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不知所谓
    ,精彩小说免费!

    “呕……好恶心,本小姐晚饭吃不下了。”

    “喂,我说你们这帮粗人,就不知道提前挡住本小姐的视线?”

    “我觉得这么好的机会,还是留给李兄一个人吧,免得脏了本少爷衣服。”

    明显,那肠脏齐飞的血腥场面,令从小到大最多只在家族练武场磕破点皮的王南元几人,一阵恶心反胃。

    虽然同样是生机全无,但虎头被一刀斩落,和开膛破肚,完全是两种场面……

    就连程婉雪那张俏脸上,都升出几分不适。

    反倒是少年一脸悠闲,血花飞溅的妖异,反而令他星眸更显玩味。

    “装x,是要付出代价的。”

    “嘭!”

    少年话音落毕的刹那,那夹杂着劈金碎石的虎掌,赫然拍在了李星安肩膀。

    尽管高雄的反应已经够迅速了,但匆忙间挥斩出的旋风,仅仅劈断了一只虎掌。

    剩下的那只,顷刻间便落在了那华贵衣袍的肩膀上。

    “完蛋!这一掌下去,我们别想在连云城混了……”

    “赤牙戾虎,虎口最凶,其次为掌,就算李少爷是凝气九阶,不足以伤筋断骨,可若是被拍中,少不了皮开肉绽。”

    虽然在灵兽森林当中,受伤是在所难免的。

    可雇主受伤,尤其是李星安这样的权贵子嗣受伤,那可不是闹着玩啊!

    恐怕到时高雄团长亲自劈自己胳膊一刀谢罪,都不够让李家平息怒火的。

    唯有连战,在此关键时刻,还能绷满弓弦,箭矢破空!

    “嗖……”

    化作残影的箭矢,带着深紫色的浑厚灵力!

    特制到能承载筑灵境武者灵力的箭矢,威力岂会尔尔?

    哪怕在半空中灵力挥散不少,但仍旧轻易贯穿了赤牙戾虎的胸膛。

    “嘭!”

    一箭迸出,那足有几百斤重的猛虎,竟被刚猛的力道倒飞出十几米。

    然而这紧要关头的精准射击,反而引来了一阵哄笑。

    “哈哈哈一帮乡巴佬,不会真以为区区赤牙戾虎,就能伤了李少爷吧?”

    “哼哼,刚才就和你们说过别多管闲事,李公子的紫金软甲,千斤之力都能挡下!”

    “看他们的样子,还以为自己立了什么大功一样,待会等着被骂吧!”

    王南元几人的哄笑,让身旁的连战众人脸色越发阴沉。

    最令他们怒火中烧的是,李星安竟然还有空扭头咆哮道:“连战,本少爷让你帮忙了么!?”

    指尖紧握着黯色弓弦,额头青筋暴起的连战,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两个字。

    “白痴!”

    说这话的,还有在旁饮着清酒的云千秋。

    如此明目张胆的嘲弄,顿时让王南元几人受到侮辱。

    然而还不待他们出口,就见被贯穿出十几米远的赤牙戾虎尸体,赫然炸出一道暴戾的气浪。

    “轰!”

    夹杂着石屑的气浪袭来,尽管被十几名佣兵挡在身前,但王南元仍旧感觉脸上一阵阵火辣。

    他知道,那并非气浪所至,而是……

    被那双星眸好似看待弱智一般的目光直视!

    “这……这是,灵核自爆?”

    望着那瞬间将一颗百年古树炸成漫天碎屑的气浪,王南元原本铁青的脸色,渐渐被惊诧占据。

    更不用说,片刻前还想着耀武扬威的李星安,此时早已怔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刚才那道气浪的威能,在十几米之外,都能让他脸颊被席卷的一阵刺痛。

    若是连战不出手,那赤牙戾虎便会在自己面前自爆,后果不堪设想……

    “子母毒蛛,二阶中品灵兽,灵力弱、力量弱。

    但胜在速度凌厉,浑身剧毒,连筑灵境武者的肉身都能顷刻间融化。

    平时,以灵兽内脏脑髓为食,一旦被其入体,便会癫狂到不受控制。

    不过子母毒蛛进食期间一旦被外界打搅,便会引爆灵核,而它们攻击的首要目标,便是……”

    话锋一转,云千秋望着怔立在原地双腿打颤的李星安,一字一句道:“打断其进食者,不死不休。”

    嗡!

    少年的话音不重,但却如重锤般,令李星安的脸色顿时惨白无比。

    若不是有高雄拦住了那浑身沾满血污、八只触角锋锐、口中滴落着绿色毒液,足有半米高的毒蜘蛛,李星安刚才愣神的功夫,早就够死无数次了!

    “我早就说过,逞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

    淡然无谓地耸了耸肩,云千秋将酒壶递给白脸,示意其倒满。

    但这一副冷厉模样,却引来了王南元几人的不满。

    “土鳖,你既然都知道这畜牲的厉害,为何刚才不拦住李少爷?”

    “就是,你说了一大堆,也不见你自己出手,摆明了想做缩头乌龟。”

    在面对智商比自己低出很多的白痴面前,云千秋表现的极为淡定。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为了几句狂吠而动怒,除了能显得自己和白痴一个档次外,还能有什么好处?

    “小爷早就说过,我花钱是出来玩的,不是来和那帮畜牲拼命的。”

    顿了一顿,少年戏谑的目光扫视过王南元几人:“更不是,来给李家三少爷当保镖的。”

    话音落毕,王南元尽管恼火,但也只能不甘承认,自己确实没资格指使少年出手。

    但当他颜面扫地过后,望着身旁的老刀等精锐,顿时有了发泄怒火的地方:“本少爷花钱,不是雇你们这帮饭桶的!在这傻愣着干嘛,还不帮忙!”

    “李少爷要是有半点闪失,你们这几条贱命,赔得起么?!”

    一顿毫不客气的咒骂过后,老刀等人的脸色都越发阴沉,甚至有性格火爆者,已经有大打出手的架势,好在有几位资深精锐拦着,才不至于发生内斗。

    可是,这趟行程不过半天而已,就发出如此隔骇,哪怕是谨记团长嘱咐的连战,都险些持起弓弩再次给王南元一个教训。

    最关键的是……

    这帮千金少爷白痴也就算了,还自以为是的指挥他们!

    若是能帮忙,连战等人会只让高雄一人出手么?!

    正当王南元等人的冷嘲热讽越发惹人恼火时,云千秋却掂着手中的酒壶,抡圆胳膊,朝着前者脸上甩去。

    “嘭!”霎时间,鼻血横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