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挺身而出
    ,精彩小说免费!

    当云千律起身时,却忽然发觉,眼角的余光闪出一道人影。

    站于山顶的,正是神色淡漠的云千秋!

    “放了他们。”

    语气冰冷,却夹杂着与少年那瘦弱身形不符的威严!

    望着居高临下的云千秋,父子两人不禁身形一颤,目光惊愕!

    这废柴,竟然还没死?!

    不仅没死,竟然还能把云千帆踩在脚下!

    别说是云天雄,云府的任何人,恐怕都没有想到!

    先前被云天雄打伤的,在这等关键时刻,竟然……挺身而出!

    宁无缺几人原本黯淡的眸中,渐渐迸发出不可思议的狂喜!

    就连山脚下的云天桀众人,望着山顶那坚毅如剑的身影,脸色都一阵错愕。

    有那么刹那,众人仿佛感觉……云天龙回来了!

    但细细看去,少年神色间的冷漠威怒,俨然已经胜过了当年的崇阳镇第一强者!

    唯有云千影,感受着身旁那数十双目光,心底得意之余,耸了耸肩嘟嘴道:“这次,你们总该相信本姑娘了吧?小混……云千秋,绝对会站出来的。”

    “真的……是那小子。”

    云天桀惊错之余,对于自家女儿故作主张的埋怨,也逐渐消散几分。

    唐玉龙父子,互相搀扶着站起身形,望着那道身影,喉间好似有些哽咽。

    不知多少年了,那个被称作废柴的少主,终于展现出他们心中期盼的刚毅!

    尤其是瞧见少年脚下所踩的云千帆,更令他们感到内心激昂!

    连凝气七阶都能败在他脚下,或许……反败为胜,也并非不可能!

    在场众人,有多少在几天之前,还嘲笑少年是废柴,抬头仰望着云千秋的身影时,心底都不禁有些动摇!

    尽管在他们看来,此时的少年还绝非云天雄的对手,但敢于站出来独扛风浪的气势,就不禁令人汗颜!

    任何人也都清楚,云府的命运,全都落在了少年肩上!

    然而短暂的怔神过后,云千律眼中却闪过几抹暴怒,赫然向山顶冲去:“你这废柴,竟然还敢来送死!”

    微微低头,对于向自己疾冲袭来的身影,云千秋不屑一顾:“我说,放了他们!”

    话音落毕,扬起几抹冷笑的少年,脚尖还在云千帆身上一顿踩踏。

    “律儿,站住!”

    果然如少年所预料那般,云千律听到这声冷喝,才满是不甘地止住身形。

    再往前十几米,凭云千律的灵识,绝非能察觉到云千帆已经是一具尸体。

    不过此时自己和云天雄相隔半山之远,就算他身为筑灵境武者灵识强横,但在煞血丹的反噬下,根本难以判断云千帆的死活!

    在这对父子眼中,这废柴不知为何,竟然能战胜云千帆!

    “滚!”

    眼见云天雄抬起踩在宁无缺身上的鞋底,云千秋嘴角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狡黠和庆幸。

    果然,自己赌对了!

    “云千秋,你以为擒住帆儿就能妄图威胁我?我劝你最好赶快跪地求饶,这些人命,还有云水柔那丫头,是死是活,可全都握在本家主手上!”

    云天雄怒吼之余,脸色铁青无比,没想到最后,还能被这废柴拿自己家人的性命当做筹码!

    然而云千秋却不曾表现出半分畏惧,因为他清楚,就算云千帆此时还活着,还能跟他求救,云天雄,也未必会放过在场众人。

    所以,少年的低喝,干脆利落。

    “威胁?本少主今天,就是要拿你这白眼狼的人头,来祭我一众兄弟的在天之灵!”

    云千秋的声音不大,但却能响彻在场的所有人耳中!

    “这……这是要决斗的节奏啊!”

    连滚带爬躲到一旁的宁无缺,此时也顾不得狼狈,急声喊道:“贤侄,别再意气用事了!你现在绝非这家伙的对手!”

    反倒是脾气火爆的唐玉龙父子闻言,怒声喝道:“宁无缺,你闭嘴!这种时候,还想委曲求全!?”

    就连拜女儿所赐,倒戈少年的云天桀,都站出来笑道:“今天云少主若是不赢,还有我们的活路么?”

    “小混蛋,一定要加油啊!”

    云千影的娇吼,好似唤醒了云府众人心底的热血!

    “云少主,杀了他!”

    “云天雄,今天你拿我们当炮灰,明天,怕是要杀人灭口吧……”

    “云少主,以前是兄弟们有眼无珠,今天我林虎赌上身家性命,也要赌你赢!”

    就连云天桀都已经倒戈,本就因为云天雄一句话就要拼到头破血流的云府众人,怎会再甘心这被他当狗使唤的日子?!

    渐渐的,山下的众人,搀扶起身,双眸之中,尽是血红!

    听着身后传来的咒骂,云天雄脸色阴沉如墨,浑身迸发出暴戾的灵力!

    “云天桀,你敢背叛我!?”

    迎着那双几欲杀人的目光,云天桀不禁一颤,但山顶的少年看在眼里,却戏谑笑道:“背叛?你这白眼狼,也配说背叛二字!”

    “你欺我羸弱时,可曾想过背叛?你派人取我性命时,可曾想过背叛?”

    “今天你落得这般田地,死有余辜!”

    云天雄闻言,仰头狂笑:“好一个死有余辜!云千秋,你以为凭这帮墙头草站出来替你呐喊几句,你这废物就能翻身不成?”

    在旁笑容阴冷的云千律也舔舐着唇边的鲜血,揉搓的双拳间,迸出渗人的骨鸣。

    “父亲,跟这废物无需多言!今天过后,您还是云府的家主,而且从此以后,府上也再没有人胆敢违逆你我!”

    说话间,云千律赫然暴起,百米的距离,眨眼间便甩于身后。

    “想翻身?先过本少主这关再说!”

    剑拔弩张过后的厮杀,令云府每个人心底,都升出几分忐忑。

    尽管不少人知道,少年能脚踩云千帆,俨然有他的依仗。

    但云天雄父子,同样不容小觑!

    甚至望着少年那血染的衣袍,宁无缺几人都不禁暗暗摇头,暗叹祈祷。

    圣武大陆,本就是强者为尊。

    哪怕人心所向,但少年和那对白眼狗之间的实力差距,可不是勇气就能弥补的。

    然而望着云千律速度比先前暴涨的身形,少年嘴角扬起的弧度,也比先前更为轻蔑。“我和那老狗之间的恩怨,几时轮到你来插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