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归心
    ,精彩小说免费!

    尽管云千秋未曾出门,但他也清楚,此时的崇阳镇,恐怕人人都在谈论云府。

    而深知少年低调性格的林媚儿,更是将战果鼓吹在宁无缺几人身上。

    如此以来,外人尽管惊叹,但好奇却少了很多。至少云府四大高手的名声足够响亮,不过听看到冷凝玉那张铁青的脸时,林媚儿当时极为解气,玉手掐腰地站在云府门口,瞥着樱唇:“哎呀可惜,堂堂云府第一天才,却连千秋哥哥十招都比不过,真是窝

    囊!”

    这番冷落虽然难听,但林媚儿显然高估了某对狗男女的感情……

    冷府派人拜访吃了闭门羹后,便不再打探,显然是表明了高层的态度。

    不过短短一天,云千秋完虐云千律的消息传开了。

    至少现在,没有人会作死到把少年的名讳和废物联系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云天奉,这位担任长老多年的老者,在觉察到动乱时,表现的极为镇定沉稳。

    一方面,他清楚凭自己和兵器阁的亲卫,就算赶去也只会帮倒忙,所以云天奉当机立断,封锁后府!

    要知道云天雄这几月以来,可不是半点动作都没有。

    连周之坤掌管的执法堂当中,都有云权之辈沦为白眼狼,可想而知云天雄的势力有多雄厚。

    以云天奉的地位和资历,足够镇压动乱的场面,当然,也有不少忠于云天雄的狗腿站出来挑事。

    不过杀鸡儆猴过后,支持云天雄的声音,就再难寻找。

    比起宁无缺几人而言,虽然算不上居功至伟,但云天奉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试想当云千秋倒下时,冲进去的皆是替云天雄报仇的武夫时,鹿死谁手,难以预料。

    好在,疾风暴雨过后,风平浪静。

    就连云天桀,都为了表示自己之前的过错,不惜拿出家底来为府上的武夫救命疗伤。

    这番举动,更是赢得了云府上下的人心。

    他们虽然境界微弱,在云府的地位更是可有可无,但局面稳定后,却能享受上百金币一株的灵药,固然感动。

    “宁药师他们虽然得到救治,但伤势惨烈,恐怕半个月内难以恢复实力,这些天,云府的安危,就交给本小姐吧。”

    林媚儿的洒脱,倒是出乎云千秋的预料。

    本来他还想推辞,但奈何此时云府上下,唯一能镇住场面的只有云天奉,再逞强的话,难保不会有亡命徒趁火打劫。

    又找了几株灵药,当着林媚儿的面施展生生造化功,云千秋的身体也恢复无恙。

    不仅如此,接连的鏖战过后,令云千秋血脉更为坚韧,连筋骨都如劲松般挺拔。

    至于望着一株几百年份的灵药顷刻间枯竭,林媚儿神色间的惊愕,像极了当初的云千影。

    倒是云千秋,笑容淡然:“这件事情,媚儿可不要乱说噢。”

    少女当即连忙点头。

    多年的情谊,让林媚儿对云千秋关心到极致。

    连那道光耀的剧变都没有问过半句,林媚儿当然不会多嘴乱说。

    甚至对于少年施展出前所未有的神通,林媚儿诧异过后,展颜一笑,欣喜难掩。

    “千秋哥哥,刚才那招,能不能教给媚儿一点,一点点就足够了。”

    一边极为贤淑地帮云千秋解着绷带,少女不忘搂着胳膊连连撒娇。

    少年看在眼里,失笑摇头之余,却并没寒了林媚儿的心。

    毕竟当时云府后山在场之人少了任何一位,他都未必能活到现在。

    尤其是林媚儿的雪中送炭,更是令云千秋好生羡慕自己那位前世的少女缘。

    “这套功法不适合你,我记得媚儿是水相灵力吧?改天送你一本玄阶功法,如何?”

    少女闻言,故作嫌弃地甩了甩柔顺的发梢:“唔……不要。”

    “那地阶呢……”

    听闻云千秋轻描淡写的说句地阶二字,林媚儿错愕过后,连忙摆头:“还是玄阶功法就够了,媚儿才不贪心呢。”

    见少女没有认为自己是在开玩笑,云千秋当即清楚,不知是李鹤云爷孙还是宁伯父,把自己那位‘师父’的消息透露给林媚儿。

    虽然有违承诺,但毕竟是自己亲近之人,正好也让云千秋省了一番解释。

    换上两世都青睐的如雪白袍,林媚儿本想将云府的家主令佩戴于少年腰间,却见后者轻笑摆手:“这令牌,是我父亲的。”

    尽管云千秋重生至今,都未曾见过那位被崇阳镇夸为传奇的云天龙一面,但融合了前世记忆之后,那份沉重却不失细腻的父爱,也令他难以忘却。

    所以对待云天龙,云千秋给出了特别的尊重。

    “雪中送炭的人还真不少,看来得想办法一一答谢了。”

    想到此,云千秋不禁暗笑,貌似自己编造的所谓师父,能派上用场了。

    毕竟云千秋从不爱欠人恩情,被他许诺赠予功法的林媚儿不问,但不代表别人不问。

    还是那句话,自己的秘密,多一个人知道,日后都会多一分被歹人牵连的可能。

    甚至一边洗漱掠发,云千秋不禁剑眉微蹙,水柔姐的神魂觉醒,难道真就能绝对保密么?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但愿那些找上门的老怪物没什么歹念,否则的话,本皇能灭云天雄,也照样能灭你们!”

    眸中刚闪过一抹森然,云千秋就听院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不仅如此,折而复返的云千影,更是对着屋内娇笑玩味:“云少主,我们现在进屋合适么?”

    话未说完,就被云天桀狠狠一瞪,随即才对屋内拱拳道:“小人云天桀,前来谢恩。”

    低喝郑重,就连身旁脸色还有几分虚弱的宁无缺犹豫过后,也不禁对屋内行礼。

    “贤侄,伯父来看你了。”

    “执法堂孙思雨,前来拜见少主。”

    “唐某人率犬子为云少主请安。”

    尽管语气间的亲切毫无作伪,但众人心底清楚,就算云千秋不介意,但自己身为客卿的礼数,决不能怠慢。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然而短暂的沉寂过后,却听屋内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诸位,你们是来看望我的,还是想合伙羞煞本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