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江冬寒
    ,精彩小说免费!

    终究,在两位导师好一番劝解下,程婉雪才勉强消气。

    而关于云水柔武魂超出预料的疑惑,也在云千秋故意转移话题之下,也渐渐平息。

    毕竟那可是两位大美女,张力几人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欣赏相貌上,管你武魂不武魂。

    当然,云千秋与程婉雪之间的关系,却因此更引人乐道。

    云千影的测试就显得极为平淡,不过由于云千秋所赐的功法,最近一段时间修为也精进不少,起码不会被人当做依靠前者才进入学院的花瓶。

    期间,云府两女的实战测试,更是引得张力几人争先恐后,然而在若琳导师那温婉之中还透着警告的眼神下,才有些不甘地忙碌其他事务。

    虽然这趟能遇到云千秋这样的绝世天才,但其他学员,还是要招的。

    不过由于两位甲等天才的抢眼表现,之后陆续来报名的其他武者,就显得有些庸碌平常了。

    而午餐期间,若琳也表示,到达学院之后,会为云水柔安排专门擅长辅佐武魂的导师进行教课。

    迈入中阶的灵狐武魂,可不是随便就能遇到。

    与此同时,傍晚期间,关于少年与江府定下的最后决斗,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因为江府的人下午来通禀,他们派出的武者,正是江府少主江冬寒!

    作为长子,江冬寒继承了江府不俗的血脉,年仅十八岁,便已经达到了筑灵初阶巅峰,甚至有望踏入筑灵中阶!

    比起测试实战也顺便被当成沙包的张力,还有高出一筹修为!

    程婉雪听后,当场恨不得去江府发难,就连若琳几人都表现的很生气。

    都到了这种时候,这区区连云城的小家族,竟然还不知好歹!

    然而少年又一意劝阻,应承下一日之后的比武!

    江府的人满脸得意走后,程婉雪自然免不了恼怒嗔怪,但少年却拿出了赌约信誉为理由,婉拒了沙华学院的帮助。

    于是,外界将云千秋的形象,渲染的极为轻狂!

    江冬寒的实力毋庸置疑,作为江府的少主,战斗实力也肯定对得起自身境界!

    况且以江府的家底,这一天之内,势必暗中准备,反观云千秋……貌似连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

    不仅如此,江府的人还特意拿出沙华学院实战的评分标准,限定了少年仅有五招机会!

    仅仅五招!

    就算云千秋的实力不凡,但怎可能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战胜江冬寒!?

    所以对少年这般放着沙华学院这庞大的靠山不理会,偏偏执意耀武扬威的举动,更被不少外人视为不知好歹、猖狂嚣张。

    只是关于这些流言蜚语,云千秋连半句解释都认为多余。

    “云弟,明天一战,你真的有把握么?”

    特意为云府几人收拾出来的雅间内,云水柔整理着行李,还不忘柳眉微蹙地关切道。

    哪怕是性格温柔如她,也认为江府是在故意刁难云弟!

    不过在少女面前,云千秋表现的极为洒脱:“放心,姐姐几时见云弟莽撞过?”

    翌日上午,连云广场挤满了前来围观的人群!

    两位导师身穿沙华学院的衣袍,坐于精心布置的会场正中,极为显眼。

    身旁,程婉雪几人的目光闪烁着炽热,看得出来,彻夜未眠的疲倦对他们毫无影响。

    只是到场的各方势力,却显得有些磕馋了。

    因为这种时候,谁都不愿意给江府面子!

    毕竟那苛刻的赌约,连云城的大小家族都听说了,到时候万一被沙华学院视为百年难遇的云千秋真失手了,他们如何评分?

    所以在城主李望月的带头下,众人干脆纷纷效仿,找各种理由推辞拒绝。

    望着那贵宾席的空位,江万涛一脸阴沉:“堂堂城主竟然只派了管家来,还说什么亲自剿匪!连云城附近哪有匪徒可剿?”

    暗骂过后,他却显出几分得意。

    别人到不到场无所谓,只要云千秋来了就行!

    望着一身点墨白袍的俊俏少年,江万涛不禁扬起戏谑道:“寒儿,咱们江府的衰盛,可就全靠你了,无论如何,也要让这小杂碎颜面扫地!”

    身旁被众位长老簇拥的蓝袍青年,便是迎战的江冬寒!

    一袭略紧的蓝色武袍,让本就身材精壮的江冬寒更显自信昂然!

    再加上以江冬寒的长相,在连云城内本就算得上英俊,如此刚刚出手,便引来许多少女的尖叫。

    望着站于擂台另一侧的淡漠少年,江冬寒的目光中逐渐升出几分挑衅和战意!

    尽管准备时间仅有一天,但江府考虑到事态的严重,对江东寒倾尽珍藏,也要为其短时间内提升战力!

    许多江冬寒以前连见都没见过的灵丹,被父亲毫不心疼地送来,各种高阶兵器,更是随意挑选!

    昨日整整一天,他几乎都是在吸收药力!

    此时的江冬寒,尽管境界未曾突破,但随着踏步间气势的四散迸发,足以看出他此时的巅峰状态!

    “哼哼,小杂碎,说来本少主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你,那些二阶灵丹,我可无福享受!”

    狞笑间,江冬寒的脸色越发轻蔑戏谑,只是对于云千秋,他却没半点恨意。

    甚至说来,他倒要真的感激眼前的少年。

    原本江府家主的传承之位,江万涛还有所犹豫,如今江冬凛被杀,那就再无任何能阻碍江冬寒继位的威胁!

    而且云千秋仅仅凝气九阶,连兵器都没,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要是能在擂台上把他灭掉,就算是沙华学院,也无话可说!

    就算打不过,江冬寒就不信,自己连五招都撑不过!

    只要撑过五招,那自己就是江府的救世主!

    到时本就锦衣玉食的待遇,岂止提升一两个档次?

    所以江冬寒很有信心,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只要片刻间的切磋过后,那迎接自己的便是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

    “哼哼,别说五招,五十招内,你都未必能攻破本少主的剑圈…”

    话音落毕,江冬寒手腕快若闪电的一抖,掌心便多出一柄寒芒凛凛的宝剑!烈日之下,被寒芒映过,偌大的比武场竟升出阵阵冷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