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降服
    ,精彩小说免费!

    “生生造化功!”

    此时的云千秋,只能利用生生造化功来摄取灵药,为自己不断提供灵力,才能有和嗜灵寒炎对抗的资格!

    “轰!”

    一株价值千金的灵果,在少年掌心划过的瞬间,就仅剩枯竭的残渣!

    但原本能让寻常凝气高阶武者半个时辰才能吸收的药力,顺着少年的指尖涌入体内,对丹田内的一片森白火焰而言,只不过是杯水车薪那般渺小。

    不过云千秋却能清楚的察觉到,将自己的灵力灼烧沸腾后,嗜灵寒炎的狂暴,明显衰弱不少。

    可丹田内的火灵,却好似通了灵智一般,好似原本早就该被烧穿的躯体,竟然又有灵力涌来送死,对它而言简直是难以容忍的挑衅,顿时燃起了足以焚金熔钢的灼热气焰!

    每一次的抵抗,就能让云千秋体会到冰火两重天的撕心痛楚……

    每一次的灵力涌入,也能让焚尽无数武者的嗜灵寒炎,渐渐退散掉它的狂暴凶戾。

    云千秋的意识,已经麻木了。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唤出灵丹,落入自己燃着黑色雾气的掌心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的脚下,早已堆满灵药的残渣。

    细不可查的动了动指尖,这一次,却再也没有半株灵果能落入少年掌间。

    灵戒当中,除了那张白金贵宾卡,就只剩装有灵丹的玉瓶。

    而用来疗伤的二阶灵丹,也被云千秋服下了五枚。

    此时玉瓶当中,仅有最后两枚碧绿灵丹。

    生生造化功,还能再动用一次,最后的一次。

    丹田内的森白火焰,已经平静不少。但仍旧在摧残着自己的躯体。

    成败,貌似就在此一搏了。

    仿佛感受到少年的决心似的,原本黯淡枯竭的火苗,燃起了惊人的温度!

    少年吃痛之余,瞥了眼晕倒在边缘的程婉雪,强撑出一抹永不服输的洒脱。

    “但愿,那小妞自己准备了疗伤药。”

    “轰!”

    两枚灵丹,一颗,被漆黑如墨却明显枯竭的雾气吞噬。

    另外一颗,在空中抛出弧度,终究,被云千秋牙尖咬住。

    “区区火灵,负隅顽抗这么久,也该……给本皇臣服了!”

    “咯崩!”

    咬碎灵丹的同时,云千秋感受着涌入丹田的舒爽清凉,星眸间迸出令人动容的睥睨!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天才或是强者,陨于峡谷当中。

    也不知多久原本能成就一番武道颂歌的青年才俊,被少年丹田内的火灵焚尽,就此永远消失。

    可以说少年能走到这一步,足够令任何天才汗颜!

    随身装备价值百万的程婉雪又如何?!

    别忘了少年,可就凭借着几枚灵丹灵药,就撑到了现在!

    无上神体确实霸道,但云千秋所要承受的痛楚,也远胜过旁人数倍!

    “给本皇……臣服!”

    冷厉决然的嘶吼间,少年丹田当中犹如潺流的灵力,却好似蕴含着无比的坚毅,与那团好似永不会熄灭的森白火焰,针锋相对!

    “啊!”

    少年的丹田,成为了两者较量的战场!

    每一次的火光跳动,就令那张俊俏的脸庞闪过惊惧。

    而化为灵力的潺流,与嗜灵寒炎相抵的同时,竟渐渐将森白火苗全然包裹!

    终究,丝毫的灵力,仅能激起丝毫的抵抗。

    “嗜灵寒炎,外冷内热,这最后的灵力,根本不够你以此狂躁沸腾!”

    少年每说一句,口中便咳出炽热到滚烫的鲜血。

    不知是略显瘦弱的身躯已经油尽灯枯冻僵寒彻,还是少年心底远胜一切的毅力,让他支撑着,未曾倒下。

    峡谷外,原本在篝火旁有说有笑的李星安等人,望着寒夏溪升腾的水汽,不禁一阵好奇。

    “奇怪,这溪水,貌似在升温?完全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不对啊,本少爷刚才还游泳来着,什么情况?!”

    不远处,躲于树丛暗中保护雇主的高雄等人,望向那水流湍急的瀑布,脸色也是越发凝重。

    “团长,刚才的灵力波动,你感受到了吧?”

    “嗯……很强,可能是某些灵兽突破品阶。”

    顿了一顿,望着身旁跃跃欲试的几名同伴,高雄思索片刻,才叹道:“弟兄们大多不在,保护雇主要紧,别贪图那点收益了。”

    话是如此,但在场修为最高的高雄,心底却隐约升出几分难以压抑的悸动。

    虽然不能断定,瀑布上的异动,就是灵兽突破,但可以肯定的是,那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无形气势,凭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还是不要招惹的为妙。

    不知过去多久,但少年却好似撑过了漫长的煎熬。

    此时,药力渐渐生效,令他冰冷的四肢,逐渐有了知觉。

    正因为如此,浑身上下的骨髓深处,无一不迸发出寒热交替的酸楚。

    然而呲牙裂嘴的同时,云千秋却感到一种别样的舒畅。

    枯竭的丹田当中,破碎不堪,但确有一团火苗,徐徐摇曳。

    火苗微弱,那幽蓝森白交替的光耀也极为黯淡,可无论再怎么跳动,也好似永不熄灭一般支撑着。

    甚至在良久之前被自己摧残的丹田当中,火苗,再无先前的狂暴凶戾。

    感受着这具身体的主人探来的感知,在丹田中的嗜灵寒炎,竟犹如领悟灵智似的,弯出一道弧度。

    一道……

    象征着臣服的弧度!

    终究,少年脸上扬起了胜利似的笑容,只是牵动到伤口,菱角分明的脸色,不由闪过一阵痛色。

    尽管此时以云千秋的状态,连手无寸铁的普通人都不如。

    但他却不知从哪来的力气,颤抖地抬起肌肤冻青、还能隐约看到血脉当中的灼伤。

    “嗒……”

    仅仅是弹响指这样的举动,就令云千秋感到浑身力气好似被抽尽一般。

    可望着指尖跳动的幽蓝火光,少年却感觉浑身说不出的舒畅。

    微弱到连半点威胁都看不出的寒意,就如同云千秋此时的身躯一般,再难支撑。

    “嘭!”

    身躯犹如残纸踉跄落地的刹那,云千秋那双星眸望着少女晕倒的方向,视线模糊之前,还泛出几抹失望和嘲弄。“这小妞明明穿了胸巾,干嘛还要捂那么严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