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将门虎子
    ,精彩小说免费!

    “公孙药师,话不要说的太过,你们当初,是如何嘲讽云千秋的,真当本王不知道!?”

    话到了这地步,夏傲鸿也不允许别人再诬陷云爷了!

    然而让他更为恼火的是,公孙南闻言,竟反问道:“都是正值血气方刚年龄,嘲讽是不假,但殿下可曾听说过,我药灵学院,把对手打废过?”

    “你!”

    见夏傲鸿哑口无言,公孙南当即冷喝道:“陛下明鉴,云千秋那厮,仗着几手点穴功夫,便出手狠毒。”

    “两场武斗,本都已经赢了,可为何还要废人丹田,在下能忍,可王、杜两人,又该如何?”

    一字一句,说的正气十足。

    实际上,公孙南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

    云千秋一脚险些废掉王成武,数万人可都看到了!

    “哼哼,小垃圾,这次不用老夫出手,陛下就绝不会轻饶你!”

    更令公孙南为自己借刀杀人感到得意的是,夏琼玉此时也站了出来,义愤填膺:“皇叔,玉儿听闻,云千秋与傲鸿哥哥是以棋术结交,可光凭这点,就能兄弟相称?”

    “玉儿不想冤枉好人,但公孙药师的话,还不能证明其心性狠毒、为人桀骜么?”

    望着两人,夏宇的脸色越发阴沉。

    棋术结交?

    当时鸿儿求着自己让云千秋等人入住王宫的时候,他正好赢了玄岳一场棋,并未多想,直接答应。

    可现在看来,事情……貌似绝非那么简单!

    若是只有公孙南一人,大不了告诫鸿儿,今后和云千秋保持距离。

    但那张棋谱,他也是见识过有多高深的。

    手段狠毒甚至残忍,又嗜赌的人,棋术造诣能有多高?

    单论这种心性,也能是棋道高手?

    夏宇也懂些棋术,心里很是清楚!

    “如此看来,那张棋谱,也是云千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以此接近鸿儿的筹码?”

    不论如何,决不能让此等人物,和鸿儿深交!

    “你说实话,与云千秋,究竟是如何相识?”

    说话间,夏宇浑身升出的冷厉气势,直令宫殿内的空气都为之战栗。

    “若是再敢说偶然碰到,别怪父皇当众动怒!”

    偶然碰到?

    夏宇不是不信。

    可两人才认识多久,能让鸿儿称兄道弟?

    若说其中没有猫腻,夏宇绝不相信!

    正因为视鸿儿未来夏王,所以夏宇才不得不怀疑!

    “我……”

    望着严声厉色的父皇,夏傲鸿动摇了。

    与此同时,坐落于王宫不远处的宰相府中。

    “哎,忙完武斗忙炼丹,忙完炼丹,还要整理觐言,辛苦啊……”

    老者的叹息声中带着几分疲倦。

    尽管如此,也无法遮掩他那眸中的精明。

    此人,便是夏王宰相——林建德!

    能久居高位,可见林建德足以称为夏王的左膀右臂。

    正因为如此,很多觐言访信,都交给他来处理。

    当然,一些十万火急的要事,也不会经过他手,直接有人送到夏王面前。

    “老程的信。”

    林建德嘴里的老程,自然是沙华学院的学院程立江。

    这封信,已经到了两天。

    但这两天全权负责学员大比的筹备和进行,林建德着实没心思看。

    当然,要说看一封信件,也用不了多久,他之所以是选择现在才拆开,只是因为……

    每次学员大比,程立江都会写信来!

    内容他都快背过了。

    什么此届学员,日后皆是军中后俊,还望陛下给予照顾啊。久闻另两处学院出手狠厉,还望建德兄嘱咐裁判,注意分寸……

    像这类嘱托,完全可以说是废话。

    但程立江身为院长,他倒是很能理解。

    看了也是糟心,此时拆开信封,林建德并没太过在意:“老程啊老程,你的心思,陛下如何不知道呢?可大比之事,对手也……”

    正当林建德沾着毛笔,准备随意批阅的刹那,却赫然怔住了。

    信上的内容,让他险些惊掉下巴!

    “陛下,此次本院参加大比的云家姐弟,乃是雷炎帝国御林大将云天龙之后,大比结束后,烦请陛下派遣精兵护送其回归……”

    雷,雷炎帝国!?

    御林大将?!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着沙华学院的印章,林建德脸上哪还有半点疲倦!

    这种事,老程你特么还写信!

    “快给我备马,觐见陛下!”

    “不说?鸿儿,看来真是你交友不慎,受奸人蒙蔽蛊惑?”

    望着满脸为难的夏傲鸿,夏宇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罢了,终究并未贪图你什么,幸亏公孙药师和玉儿及时告知朕……”

    挥了挥龙袖,尽管夏王的语气没了先前的冷厉,但目光当中,已然泛起冷漠。

    “大比结束后,如何处置云千秋,就交给公孙药师,此事……就此定下。”

    虽然云千秋现在还没有伤害到王室利益,可在夏王眼中,终究只是小人物罢了。

    正好借此机会,也算还了公孙南的治病人情。

    至于鸿儿?

    等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之后,也就明白,为何会如此定夺。

    “多谢陛下,在下不求以牙还牙,只要殿下能认清此人真面目即可……”

    躬身间,公孙南嘴角逐渐扬起一抹狞笑。

    而夏傲鸿此时,双眸之中已经泛出赤红与桀骜。

    这太子之位,本王不要了!

    你这杂碎,竟然侮辱云爷,本王今天,决不能忍!

    “父皇!”

    一声冷喝,夏傲鸿的气势变化。

    犹如羽翼未丰、却桀骜难驯的雄狮。

    “皇儿之前骗了你,是欺君之罪,但云千秋他,绝不是奸诈小人!”

    “若他是小人,公孙南,你连畜牲都不如!”

    “你!”

    在场众人,都未曾想到,事情会闹到如此地步。

    “鸿儿,你应该清楚,你刚才在说什么吧?”

    “儿臣当然清楚!”

    望着双拳紧握、怒目环视的夏傲鸿,夏宇虽然恼火,但眉目间却升出一抹迟疑。

    正当此时,宫殿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

    “陛下,陛下,微臣求见!十万火急!”

    放眼看去,正是王国宰相林建德!“程院长来信,殿下的挚友云千秋,乃是将门虎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