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逢生
    ,精彩小说免费!

    “噗……”

    黑气萦绕的指尖,犹如锋利的剑芒,赫然洞穿云天雄的胸膛!

    本就因为身形暴动而裂出血迹的胸膛,被黑雾笼罩,云天雄便感到体内的生机以可怕的速度流逝着。

    若说云天雄浑身上下,唯一较重的伤势,便是宁无缺两人合力再其胸膛留下的。

    也正因为如此,云千秋的指尖,才能势如破竹般瞬间刺穿内脏。

    强行施展出生生造化功,少年的视线在一瞬间被黑暗占据,但从指尖流入的澎湃精血,却令他原本褪散的冷笑再次扬起。

    “这是……你这废物就是靠这妖术废掉叶儿的!”

    惊恐之余,云天雄五指间的力道,更显狠厉!

    宁无缺几人甚至都能看到,少年脖颈处的骨骼……

    但是望着渐渐笼罩在云天雄周身的雾气,众人原本黯淡的眸中,竟闪过一抹诧异。

    “奇怪,贤侄竟然没被云天雄秒杀?!”

    随着宁无缺的惊呼,众人也发现了异常!

    宁无缺这话虽然不合时宜,但却是无心之言。

    因为他们对于云天雄的掌力,再清楚不过。

    被紧扼喉骨,哪怕是宁无缺,也早已断了呼吸……

    可为何,哪怕云天雄脸色铁青到极点,少年的喉骨,还是那般坚韧难摧。

    他们不知道。

    他们也不需要知道。

    任谁都看得出来,现在,正是决定生死的最后关头。

    甚至云府的众人,都顾不上为少年出乎预料的反攻而惊呼,就目光怔愣,脸色错愕。

    一时间,云府后山,沉寂无比。

    只剩少年喉间传来的嘶哑,以及云天雄鲜血迸溅的惨烈……

    现在,两人之间,就看谁会先倒下。

    还是,两者会同时倒下,又再无人能站起来?

    云千秋原本苍白的脸庞,早已憋到酱红,喉骨传来的撕裂,令他微扬的嘴角控制不住抽搐起来。

    脖颈处,犹如鹰爪般锋利的指尖深陷皮肉,血流如柱。

    反观云天雄,也浑身如置冰窟地战栗不止。

    体内流逝的生机,令他原本能撕碎少年喉咙的灵力,都暗淡枯竭……

    若说云天雄唯一比少年不算狼狈的,便是还能强撑狞笑:“云千秋,你在本家主面前,永远只是废柴!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和死狗有什么区别!”

    死狗!?

    云千秋笑了。

    你那两个宝贝儿子死的时候,才是真的恶心难看!

    短短几息,却好似漫长无比……

    终究,云千秋感到喉间的窒息,有几分松动。

    体内,也升出一阵灵力。

    此消彼长,云天雄的瞳孔,越发紧缩暗淡。

    强撑着微弱的生机,云千秋星眸之中,冷厉再现!

    “吾之神通,竟然被你这白眼狼辱为妖术……”

    “给,我,死!”

    死字落毕,洞穿云天雄胸膛的手臂,赫然紧握!

    “啊啊啊……”

    仅有的气力,便少年施展到极致,只见胸膛中那条手臂翻腾间,赫然将云天雄的心脏捏成粉碎!

    哪怕筑灵境肉身再怎么强横,但心脏具破,云天雄脸上的狞笑,也不由怔住了。

    浑身上下,骨骼也传出阵阵刺耳的爆鸣……

    被生生造化功吸尽精血灵力,再也没有力气,能够支撑云天雄越感沉重的身躯。

    瞳孔散尽的最后刹那,云天雄看的清楚,被自己视为珍宝的家主令牌,竟被少年染血的拳锋,猛然夺去。

    “嘭!”

    毫无生机的身形,倒在了云千秋面前。

    云天雄瞳孔中定格的,正是那雕刻精致、云字劲苍的家主令牌……

    “这东西,你不配戴!”

    就连云千秋自己都不知道,从喉中迸出的嘶哑声音,究竟是幻觉还是如何。

    但震耳欲聋的欢呼,他却听得清楚……

    “贤侄……赢了?!”

    “云少主没死,真的没死!倒下的是云天雄!”

    “家主令在手,云少主,就是咱们云府的英雄!”

    “云少主!英雄……”

    不知从哪传来的力气,让云千秋满是血渍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染血的家主令高举,在烈日之下,滚金雕刻的云字,显得无比刺眼!

    少年略显瘦弱的身形,站立于山间,阳光倾洒,烙印在众人心中的却是伟岸!

    欢呼间,不知多少人没有忍住眸中的泪水。

    宁无缺几人嘶哑着嗓音叫嚷几声,却忽然眼前一黑,倒头晕了过去。

    那双性感长腿的主人顿时慌了,就连云天桀,许久不曾表露的狂喜笑容也渐渐怔住。

    云千秋感觉眼前的视线渐渐倒转,也渐渐灰暗……

    星眸闭上的刹那,少年心底都不知该喜悦还是如何。

    他只知道,若是没有灵药救治,自己,撑不过半个时辰。

    然而少年却见后府的木门被粗暴的踹开,为首走入的,正是满脸焦急的林媚儿。

    四目相对,望着林媚儿瞬间便被水气湿润的明澈美眸,云千秋却释然地笑了……

    “水柔姐,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翌日清晨,床榻上,听着少年口中无力的呢喃,美眸满是血丝的林媚儿微微嘟唇,有些幽怨,婉音却带着难以遮掩的哭腔。

    “千秋哥哥,你这个自私鬼!这里以后,没准也还是本小姐的家呢……”

    又是几滴晶莹的泪水落下,少女捂鼻抽泣,拿出温热的毛巾擦拭着云千秋每一寸肌肤。

    少年白皙到令人羡慕的身上,还勾勒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尽管已经结成暗红色的血痂,但林媚儿眸中的担忧,却没有褪散半分。

    甚至她的心底,此时还余着后怕。

    林媚儿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察觉到云府后山的那道光耀,赶去的路上迟了半分,床上的少年,还会不会有呼吸。

    更令林媚儿意想不到的是,是云千秋伤势恢复的速度。

    “说来,刚才那句话,小混蛋貌似已经说了十九遍了吧?”

    耳边传来的呢喃,令林媚儿微微一怔,俏脸顿时被羞红占据。

    “云……云千影,你刚才明明已经睡着了啊!”

    身旁,倚靠着木椅,云千影美眸同样红润,望向少年时,尽是化不开的关切。只是将林媚儿脸上的羞怯慌张收入眼底,她却莫名扬笑,耸了耸香肩,“那小混蛋还没醒过来,本姑娘怎么可能睡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