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谣言四起
    ,精彩小说免费!

    闹了半天,苗骏才气愤不已的明白,这帮家伙竟然是来揭自己伤疤的!

    尤其是云千秋这些天闭门不见的传言,令他更是恼火!

    自己连去的资格都没有,那家伙竟然连主管来请都不给面子!

    原本苗骏被众人堵门追问,还感到恼羞成怒,但不知谁说了一嘴,云千秋大肆购买灵药的消息,让他心底顿时升出阴狠!

    好你个云千秋!

    和小爷打赌,不过是一枚灵戒,你丫为了赢,竟然不惜挥霍几十万的灵药!

    于是趁此机会,苗骏干脆扬言,自己当初确实看出了云千秋的境界不稳,但愿赌服输,所以才将灵脉入场券掏出来!

    苗骏亲口说出的话,除了让众人佩服他的阔气和诚信外,对云千秋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然而面对想要替自己出气的众人,苗骏却急忙拦了下来!

    开玩笑,云千秋是不是靠挥霍灵药才突破,别人不清楚,自己难道还没见识过么?

    那等冷厉的气息,怎可能是境界不稳?

    就在被质疑的时候,苗骏却又抛出了一套说辞。

    “他这几天连凝气阶的同窗上门挑战都不敢接,显然是为了稳固境界,把强行突破境界的反噬危害排斥出去!”

    “你们替我苗骏出头,在下感激不尽,可这时候趁人之危,和云千秋那种卑鄙小人有什么区别?”

    “再说常坤老师已经教训过我,这次就算吃一堑长一智,决不能锋芒太露,也决不能与小人计较!”

    一番冷喝,说的正气凌然,就连苗骏都佩服自己的机智!

    而得知如此劲爆消息的众人,看向苗骏的目光满是羡慕!

    看看人家,哪怕和人打赌,也公平竞争,不耍丝毫手段!

    反观云千秋,不仅依靠海量灵药,还极为无耻的拿赌约来贪图苗骏得来不易的灵脉入场券!

    不仅如此,苗骏被常坤导师教训,此时谨遵教诲,还拦着自己帮忙出头,这是什么风度?

    再看云千秋,你要是主动承认就算了,毕竟赌约谁都不想输,靠灵药堆积,又不算作弊!

    但是你丫不仅整天窝在家里,还摆出一副高冷孤傲的拒绝宴会,明显就是心虚!

    自己挑战不应,可以说是懒得切磋,但惊雨郡王亲临的宴会,凭什么不去?

    不就是怕到时被人看穿么!

    短短一天的时间,云千秋的名声,就变得让人厌恶鄙夷!

    甚至讽刺的是,外界的谣传,少年自己还半点都不知道!

    尤其是常坤后来出面,利用云千秋拒绝穆恩招揽的旧事重提,更将少年的形象抹黑到极点!

    “原来云千秋能有今天的地步,全都是靠些卑鄙手段得来的!”

    “没错,还什么连云城天才,欺世盗名,无耻至极!”

    “这种人哪怕实力再强,也不配待在学院,滚出去!”

    更有甚者,干脆告到教导处,联名要求开除云千秋这个败类!

    正所谓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

    当即教导处便找到学院高层,请求批示……

    “云千秋,你给本姑娘出来!”

    此时,屋内满是散落的棋谱,刚刚抄录完的云千秋本想泡壶清茶休息片刻,门外熟悉又愠怒的婉音,险些让他把茶杯磕碎……

    “这暴露狂几天不见,嗓门又见长啊!”

    程婉雪来访,少年总不能还装作屋内无人。

    于是乎,刚关掉禁制,云千秋就见蓝发少女怒气冲冲地跑来:“这几天你把自己关在屋里,就是为了写这些棋谱?”

    “你知道我爷爷现在为了你,正被那帮蠢货弄得焦头烂额,还无处发火!”

    她简直快气炸了!

    外界都已经把你骂的狗血淋头了,你竟然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淡定!

    微微颔首,少年倒很是淡然,一边将少女请进屋内,一边整理着散落的纸张。

    “话说,你爷爷是谁啊?”

    本想替少年把茶温上的程婉雪闻言,顿时贝齿紧咬道:“入学时候的新生手册,你难道都没看?”

    “看了啊!”

    “那程立江院长,你还不知道是谁!?”

    “你爷爷?”

    望着少年略感恍然的模样,少女一阵抓狂:“这种事情用脚趾头也该想到了吧!”

    说实话,她本来还以为云千秋得知自己的身份,会有所惊讶,甚至讨好。

    现在看来……

    就好像听说自己家是开街边饭馆一样淡定!

    拜托,我爷爷可是沙华学院的院长啊!

    多少人想要巴结都来不及,你居然……

    心底满是不岔,但望着少年手中的棋谱,程婉雪不禁柳眉微蹙道:“你,怎么知道我爷爷喜欢下棋的?”

    你爷爷,喜欢下棋?

    云千秋愣了:“你说这话有半点逻辑可言么?”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些棋谱,是赠予项兄的。

    和程院长有半毛钱关系?

    然而并不知情的程婉雪,俏脸却满是狐疑。

    自己爷爷热爱棋术,学院里边是个人都知道!

    在她看来,少年难不成是想在自己爷爷面前表现,把这些天的事情压过去?

    当然,程婉雪只记得,爷爷从十年前开始下棋,貌似是因为曾经他在军中为卒的时候,对他有过救命之恩的将军教他棋道入门的……

    听完少女把这些天的传言讲述过后,云千秋的反应,仅仅是不屑一笑而已。

    一帮被嫉妒冲破脑子的庸才而已,叫嚷的再煞有其事,还能影响自己不成?

    至于苗骏的倒打一耙,少年更是感到好笑。

    他们只见到自己那几十万灵药,却没想过,若真是境界不稳,当初路过的林飞老师为何会拿出有教导处印章的证明?

    若论难以服众的破绽,苗骏身上只会比自己更多。

    那帮无所事事的蠢货毫不考虑,反而只顾着在学院抹黑自己的名声。

    “那些谣言,你信么?”

    望着少年平淡的星眸,程婉雪微嘟着樱唇,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承认道:“当然不信,你这家伙的人品,本姑娘还是信得过的。”

    话虽如此,但少女此时也算看出来……

    没好处的事,云千秋绝不会做!

    开学典礼的时候,苗骏若是不拿出灵脉入场券当作赌注,估计少年只会像现在这般不屑一顾。那帮上门挑战的蠢货,生怕自己输了丢脸,只会打着切磋求教的借口,要是拿出点值钱的宝物,这家伙肯定把他们打的哭爹喊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