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意不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随手甩掉厌恶的血渍,云千秋轻蔑至极的神色,不禁让江武两人感到一阵绝望。

    他倒要看看,那些被自己吓到自断一臂的佣兵,敢不敢回来救人。

    望着江武那苍白的脸色,宁无缺几人,顿时一阵解气狂喜。

    “贤侄,原来你早就灭掉那白眼狼了,怎么不早说!?”

    “少主,莫非是令师亲自出手?那云天恨绝对死定了!”

    云千秋闻言,淡然一笑:“这种垃圾,还不配我师父出手,本少主一人,就足够了。”

    此话一出,沉浸在狂喜中的众人,赫然怔住了。

    虽然少年这七天的变化,早已超过了他们的预料。

    可是谁曾知道,少主是将云天恨解决之后,还能如此威武!

    也就是说,直到现在……少主早已杀伐多人!

    而且看云千秋此时的状态,哪有半点疲倦力乏?

    而站于原地的江武两人,此时双腿早已忍不住打颤连连。

    然而正当此时,一道尖啸声,却从正厅外的花园传来。

    “嗖。”

    江府令箭!

    望着天空中闪烁的江字焰火,原本几近昏厥的江冬凛,顿时来了精神。

    这废物,果然是在吓唬自己!

    江武两人,也一改先前的恐惧,露出狞笑:“小子,你刚才不是说云天恨被你灭掉了么?”

    “敢耍我们?待会就让你知道后果!”

    看回箭升起的位置,已然是在云府当中。

    “他妈 的,云天恨你丫早点早放箭啊,想吓死本少爷不成!”

    叫骂过后,江冬凛强咬着牙关,瞥向脸色呆滞的宁无缺几人。

    等云天恨回来,自己要让这帮垃圾知道什么叫残忍!

    然而变数骤连的片刻间,少年的脸色却始终淡漠无比。

    哪怕看到半空中的江府令箭,云千秋也只是眸光一动,嘴角便恢复了先前的戏谑。

    那帮残废,还敢回来送死?

    他们哪来的勇气?若真对江府如此忠心,那见到云天恨惨死后,众人绝不会求饶。

    耳边或担忧或张狂的叫嚷,被云千秋心神屏外。

    以他锐利的灵识,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轻巧却有几分踉跄的脚步声……

    “千秋哥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俏皮还带着几分打趣的婉音,伴随着主人的娇躯,充入正厅内每个人眼中。

    望着一瘸一拐走来的林媚儿,宁无缺紧绷的心弦陡然放松的同时,险些破口大骂。

    这丫头,是想吓死我们啊!

    好端端的,拿江府响箭随便玩的啊!

    然而与宁无缺几人释然安心的神色。与渐渐蒙上阴霾和绝望的江府众人,反差剧烈,截然相反。

    自家的响箭,竟然在这丫头手中……

    那也就是说,云天恨,真的死了!

    刹那间,江冬凛只感觉眼前一黑,险些晕死过去。

    而望着林媚儿从自己身边走过,身形抖如筛糠的江武两人,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他们到了此时,怎会不知道再做出半点激怒云千秋的举动,自家少爷的腿也要被废掉了。

    反倒是少年,嘴角抽动过后,语气有些无奈又带着几分错愕:“媚儿,你不去疗伤,跟我回来干嘛?”

    “当然是怕你出意外咯,笨蛋。”

    吐了吐粉嫩的舌尖,尽管身后就是江府的高手,但站在少年面前,林媚儿心情却一片晴朗:“千秋哥哥真是粗心,江府那帮杂碎都没死透,多亏了媚儿跟来。”

    没死透?

    云千秋闻言,总算知道林媚儿为何会这时候才赶来。

    但是,少年望着那笑靥当中的小小得意,心底一阵凌乱。

    这丫头,何时见自己下手失过分寸?

    云千秋之所以留那帮云府的护卫一命,不是心存善念,而是让那些连自家下人都不放过的杂碎,感受什么叫死亡的恐惧。

    就算没有林媚儿,他们也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而且那段时间,绝对是他们此生最后悔最痛苦的折磨。

    不过让云千秋略感心暖的是,林媚儿明知道片刻前的云府是龙潭虎穴,却还愿意主动跟来,这份心意……

    “哎,不知道已经欠这丫头多少恩情了。”

    心底轻喃过后,云千秋才冷冷一笑:“现在,你们想好怎么死了么?”

    那双星眸直视的,正是满脸惊惧的江冬凛!

    “你,你不能杀我,云千秋……你别忘了本少爷的身份!”

    江武两人,也愤愤喊道:“没错,只要今天的事传入我们江府,不出三天,定会派人来踏平你们这帮垃圾!”

    “识相的,就赶紧给我们少爷疗伤,再把那两个小妞……”

    话音未落,就被云千秋的冷喝打断:“你们,这是在威胁本少主?”

    江府,很强么?

    确实,那帮逃命的佣兵,绝对会把消息传回江府。

    而江府高手若是倾巢出动,自己现在确实不敢招惹。

    可是云千秋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

    “你信不信,本少主现在,就能让你们走不出崇阳镇?”

    同样的语气,同样的冷厉,比起江武等人,却充斥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江冬凛呆住了。

    宁无缺几人也呆住了。

    就连最了解少年的云水柔,也呆住了。

    然而短暂的沉寂过后,却是宁无缺咬牙站了起来。

    “贤侄,动手吧。就算今天放过这帮杂碎,难道咱们云府就能有安稳日子么?”

    话语间的激昂,感染了在场每一位云府之人!

    “没错,我们敢拼命一次,就敢拼命无数次!”

    “江府的杂碎们,有种就来报复,我们云府,绝不畏惧!”

    此时,正厅之外,云府的十几名亲卫,也拖着伤痕累累的残躯,将出路死死挡住。

    “少主,杀了这杂碎!”

    “杀了他……”

    就如少年深有感触那般,云府上下,没有一个怂种。

    哪怕三天之后,江府高手就会到齐,但他们也绝不会求饶!

    更何况,此时求饶,又有何用?

    既然无用,倒不如拿这帮杂碎,来祭云府手足的血仇!

    感受着周围那十数双义愤填膺的眼神,江冬凛慌了。

    他从未想过,在连云城都能横行跋扈的江府二字,为何却吓不到这帮垃圾?

    “别忘了,本少爷可是江府……”

    咆哮未落,少年紧扼的掌心,青筋暴起。“杂碎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