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行云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云药师,你要是难以选择,就让杜……”

    正准备嘱咐几句,柳沙却被云千秋的话惊到了。

    抬头看去,只见少年正挠着头、望着眼前繁多的材料,一脸纠结。

    “杜药师,难道你没告诉他规矩么?”

    “我告诉了啊……”

    杜阳的脸上满是凌乱。

    啥叫只能选这些灵丹,你还想选啥?

    看你的样子,还一脸为难。

    你到底在为难什么啊!

    “哼,看来你是想蒙一个对我而言炼制最难的啊?”

    袁莫寻看在眼里,冷笑再起:“这些灵丹,估计你连配方都不知道,别墨迹了,赶紧选!”

    就连柳沙,都有些怔愣。

    貌似这小子,真被袁莫寻说中了啊。

    灵丹虽多,可二阶上品,确实只有十数种。

    尽管夏国只是不入流的寻常王国,可二阶配方,都是从更高等的公会流传过来的。

    除非那些绝世高人自创丹药,否则,这完全可以说是最齐全的!

    再说了,你见过哪个高人自创二阶灵丹?

    那还不够掉价的啊!

    看这样子,貌似真是无师自通啊。

    而且极有可能,是堪堪考核成为灵药师。

    对于更深层次的灵丹,根本毫不了解。

    “啧,就这个吧。”

    少年所指的,正是杜阳之前嘱咐的清心益气丹。

    与此同时,袁莫寻那边也传来一阵冷笑。

    “寒香丸!我看你会不会炼制!”

    对于双方的灵丹选择,柳沙早有预料。

    两种丹药,几乎可以说是同阶当中最难炼制的。

    当然,事无绝对,只是有些灵丹能否成功,看重的是控火温度、有些则是对投放材料的时机把控,有些则是手法……

    大致而言,相差不多,反正品阶摆在那。

    “寒香丸,用于辅佐筑灵巅峰之下的冰相武者,效果颇丰。”

    “清心益气丹,清养心神,活润气血,最适用于面临瓶颈的武者。”

    夹杂着灵力为观众介绍过后,瞥了一眼云千秋,柳沙眼中的惊艳渐渐散去。

    不只是他,身旁的几名裁判,亦是如此。

    你是天才,但不代表你能赢。

    “寒香丸,乃是一阶上品灵丹,三种阴性药材,一株中和灵草,融化起来,极为困难。”

    捋了捋胡须,柳沙才叹道:“最关键的是,阴性药材对火候的掌控本就苛刻,初次炼制,很难成功。”

    话音落毕,袁莫寻的嘴角也闪过一抹戏谑。

    天才是吧,看我今天不玩死你!

    此时的柳沙,脸上升出几分似惋惜似无奈的表情。

    “若是再过三年,云千秋出手,定能一鸣惊人,可现在和袁莫寻比起来,各方面的差距……”

    “不是天赋就能弥补的。”

    他并不是在打击少年,只是心中推断,云千秋在入学之前,绝对仅仅是凝气阶。

    否则的话,两大学院早就抢人了,也绝不会落在沙华学院手中。

    也就是说,这短短几个月来,就算他考核成功,但大部分时间,都放在提升境界上。

    这种状态,哪怕熟记配方和炼制方法,成功几率也高不到哪去。

    反观袁莫寻,貌似三年之前,就已经是二阶灵药师了吧?

    这三年时间,炼制次数,岂是云千秋所能比的?

    就连杜阳,脸上都满是忐忑。

    当初考核,他记得清楚,云千秋将材料用完,才考核成功。

    也就是说,只是堪堪达到一阶灵药师。

    让他炼制上品灵丹,着实强人所难。

    甚至柳沙回过神后,貌似也想到,云千秋若背后真有高人,那何必还要进入沙华学院?

    有这个必要么?

    “两位,请选择药鼎吧。”

    “柳药师,我就选二阶药鼎吧。”

    柳沙闻言,点头的同时,也更加印证了心底的猜想。

    斗丹可用三阶药鼎,但少年却选择二阶,明显是手法生疏、难以驾驭。

    “哼,实话告诉你,这一年以来,我炼制的都是上品丹药,凭你,也想赢我?”

    找到三阶药鼎旁,袁莫寻不忘趁机嘲弄。

    一年的时间,就算不敢保证绝对成功,但手法和炼制过程却极为熟练。

    再看这所谓的天才,明显是踩了狗屎运!

    你特么连药鼎都比老子低一等,还想和我斗?

    说话间的功夫,袁莫寻掌心已经升出了灵力。

    “诸位,献丑了!”

    随着炉炭燃起的熊熊烈火,演武场中的气氛逐渐热烈躁动。

    “鼎开!”

    一声爆呵,袁莫寻手掌翻转,沉重的鼎盖便赫然飞起,引得阵阵惊呼。

    “火起!”

    鼎火更雄。

    微眯的眼睛中闪着傲然,片刻过后,袁莫寻才抓起一株灵草,扔于热气沸腾的药鼎当中。

    柳沙看在眼里,不禁一声叫好:“十七息,刚好十七息,放入第一份材料——含神草!”

    不只是他,身后的几位裁判,也不禁连连夸赞。

    含神草,虽然熔化起来并不难,但要想将其药效发挥更佳,必须等药鼎内部温度稳定,才可放入。

    十七息,恰巧是最合适的时机!

    若是中间不出差错,那袁莫寻所炼制的灵丹,至少也能确保是良品!

    唯一显得违和的是,同样坐于裁判席的杜阳,本就凝重的脸色,更显郁闷。

    “十七息?还有这种说法,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杜阳出身一处小家族,凭借自身努力,成为灵药师,进入沙华学院。

    而之后的提升,除了勤奋之外,还受过邹离会长不少指点。

    然而,毕竟水平有限,这种技巧,杜阳还是第一次见识……

    想自己这般年龄,此时反而被袁莫寻开了眼界,如何能不郁闷?

    这难道就是名师出高徒的另一种解释?

    刚收敛神色,身旁某位同仁的打了鸡血似的惊呼,险些把杜阳吓到。

    “行云流水,竟然是行云流水!”

    放眼看去,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袁莫寻身上。

    只见此时的药鼎内,含神草已经渐渐熔化,而淡青色的药液,正如潺流溪水一般,凝而为圆,药香四溢……

    最让杜阳脸色抽搐的是,余光瞥见,云千秋此时,才刚刚扬起手掌,凝聚灵力!

    而药鼎下方的炭火,早已烧到炽热,鼎内温度可想而知。这……这不是炼制阳性灵丹的预热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