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惊
    ,精彩小说免费!

    “这小子,已经写到第二种灵药了?”

    光是怔楞的时间,就让王浩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要不是杜阳轻咳一声,估计他还要发呆更久!

    望着深呼几口气,逐渐冷静的王浩,杜阳轻叹的同时,脸上还闪过一抹侥幸。

    幸好王浩那小子只是看到了云千秋的速度,而没有看到后者辨别灵药的方式。

    时间推移。

    半个时辰,或许不短,但对于考核的三人而言,转瞬即逝。

    “停!”

    低喝的刹那,林涛又仓促的写了几秒,才心情忐忑地放下毛笔。

    在旁,王浩都在擦拭着额头的汗渍,俨然半个时辰的施展灵识,再加上争分夺秒,让他很是疲倦。

    就连监考的杜阳,都被紧张的气氛感染,眉头微皱。

    哪怕时隔多年,但一阶灵药师的辨药,仍让他回想起来,心底唏嘘不已。

    多少天才俊秀,就是因为丝毫的存心,惜败于第二道考核。

    不过让杜阳略感欣慰的,却是三人都还算信心。

    然而当他接过云千秋的答辩时,起初翻阅,脸色还带着几分惊诧,但到第七张,却不禁愣住了。

    沉默半响,才见杜阳抬起头来,脸色复杂道:“云千秋,考核失败。”

    考核失败?

    听到这等结果,王浩两人眼中都不禁闪过一抹精芒。

    小子,装x装了这么久,终于露出破绽了吧?

    尤其是林涛,瞥着少年桌前摆在第七位的灵草,顿时狂笑出声:“哈哈,灵虚草这么简单的东西都认不出来,真是可笑!”

    在旁的杜阳闻言,皱了皱眉头,终究没说什么。

    此时,他就算再傻也该看出来,云千秋绝非来炫耀高调的。

    能通过第一道考核,已经极为不易。

    辩药环节,最终因为粗心,就此前功尽弃。

    “云千秋,你也不用太过沮丧,关于学院的流言蜚语,你只要记住清者自清即可。年轻气盛,粗心大意绝非偶然,待你磨炼几月心神秉性再来吧。”

    在杜阳眼中,少年先前的打赌,确实太张狂了。

    至少王浩告诉他的,是云千秋故意激苗骏取出灵脉入场券。

    事实上谣言四起这么久,故事已经是怎么劲爆怎么谣传。

    杜阳能最终能分清谣言,再语重心长的嘱咐几句,已经很客气了。

    况且……

    云千秋故意不写笔墨繁多的题目,心态在他看来不免有些轻佻。

    “还在这愣着干什么,别耽误时间,小爷已经等不及炼丹了!”

    望着满脸幸灾乐祸的林涛,少年狭长的剑眉,微微蹙起。

    “那,不是灵根草么?”

    灵根草与灵虚草,不仅名字相同,外观也十分类似。

    甚至连药效,都大同小异。

    至于如何辨别……

    也就杜阳清楚,枝叶上的叶脉,有丝毫的差距。

    而王浩两人,也只是使用两者的时候,根据橱柜的不同来取。

    事实上灵虚草和灵根草,都只是一阶上品灵药。

    价格和用途,几乎一样。

    而且每次采购,要辨别起来很是麻烦,灵药学徒和公会的执事,根本不会仔细挑选。

    就连灵药师,由于药效几乎相同,对于这等偷懒之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杜阳炼药的时候,发觉灵根草不够,也会直接拿灵虚草取代。

    不只是他,几乎每位一、二阶灵药师,都会这么做。

    反正炼制丹药,药效的细微差距可以忽略不计,卖出去又不算坑蒙拐骗……

    一阶灵丹,连服用者都感觉不到异常,谁会自找麻烦?

    不仅如此,杜阳早在几月前就已经听说,公会某些前辈,已经建议将两者合并为一种灵药。

    目前,正在和善于钻牛角尖的同仁辩论。

    “还什么灵虚草?你小子够阴啊!知道这两者难以区分,就想蒙混过关?你当杜阳导师是什么人!”

    就连王浩,都眸生傲意,阴阳怪气道:“是啊,能让杜阳导师如此评价,你该知足了,小小年纪,何必争一时之气?”

    对于两人高高在上的挤兑,云千秋并不在意:“我从始至终都相信,杜阳导师的眼睛是雪亮的。”

    “你既然知道,还想在这得寸进……”

    林涛此时,脑海中已经想到了自己穿上灵药师衣袍的画面!

    过了辩药,炼丹对他而言,并不算困难。

    事实上林涛先前两次失败,都是因为粗心输在第二道考核。

    这次考核之前,他提前服用了宁神丸,压制住了心底的浮躁。

    然而此时望着云千秋那副胸有成竹的淡然,他忍不住当面讥讽!

    毕竟自己努力了三年,才离一阶灵药师如此接近,这不知从哪出来的垃圾,也配和自己平起平坐?

    然而就在林涛讥讽将要落毕的刹那,却听杜阳冷然喝道:“闭嘴!”

    放眼看去,只见杜阳正拿着一抹淡青色的灵草,目光微眯。

    甚至为了保险起见,他还动用了灵识。

    房间内,鸦雀无声。

    良久过后,才听杜阳顿然道:“张哲,你过来。”

    张哲,便是负责摆放灵药的学徒。

    这位刚被杜阳看中的新生学徒知道考核材料若是弄错后果会是多严重,低头走过去的同时,急忙解释道:“导师,我确实是拿的灵根草,负责看管药柜的执事可以作证啊!”

    看张哲的模样不像作假,杜阳的眉头反而更为紧蹙。

    两种灵草,连自己偶尔都混着用,更别说整理药柜分类的下人。

    况且,他看了良久,可以完全肯定……

    张哲,肯定是拿混了灵草。

    换句话说,云千秋的答辩,是正确的!

    望着重新拿起答辩细细观察的杜阳,王浩原本嘲弄的脸色,不禁怔住,尽显滑稽。

    少年备注在最后一行的字迹,才让杜阳脸色阴晴不定过后,最终浮现出几抹罕见的歉意。

    “注,该灵草易与同阶药物灵根草掺混,区别方法,枝叶脉络……”

    “抱歉,是我刚才妄言了。”

    此话一出,王浩两人顿时怔立当场!

    自己刚才,不是幻听了吧?

    一向公正严明的杜阳导师,竟然会向云千秋道歉!

    不仅如此,就在他们面面相觑的片刻过后,杜阳的语气更是郑重。“云千秋,辨药考核通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