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逸事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李玉婵被夜风抚起的柔顺青丝,云千秋耸了耸肩,也不准备在调戏这明显属于小家碧玉类型的矜持少女。

    况且就连云千秋都不知道,自己在崇阳镇,还能待上多久。

    等灭掉云天雄后,外面的广阔天地还任他遨游。

    陪俏妹子探讨药道偶尔在品茶赏舞确实惬意,但却不合少年的胃口。

    微微抬掌,见少女并没有太过抵抗,云千秋才敢揉着李玉婵的乌黑长发道:“若有机会的话,肯定会来看你。”

    顿了一顿,少年的星眸好似变得深远:“或许你我在见面的时候,已经不在崇阳镇了。”

    虽然不知云千秋语气中为何会多出几分憧憬,但少女望着前者脸上的淡笑,才似懂非懂地点头道:“好吧,只要还有机会见面,玉婵就放心了。”

    谈笑过后,两人之间好似没了话题。

    然而就在云千秋准备告辞时,却发现自己的衣角又被那只修长光滑的玉手拽住。

    少年偏头,问道:“有事?”

    “嗯……虽然玉婵不知道隐穆圣堂究竟是什么组织,但能让爷爷都敬重云少主,你那位师父,一定是高人。”

    摇头失笑,云千秋望着那双明眸中似不舍似犹豫的复杂目光,不禁在心底暗道,其实真正的高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玉婵微低着头,温软的樱唇轻启,喃喃道:“不过玉婵还是要提醒云少主一句,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

    “令师虽然药道造诣高深,但行踪神秘,你连他的名讳都不曾知道,所以和他相处时,记得留几分防备,这世间的灵药师也不都是好人。”

    “万一碰到了想把你炼化成血丹邪药的歹人,那……”

    婉音未落,便被云千秋安然的轻笑打断:“放心好了,就连古舟那种丧尽天良的畜牲都能被我识破了,师父他,绝不会害我。”

    少女这番提醒,虽然有些多余,但婉音中的关心,云千秋听在耳中,又怎会淡漠到半点不领情?

    圣武大陆,的确有一些心术不正的灵药师,专门骗取那些所谓的天才,再发觉他们超出寻常武者之处,利用邪术炼制血祭,手段异常残忍、无情。

    而且这些灵药师,大多品阶和实力都不低。

    毕竟那些实力微末又心怀邪念的灵药师,也逃不过公会的追杀。

    不过若真碰上那些毫无人性的灵药师,还用得着拿收徒当哄骗的借口?崇阳镇的所有武者加起来,怕是都不够他们杀的!

    但自己所谓的‘师父’究竟如何,云千秋自己再清楚不过。

    不过最令云千秋感到意外的是,自己被灵药师收为徒弟的消息就连李鹤云都笑脸相迎,平白亲近几分。而眼前的少女,却从未想过占自己半点便宜。

    反而还特意叮嘱自己保重安全,此等单纯善良的心意,让他不禁想起了云水柔。

    望着笑意不减的少年,李玉婵不由略显嗔怪的微微嘟起小嘴,暗想自己好不容易才肯说出口的关心,这木头竟然无动于衷。

    “真不知道那位高人究竟看上你哪一点……”

    听闻婉音中的羞怨,云千秋一笑置之:“没准师父他看上我的原因和你一样噢。”

    “唔……这么说你有龙阳之交咯?离我远点。”

    “貌似是你把我拉到这里的吧?而且你刚才是承认本少主很英俊咯?”

    又被某只手掌拽住特意绑紧的裙带,少女一阵嘤咛:“快放手,本姑娘可不想被你传染!还有你这别在这自恋了,我可从没说过……”

    尽管嘴上不肯承认,但李玉婵温婉精致的小脸上,早已被少年适可而止的调戏弄到羞红无比。

    终究,拎着满袋灵药的少年与宁无缺的身影,离灵药师公会渐行渐远。

    直到走出很远,站在门外的李鹤云几人,才堪堪回到厅堂。

    虽然没有到让灵药师都恭送的地步,但能被李玉婵目送,这等待遇,比起来时被看门狗刁难嘲讽,判若云泥……

    一路上,宁无缺对于今夜少年的表现,除了赞叹以外,自然也少不了好奇追问,云千秋也不吝啬逆天的演技,将在公会时对李鹤云的解释,重复一遍。

    当然,关于隐穆圣堂,云千秋只字未提。

    而得知消息过后,宁无缺也激动了一路,拉扯着少年咧嘴笑道:“贤侄,没想到你也有成为灵药师的天赋,看来伯父以前太小瞧你了。”

    不仅如此,宁无缺想到近在咫尺的二阶灵药师身份,就忍不住狂喜,甚至走到云府门外时,还毫不遮掩地问道,要不要自己托付几回人情,直接找些武道高手,暗中做掉云天雄。

    毕竟这次考核若没有云千秋在场,失败是必然的,就连李鹤云都送了不少灵药作为谢礼,本就和少年关系亲近的宁无缺,总不可能没有半点表示。

    望着两旁护卫的错愕眼神,云千秋感到无奈之余,也只能婉言谢绝了宁无缺的好意,并且嘱咐后者切莫声张今夜之事。

    至于云天雄和名正言顺的少主之位?

    云千秋早就暗暗起誓,要在试炼大会上,亲手夺回来!

    回到别院时,云水柔已经熟睡,而云千秋将那两枚有助于灵力恢复的聚气散交给宁无缺,又好一阵敷衍,才算把心血来潮想要在大半夜给自己弄个什么灵药天赋测试的后者打发走。

    轻手轻脚地走入屋中,望着只盖着一层薄纱,还能隐约看到些许春光肌肤的水柔姐,云千秋很是无语。

    “呼……这一麻袋灵药,少说也有几千金币,灵药师果然都是有钱人啊。”

    感慨过后,盯着床榻上少女特意为自己留下的位置犹豫良久,云千秋才长叹口气,心守丹田,灵力凉身,这才压下少年独有的血气方刚,一头躺到地铺上……

    翌日上午,云千秋正在院外陪着水柔姐练剑,就听门外传来了一阵爽朗笑声。

    “哈哈哈贤侄,我又来看你了!”

    这熟悉的声音,令少年听后,不禁嘴角扯动,难不成宁伯父忘了今天还要考核么?

    然而望着手捧着两盏白玉瓷瓶,又满脸春风得意的宁无缺,云千秋不禁怔住了。

    “宁伯父,你这是……已经考核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