,问道:“千秋,你的修为……”

    虽然云天龙不是医师,可单论见识,别说崇阳镇,放眼整个夏国都是顶尖。

    当时他费尽心血,甚至不惜偷偷去弄些夏国难寻的珍贵灵药,都没能让少年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可是现在,自己才离开多久?

    连半年都不到……

    “是这样的父亲,在崇阳镇的时候,秋儿遇到一位高人师父……”

    早在之前,云千秋就想好了该怎么解释,甚至将所有事情全盘脱出。

    片刻过后,听少年讲完,云天龙心底的激动又难以压抑。

    秋儿这是几辈子都难以修来的造化啊!

    “那位高人现在在哪,为父要亲自请他坐镇云府!”

    听着那急促的语气,云千秋却不禁有些错愕……

    父亲关注的地方,貌似有些不对劲啊!

    虽说自己那位师父说出来很让人震撼吧!

    可是,当初他最信任的云天雄背叛,甚至还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父亲刚才听的时候,只是有些痛惜悲愤而已。

    要知道在记忆当中,父母可谓恩爱有加,彼此间相敬如宾。

    见到自己回来,都能落泪,怎么听到妻子被害,反而这么淡定?

    不会是今天得知的事情太多,已经麻木了吧?

    就连云水柔,都略感疑惑:“那个,义父……柔儿想亲手为义母立一处碑冢。”

    提到义母二字时,云天龙指尖一颤,却强撑欢笑,道:“千秋,柔儿,今天你们刚回来,为父先去让人准备晚宴,接风洗尘!”

    这等古怪的反应,让姐弟两人摸不着头脑。

    然而就在云天龙刚起身的刹那,却见远处又跑来一名亲卫。

    “禀报家主,木易名医来了,现在正和二长老在正厅等候!”

    木易……

    还名医?

    “快请木名医!”

    眼见父亲着急的态度,少年不禁剑眉微蹙。

    待那位下人离开之后,他才试探道:“父亲,难道是为老祖的事发愁?”

    云天龙闻言,不禁一愣,随后脸上才闪过几抹无奈。

    “老祖的事你应该听外人说了,但聘请名医,是因为……”

    “为父的身体,也出了一些隐疾。”

    此话一出,在旁的云水柔美眸顿显惊慌。来到雷炎帝国,只是听说义父实力不如其他高手,可是她却没想到,竟然是身体出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