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最后一搏
    ,精彩小说免费!

    云千律的眸中,已经毫无光彩。

    但四散狰狞的瞳孔难以平息的惊畏,却和云千帆十分相似。

    他没想到,云千秋,能够一招秒杀自己。

    更让云千律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少年仅仅说了一句话,便让自己错失战机,还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

    尤其是最后那声狂吼,云千律本是想提醒父亲先解决掉宁无缺几人,哪怕以此当做要挟云千秋的筹码也行。

    但显然,不仅是云府众人,就连云天雄,都将其当成了求救的呼喊。

    少年嘴角戏谑的弧度、耳边越发遥远微弱的嘲讽奚落,令云千律临死之前,脸上还写满不甘。

    “老狗,接好你儿子!”

    狠狠一脚,对待敌人的尸体,云千秋也绝不会有半点怜悯。

    “嗖……”

    百十斤的云千律,在空中抛出让人暗爽的弧度!

    不仅如此,云千秋一脚落毕,更是将脚下的云千帆也一并踢飞出去……

    令宁无缺几人感到解气又好笑的是,少年这两脚踢出的方向,完全是截然相反。

    凭云天雄的速度,完全只够接住一人。

    而且那尸体落下的地方,云千秋更是有意无意,向后山矗立的山石方向踹去。

    如此力道,众人可以肯定,一旦撞上,怕是连火化都省了……

    显然,云千秋这是摆明了要戏弄云天雄。

    他要让这条白眼狼,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碎成一地血肉!

    而且如何抉择,只给了云天雄不到五秒的时间!

    果然如少年预料那般,在宁无缺众人看来,这两脚踹的确实解恨,但对于云天雄而言,却是满腔怨恨!

    尽管他自认心狠手辣,但还没冷血到能面对亲生儿子尸体无动于衷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原本偷袭云千秋的绝佳机会,就此错过!

    “律儿,爹对不起你……”

    强忍着气血翻涌的愤恨,云天雄咬牙切齿间,赫然跺脚,向身在半空的云千帆冲去!

    尽管云千律和云千帆相比较起来,虽然无法明言,但天才的光环总能让云天雄多关心一些。

    但是别忘了,刚才少年脚踏云千帆的冷喝,在云天雄看来只是要挟!

    虽然又被狠狠补上一脚,但比起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捏碎喉骨的云千律,云千帆明显还有生机。

    至少在云天雄眼中,哪怕生机再过渺茫,但终究……不忍眼睁睁地看着云千帆摔在山石之上脑浆飞溅的惨状。

    这等场面,若说残忍,云千秋并不否认。

    但若说自己惨绝人寰毫无人性,他唯有呵呵冷笑。

    当初,哪怕云天雄给自己留一点活路,也不会有这般田地!

    前世记忆中泛起难忘的羞辱、狼牙山斩草除根的追杀、再加上刚才自己为了水柔姐不惜服软却还被云天雄痛下杀手……

    这种种恨意涌上心头,令云千秋那双古井无波的星眸当中都迸出森然的赤红!

    “老狗,连自己儿子的尸首都保不住,你也配跟本少主斗?”

    就连宁无缺几人,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也有些明白少年此时的癫狂。

    “云天雄,你没想到还有今天吧?活该满门丧尽!”

    “哼哼,你心狠手辣,不肯放过他人妻儿的时候,总该想过有朝一日会遭报应吧!”

    “云天雄,别人不知道,但你那点勾当老子可再清楚不过,当初派人暗杀云少主的,就是你那位天才儿子,不过待会,就要碎成一地血肉了……”

    众人义愤填膺地叫骂,令云天雄浑身抖如筛糠。

    甚至双臂接过云千帆时,还被少年踹出的力道轰出一口血箭……

    而望着怀中的儿子早已喉骨断裂,体温冰冷时,云天雄脸色更为阴羁铁青!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还传来一阵巨响。

    “嘭!”

    血肉飞溅。

    云天雄回头瞥去时,正好迎上云千律眸中的不甘和惊恐。

    短短一息间,他好像猜到了少年在云千律耳边的话。

    尤其是当脑海中回闪过云千律那声呼喊时,云天雄不禁浑身一颤,喉间的鲜血,再也压抑不住:“噗……”

    堂堂筑灵境高手,竟能被云千秋气到吐血!

    迎着众人毫无怜悯的冷漠目光,云天雄倒吸凉气间,只感觉天旋地转,身形踉跄。

    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云千秋所赐!

    “哈哈哈哈……云千秋,想不到你这废柴,竟然能把本家主逼到如此田地!”

    “好一个英雄出少年,不愧是云天龙的儿子!”

    仰头癫笑、云天雄此时哪还有半点家主模样,披头散发的丑态像极了败家之犬!

    然而咳尽血丝过后,云天雄却缓缓抬头,冷厉嗜血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

    “今天,我要让你们统统给我儿子陪葬!”

    愤恨暴怒的狂喝,响彻云府后山!

    哪怕已经狼狈至极,但云天雄,仍旧拥有筑灵境的实力!

    而且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因为反噬而消散的猛虎武魂,竟又渐渐浮现出他头顶百会处!

    “不好,这家伙……是想最后一搏了!”

    别说是见识广泛的宁无缺,此时在场任何人,都能看出云天雄气势的变化!

    俨然,云千秋的冷厉手段,的确将曾经所受的羞辱,奉还给云天雄。

    但也同时令云天雄陷入癫狂!

    “这白眼狼,竟然又重回筑灵境?!”

    就连云千秋,感受着短短片刻便暴涨恐怖的气势,嘴角的戏谑收敛消散,眸光微颤。

    虽然少年可以肯定,云天雄绝对不会懂得什么短时间内修为暴涨的秘术,但是,丧子之痛、狼狈之愤,足够化为后者精血燃烧澎湃的助力!

    哪怕是普通人在面临大起大落过后,都能展现出可怕的执念。

    更不用说,堂堂筑灵境武者!

    “煞血丹的反噬期还未过去,再加上浑身伤势和愤恨,云天雄这等状态,最多能撑过半柱香!”

    半柱香过后,种种反噬紊乱,就算自己不动手,云天雄恐怕也会暴毙当场。

    但是……

    半柱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貌似足够云天雄把在场所有人都杀光了!

    在场修为较高的宁无缺几人,饶是能看穿云天雄的强弩之末,但此时,也无能为力。甚至他们还有些懊悔,少年刚才只图一时之快却彻底激怒云天雄的举动,是不是太过鲁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