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替补
    ,精彩小说免费!

    屋内,空气中带着几抹悲愤和无奈。

    项兄的心情,云千秋很能理解。

    但着实还算不上同情。

    犹豫片刻,少年才好似想到什么,抬头道:“项兄,这次学员大比,能不能带上我姐姐?”

    “你姐姐?”

    老者脑海中,顿时想到了短短半个月,便被那帮学员奉为梦中女神的少女。

    云水柔的资料,老者自然看过。

    四阶灵狐武魂,若是脚踏实地,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低。

    可是自己没记错的话……

    云水柔如今,貌似还只是凝气六阶吧?

    何况,学员大比,派出的都是顶尖天才,对于人数也有严格的限制。

    老者可以想象,能让云千秋代表沙华学院参加比试,程立江究竟要面对多少高层的反对。

    若是再加上云水柔,两个名额,可依托在云家姐弟身上了。

    但是少年既然知道这次比试的重要,还肯开口带上云水柔,绝对不是什么姐弟情深之类的幼稚理由。

    最关键的是……

    如今已经是倒数第一了,再输,还能多落魄?

    反正沙华学院的威严,已经被前四次比试丢的差不多了,没必要再纠结这些。

    斟酌片刻,老者终究缓缓道:“带上云水柔也未必不可以,但灵狐武魂,貌似到了筑灵境,才能发挥优势吧?”

    “两个月时间,你有信心让你姐姐连续突破到筑灵境?”

    筑灵境,灵力可以外放,武魂的玄通,也才可施展在同伴身上。

    灵狐武魂,本就是偏向辅助,就算是四尾灵狐,但也要能辅佐他人才行啊!

    两个月时间,从凝气六阶跨越到筑灵初境,那是何等难度?

    然而云千秋脸上,却满是自信:“如果水柔姐两月之内,没有突破筑灵境,那我就收回刚才的要求。”

    话都说到如此地步,老者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再三凝重交代过后,他才目送云千秋缓缓离去。

    “以水柔姐的圣心天莲决,两个月也未必不能突破,再加上学院提供的灵药,问题不大。”

    刚回到住处,云千秋就见程婉雪守在院外。

    “呦,这次不怕引人误会了?既然还堵在门口……”

    望着轻笑走来的少年,好似想到了前些的绯闻,程婉雪俏脸一红,啐道:“要不是爷爷有事转告,本姑娘才懒得来!”

    “何事?”

    “当然是你参加学员大比的事情了,云大英雄……”

    后半句婉音,明显带着几分嗔怪和强压心底的羡慕。

    要知道能代表沙华学院去王城参赛,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啊!

    光是学院那十几位毕业的天才,都争抢着要去!

    然而自己爷爷力排众驳,以院长的身份,完压那几位高层!

    程婉雪从小到大,是第一次见爷爷用院长特权做出决议!

    这种特权,每位院长在位期间,仅有三次。

    可想而知,程立江对于眼前的少年,是何等在意看重!

    光凭这点,就够少女心底有些小幽怨了……

    然而云千秋听后,却不禁嘴角抽动,内心凌乱。

    程院长,你究竟是看重我呢,还是想坑我呢!

    多少天才抢着要去,你看不上眼,为了一个事先都没征求意见的我,竟然连院长特权都用了!

    云千秋可以肯定,若不是那位三殿下帮自己在宴会上扬威,现在堵在院外的,可就不只一个暴露狂了……

    最让少年哭笑不得的是,程院长用出了院长特权,竟然只为自己争取到了替补!

    替补!

    这不是坑我,还能是什么?!

    要知道替补虽然仅有一位,但参赛次数,最多只有五次而已!

    千辛万苦让我参加比赛,到头来竟然只给我安排替补位置?

    “你爷爷到底是信任我呢,还是不信我呢?”

    望着那张俊俏的脸庞此时满是郁闷,程婉雪捂嘴偷笑过后,才解释道:“院长特权,只能在不影响学院利益的情况下使用,再说了,多少人当替补,还当不了呢!”

    “额……那让你爷爷看哪位仁兄想当,就让他来替我吧。”

    云千秋着实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尴尬。

    然而迎着程婉雪那双淡蓝美眸中的羞愤,少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多言。

    替补,看似是在耍自己,但实际上,程立江还是为了自己考虑。

    要知道嗜灵寒炎的秘密,沙华学院也仅有寥寥几人知道而已。

    程立江答应保密,甚至还不惜动用院长特权压过反对。

    在学院高层,甚至大多数有资格参赛的天才学长眼中,自己如今,不过是不知走了什么运气能让夏傲鸿尊称的新生而已。

    论天赋实力,并没有表现出足以让学院高层侧目的地步。

    况且就算是三殿下亲自前来,也总不能拿沙华学院的荣辱开玩笑吧?

    “喏,这是学院藏宝库特意为参赛学员准备的令牌,要不要,随便你。”

    望着白净玉手递来的令牌,云千秋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收入怀中。

    少女见状,俏脸一喜,随后却好似想到什么,樱唇微嘟道:“提前说明,你可别趁这机会挥霍学院积攒多年的宝库,让本姑娘知道,饶不了你!”

    对此,云千秋直接冷笑还击:“呵呵……”

    项兄给我的进贡灵药,再加上夏傲鸿送来的礼物,我还在乎学院的宝库?

    就里边那几本微末武技渣渣功法,就算白给,我还看不上呢!

    “要是没事,你就可以走了。”

    原本还准备进屋歇息闲聊,但程婉雪刚听到那声逐客令,俏脸便撞在了少年白袍上。

    这家伙,竟然都不准备请自己进去?

    本姑娘守在院外这么久,合着就是来给你传话的啊!

    “云千秋,你的脸是有多大,现在都敢对本姑娘呼来喝去了!”

    望着玉手掐腰美眸愠怒的蓝发少女,云千秋故作沉思过后,才满脸正经道:“貌似,我一直都敢对你呼来喝去吧?”

    “你!”

    想到自己这辈子第一次给人洗衣服的窘迫,程婉雪不禁银牙紧咬:“今天说什么,你都得请本姑娘进去喝茶!”

    “……”

    云千秋实在无语,自己屋内又不是多奢华,泡的茶又不是多好喝,这是闹哪样?

    刚准备用大庭广众强闯帅哥住处的借口把程婉雪打发走,少年就听一阵欢快悦耳的婉音传来。“云弟,灵药师的衣袍到了没,姐姐都等不及看你穿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