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人靠衣装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走来的云水柔,程婉雪顿时愣住了。

    灵药师,衣袍?!

    “也就是说……你昨日真的考核通过了?”

    精致的俏脸上满是错愕,少女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云千秋现在,竟然已经是灵药师!

    程婉雪和很多人想的一样,他纯粹是不愿意参加宴会,才去参加考核的!

    就算这家伙有火灵在手,可为什么他还会炼制丹药啊!

    而且那号称让无数灵药学徒都汗颜的笔试呢?

    辩药呢?

    他竟然都通过了!

    最让程婉雪抓狂的是,面前的少年满脸淡然,没有半点炫耀。

    “是通过了啊,你现在可以去准备贺礼了么?”

    “你!”

    如此淡然甚至先前的语气,让程婉雪顿时银牙紧咬,却又无处发怒。

    细细算来,貌似大夏国还没有一位天才,能在十六岁成为灵药师吧?!

    为什么,灵药师公会还没半点轰动?

    正想着,少女还听耳边传来一阵爽朗又带着几分献媚的声音。

    “云千秋,我来给你送衣袍和公会的奖励了。”

    扭头看去,正是一脸笑容的杜阳!

    甚至让程婉雪樱唇微抽的是……

    杜阳导师见到自己,竟然连招呼都不打!目光直冲着身旁的云千秋!

    尼玛,本姑娘在沙华学院好歹也是金枝玉叶一般的存在啊!

    最关键的是……

    杜阳身为二阶灵药师,就算程婉雪自己,还要客气有加,为什么他会亲自给云千秋来送衣袍!

    你们灵药师的傲气呢!

    正当程婉雪瞠目结舌的功法,杜阳已经将衣袍和勋章交到了少年手上,并且很是郑重的行了一个同仁礼。

    “云千秋,以后我们同为灵药师,可要时常切磋造诣啊……”

    “一定一定。”

    微微颔首,接过衣袍,随手一抖,便穿于白袍之上。

    深色绸缎为底,衣袍之上绣的鼎火随着轻风的摇曳,显得威严而高贵,少年原本俊俏的脸庞,在衣袍当中的专属法阵温润下,多出几分沉稳与肃然!

    灵药师衣袍在身,云水柔清澈的美眸中逐渐闪过几抹惊艳。

    “云弟穿上这身衣服,好像世外高人唉……”

    “唔……就是年轻了点,不过没关系,这才是少年高手嘛。”

    在旁的杜阳寒暄几句,见云水柔两女在场,找了个借口,便先行离去。

    此时,程婉雪才回过神来,一把将少年拉过来:“喂,你考核通过,为什么不早说?”

    “……,这貌似才过了半天不到吧。”

    “那刚才告诉你当替补,你就不反对?”

    开玩笑,夏国最年轻的灵药师,还让人家当替补,这不是摆明了那啥看人低么!

    对此,云千秋解释道:“虽然考核通过,但确实有几分运气,论年纪,我确实很少见,但学员大比会照顾年龄么?”

    程婉雪闻言,恍然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杜阳导师递来的成绩,少女刚刚也看过了,几乎是凑巧卡着边缘通过的。

    虽然夏国最年轻的灵药师很是轰动,可又不能影响学员大比的成绩!

    别的不说,药灵学院,都已经有很多成为一阶灵药师许久的天才学员了。

    你年龄小,对手非但不会谦让,反而更会把你当成软柿子。

    如此说来,云千秋的刻意低调,也就能解释通了……

    不过程婉雪还是诧异,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的炼制丹药,而且从来都没告诉过自己!

    然而仅仅瞥了蓝发少女一眼,云千秋便猜到了前者的心思:“我若是不学习炼丹,咱俩估计都不会认识。”

    少年的话,很是含蓄,然而在旁的云水柔闻言,顿时凑到旁美眸流转:“云弟,说起来你和婉雪姑娘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

    婉音落毕,云千秋还未开口,就见程婉雪惊呼道:“你连她都没有告诉!?”

    要知道这姐弟的亲密无间,可是有目共睹的。

    嗜灵寒炎的秘密,少年就没想过要和云水柔分享么?

    不过想到云水柔都不知道,某人还要去自己一定要保密,程婉雪心底就扬起几抹小得意。

    然而就在云水柔美眸越发疑惑时,云千秋嘴角却闪过一抹玩味:“当然是云弟去历练的时候,凑巧碰到某个暴露狂没衣服穿了,看她可怜,就送给了她一身。”

    “结果她就非死气白赖地要我来沙华学院咯……”

    话音落毕时,程婉雪的俏脸早已满是羞愤!

    本姑娘和你是这么认识的么!

    就算借你衣服穿,我也没有那么可怜好么!

    而且什么叫死气白赖,要不是你有火灵,本姑娘才懒得理你!

    就在程婉雪气的玉足轻跺时,姐弟两人的谈笑却更让她抓狂。

    “云弟,你不告诉姐姐,是怕我胡乱猜想么?”

    “怎么可能,我是为了给某人留点面子啊,毕竟荒山野岭没衣服穿,换做是我,干脆自杀好了。”

    “也是唉,还好碰到的是云弟,如果是别人那就糟了。”

    “碰到坏人不可怕,碰到发情期的灵兽那才可怕……”

    程婉雪都快崩溃了。

    就算她这辈子最丢脸的事情被戳穿,可云水柔为啥连半点醋意都没有!?

    你们姐弟俩关系也太好了吧!

    望着云水柔看向自己的美眸中泛出的同情,程婉雪玉手握的咯咯作响,也难以发怒。

    甚至她的心底,还满是憋屈。

    为什么本姑娘在别人面前受尽追捧,在这家伙面前就只有被调戏的份!

    “哼,懒得看你们秀恩爱,还有两个月时间,好自为之!”

    留下一道嗔怒过后,程婉雪离去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有几分慌乱……

    原本提到秀恩爱三字,云水柔还不禁俏脸一红,不过随后却柳眉微蹙道:“两个月,什么意思?”

    “当然是参加学员大比咯,院长特权都用了,想不去都难啊。”

    学员大比!?

    那不是每三年学院的顶尖学员才有资格参加的比试么!

    为什么云弟会被选上?

    而且还动用了院长特权!

    然而还没待云水柔将思绪捋顺,少年一声轻描淡写的话语,让她娇躯猛颤,险些摔倒。“差点忘了,我也已经帮水柔姐报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