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绝地
    ,精彩小说免费!

    哪怕亲眼见识了云千秋的惊人实力,但众人仍旧不认为前者能与云天雄抗衡!

    “云千秋,受死吧!”

    此时,云天雄浑身涌起犹如旋涡的劲风,略白的长发随风摆动,原本破裂染血的长袍,也猎猎作响,杀意肆虐!

    这等恐怖的气势,让宁无缺众人脸上,渐渐浮现出惨白如纸的惊恐……

    可以说,云天雄此时的实力,与服用了煞血丹后毫无区别!

    连云府两大高手都被其踩在脚下,此时伤痕累累的少年,又如何能撑得住!?

    “猛虎探云!”

    疾冲间,云天雄掌间挥舞,迸发的灵力凝成足以撕裂磐石的虎掌虚影!

    夹杂着骤虐的破空声,整整三道虎掌,不仅将少年的退路封锁,还正冲其要害!

    众人当中,已经有不少紧闭双目,不忍看少年被撕成粉碎的凄惨下场。

    就连宁无缺几人,都暗暗摇头,仰头闭眸……

    云千影虽然不像众人那般绝望,但俏脸之上也写满担忧,就连她都未曾注意到,紧扣在胸前的玉指,早已因为紧绷的心弦而冰凉微颤。

    “小混蛋,你说你刚才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当面虐尸,这次真的死定了……”

    如果说云天雄的凶狠令人感到绝望,那少年的反应,就更让他们心如死灰。

    只见迎着扑面袭来的虎掌,云千秋非但不退,反而脚尖微扭,身形也陡然暴起!

    这家伙,疯了吧?!

    哪怕明眼人都清楚,那三道虎掌,凭云千秋此时的状态,根本难以躲避,但他们也都没想到少年会是这等反应!

    毕竟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定力超寻的武者,在面对足以致命的猛攻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几乎都是后撤,而宁无缺这几位高手,见到云天雄发难时,心底也不由期盼着少年能够暂避锋芒。

    但云千秋非但不躲不挡,竟身形骤起,硬撼掌风!

    宁无缺小腹最严重的伤势,便是被足有黄阶上品的猛虎探云所创,若是轰在少年身上,怕是能直接将其内脏震碎!

    “贤侄,你……”

    急火攻心间,拼命起身的宁无缺话未说完,就被口中飙出的鲜血噎回,就连孙思雨两人,嘴角都扬起一抹惨笑。

    他们或许相信,奇迹能够上演,可是……

    就算是奇迹,也未必能救了云千秋的性命。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身处半空的少年,竟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扭转微偏!

    “嗖……”

    虎掌掠过,几乎是擦拭着少年的衣角闪过!

    尽管如此,少年扭转的诡异弧度,也有极限。

    原本凭云天雄的毒辣眼光,云千秋能找出破绽,已经极为不易,躲闪最后一道虎掌时,他明显感觉腰骨传来断裂的刺痛!

    虽然无上神体远超寻常武者强横,但若论肉身柔韧度,云千秋重生短短几日,根本来不及磨练!

    好在,少年眸中燃起的炽热,足够坚毅!

    “咔嚓…”

    众人听得清楚,被最后一道灵力凝成的虎掌划过肌肤,鲜血飞溅的同时,还传来令人不寒而栗的脆响!

    云千秋这看似出奇制胜的扭转,付出的代价却是自断腰骨!

    云府众人,怔立原地!

    望着少年的身形,任何人此时都难以看穿,这具单薄的身形下蕴藏的潜力,究竟有多恐怖……

    刚才云千秋的动作,哪怕是习得黄阶上品身法的宁无缺,都自愧不如。

    更别说仅有凝气阶的少年!

    最关键的是,那等撕心裂肺的痛楚,换做在场任何人,怕是都难以忍受!

    被人打断筋骨,宁无缺几人能强咬牙关,但若说自断腰骨,怕是筋骨刚传来疼痛的刹那,他们的动作便僵住了。

    但云千秋自始至终,却连半声痛哼都没有。

    此时,云千影那双美眸之中,已经湿红朦胧……

    眼前的少年,明显是拿命在拼。

    就连自认心志坚毅的宁无缺,都感觉喉间满是苦涩,少年爆发的力量,早已远超他们预料当中的极限。

    震惊、敬佩、酸楚,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少年眸中隐匿的坚毅,难以言喻……

    实际上,云千秋站出来的刹那,就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因为他不仅要告诉云天雄,还要告诉在场每一个人。

    云府,不是别人施舍的,是本少主亲手夺回来的!

    低声抽泣间,云千影却好似想到什么,无力呢喃道:“小混蛋,你刚才为什么不动用那招,为什么……”

    若说知晓生生造化功几分端倪的,在场唯有云千影一人。

    陪云水柔渡过三道气浪,再加上云千秋在自己身上施展生生造化功,云千影隐约察觉,貌似功法的催动,需要浩瀚的精神力。

    每施展一次,云千秋的心神便越发萎靡。

    但是她想不明白,既然少年都能狠心到自断腰骨,为何不透支精神力,将云千律的灵力化为己用?

    难道,真的山穷水尽了么?

    旁人不知道,云千秋自己,却极为清楚!

    为了帮云水柔觉醒武魂,他已经接连施展许多次生生造化功。

    可以说,云千秋都感觉自己的心神,疲倦低迷到极点。

    刚才,确实能吸收云千律的灵力,但他却并未如此。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与其贪图云千律那本就不多的灵力精血,倒不如……

    留到最后,拼死一搏!

    “哼,没想到你这废柴还没死,不过…到此为止了!”

    耳边,云天雄略显惊讶却戏谑十足的冷笑未落,云千秋便感到眼前袭来一阵劲风。

    快,快到极致的快!

    哪怕云天雄的灵力同样枯竭,但神态癫狂间,赫然踩地,身形便化作十数道残影!

    而云天雄脚尖所点的地面,却留下一道凹陷的裂痕。

    “咯崩!”

    在云千秋未曾落地的刹那,云天雄犹如鹰爪的五指,便将其喉骨紧扼住!

    单手轻而易举便将少年身形拎起的动作,就好像云千秋刚才对待他的子嗣一模一样。

    “云千秋,这种窒息感,不好受吧?!”

    望着少年顿显苍白的脸色,云天雄张狂狞笑,紧扼的五指越发用力。

    俨然,癫狂森然的他,是想将云千律的死状,全然奉还给云千秋!

    然而喉间的喘息越发困难,云千秋嘴角的嗤笑,也未曾动摇半分。

    “本少主等的就是现在!”霎时间,少年原本无力垂落在旁的手掌,赫然涌出冷如深渊的黑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