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陷害
    ,精彩小说免费!

    公孙南医术高明,玄岳等人,也听说过‘炙金针’乃是其家族的不传之秘。

    不论是锻造,还是使用方法,外人都不曾知晓。

    “公孙药师,如果可以的话,能否把锻造方法告知于朕,即可派宫廷锻造大师,连夜赶制。”

    连夜赶制?

    公孙南挑了挑眉头。

    这套金针,可是自己最拿手的医术,怎么能轻易告诉别人?

    而夏王也好似看出了他的为难,保证道:“公孙药师的顾虑朕知道,你且放心,锻造方法朕只告诉最信得过的杨闻。”

    在旁的玄岳闻言,也附和道:“没错,这次如此劳烦公孙药师,定有重谢,还望药师收下……”

    夏宇两人地位虽高,但公孙南也不是平常人。

    更何况现在王室能请到的医道高人,貌似也就公孙南有把握医治,这种时候,就算是郡王,也得好声恳求。

    杨闻的名字,公孙南是听过的。

    宫廷首席锻造师。

    夏王竟然敢开口,自然有让其保密的地方。

    但是放眼整个宫廷,也只有一个杨闻。

    其他人,就算锻造水平再高,但公孙南也不能接受医术不传之秘再有其他人知道。

    迟疑片刻,公孙南才揉着下巴道:“陛下开口,在下自然不敢敝帚自珍,可金针锻造,十分复杂,想毕就算是杨闻大师,每天,最多只能炼制十根……”

    这点,公孙南倒没有吹嘘。

    能成为公孙家族的不传辛密,就算把锻造方式甚至图纸全部告知,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炼制成功的。

    金针不常出,一出便是重症,用完过后,基本上可以说是废了。

    “十根?”

    玄岳闻言,脸色不禁显得焦急和无奈。

    这速度,也太慢了吧?

    “那想要医治本王的隐疾,要多少根金针?”

    “大概百根……”

    百根!?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错愕。

    但转念一想,玄岳郡王隐疾到了今天,以他的实力,浑身灵力都难以压抑毒素,治疗起来,不麻烦才怪。

    “那,公孙药师,可有先暂缓疼痛之法?”

    玄岳望着自己好似蒙上一层青霜的双腿,眉头紧皱成团。

    在旁的夏王,也不禁摇头叹气。

    这两天玄岳王弟病发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恐怖表情,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

    不论是谁,都难以忍受。

    “暂缓之法确实有,不过至少也需要三十根金针才可以。”

    此话一出,玄岳顿时双眸闪烁,略感欣喜。

    三十根金针,只要三天就行!

    虽然还要忍着,但总比十天要强啊!

    “可惜,在下来这次来王城,本来带了三十根金针,但奈何学员不才,被云千秋打成重伤,这才全部用掉……”

    话音未落,公孙南眸中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狡黠:“技不如人,是鄙院自身过错,可那厮出手,实在太过狠厉残忍了!”

    此时提起云千秋,要说是无心之言,自然是假的。

    但公孙南所想,只是让那小子在王室面前留下坏印象而已!

    虽然那垃圾和三殿下关系不浅,可是现在,别忘了玄岳郡王都有求于自己!

    再说了,自己又没故意说谎,王成武两人确实被打的很惨!

    果不其然,话音落毕,宫殿内的夏王众人,刚刚舒展的眉头,再次皱起。

    “你是说,鸿儿的朋友,云千秋?”

    夏宇闻言,并没有太过动怒,只是因此耽误了玄岳的病症,略感不喜。

    至于出手过重……

    药灵学院的人,何时出手轻过?

    不过毕竟有求于公孙南,也难以明说,只好装出几分恼火。

    玄岳也是如此,就算不能明面怪云千秋,但毒素发作疼的可是自己啊!

    至于端坐在旁的夏傲鸿,眉目间的恼火,完全是冲公孙南!

    这老头,冠名堂皇、虚伪至极!

    万豪酒楼的事本王懒得说,你们学院的人多嚣张自己心里没数?

    还好意思责怪云爷!

    然而就在夏傲鸿刚想出口为少年辩护几句的时候,却听在旁的夏琼玉秀目一凝,婉音冰冷。

    “云千秋?!又是那家伙,不仅耽误了父王的病,还蛊惑傲鸿哥哥赌博!”

    赌博?!

    此话一出,夏宇的脸色顿显阴沉:“玉儿,你刚才说什么?”

    “就是赌博啊!整整一百万呢,我可从来不记得傲鸿哥哥有赌博之好,肯定是被他怂恿的!”

    夏琼玉早就想当着皇叔的面将云千秋的面目戳穿。

    正愁怎么开口,却没想公孙南先替她开了口!

    “一百万?!鸿儿,你哪来那么多钱?”

    要说玄岳郡王,也只是感到惊讶,但夏宇闻言,威严语气当中更显冷厉:“鸿儿,父皇给你那些钱,都是夏国子民的血汗。”

    “没想到你竟然沾染赌博,说,到底怎么回事!”

    望着父皇愠怒的眼神,夏傲鸿身形一颤,目光不禁有些躲闪。

    他知道,父皇最反感的,就是赌博。

    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让夏傲鸿感到无措。

    玉儿啊,你这是想往死坑你王兄啊!

    他倒是很想说,自己就是想赢钱,可是……

    说出来谁信啊!

    在场当中,除了自己,谁见识过云爷的本事!

    最让夏傲鸿气到咬牙的是,公孙南这时候可是抓住了落井下石的机会。

    看似忠诚谨言,实际上明摆着在诋毁云爷!

    “殿下,没想到还有这等事?原来在下不该多嘴,可百万金票,绝不是小数目,您就肯定能赢?”

    “哼!赢又如何,十赌九诈,尝到些蝇头小利,早晚也会荒废社稷!”

    夏宇的确很反感赌博。

    尤其是他想不明白,鸿儿少年时候,虽然风流,但着实没有进出过赌坊之处。

    重重拱拳,要说公孙南不愧是人老成精,一脸正直,让人看不出有半点反常:“陛下,既然今天提到此事,在下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学员求个公平。”

    “那三十根金针,救治的便是王成武与杜云涛两人,若是在下不出手,他二人,恐怕现在早已丹田尽废,沦为废人!”

    杜云涛虽然没那么夸张,但王成武,确实和废人没什么区别了!

    沦为废人!?

    夏王等人闻言,更显惊疑。

    要说药灵学院,确实蛮横了些,可貌似这么多年,也没有打废别人啊!云千秋出手,究竟是有多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