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以身相许么
    ,精彩小说免费!

    公会厅堂,李鹤云几人脸色复杂,目送云千秋离去。

    “爷爷,没想到你最后还是心软了,古舟那老狐狸这些年在公会赚了不少钱,就算沦为废人,也落魄不到哪去。”

    叹了口气,对于孙女略显嗔怪的埋怨,李鹤云也略感无奈:“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些年古舟在公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留下些钱财,至少还能找出体面的地方隐居,何况当时我若真下杀心,谁能保证云少主的安全?”

    点了点头,少女这才明白老者的一番苦心。

    而正准备告辞的云千秋闻言,不禁嘴角扯动,看来自己凝气七阶的实力,在别人眼中,还是太弱了啊。

    当然,古舟拼死一击能否鱼死网破,云千秋心底最为清楚。

    只不过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古舟不仅没有动手,而且自废丹田的时候,竟是那么干脆利落。

    “哎……倒真是可惜了筑灵境的精血,那可比灵丹滋补多了。”

    淡然摇头,云千秋莞尔一笑,就算古舟没有自废丹田,但吸食那种卑鄙小人的精血,他甚至觉得有些侮辱生生造化功。

    夜幕已深,尽管考核过程连番惊险,但因为少年而将一切迎刃而解之后,两人也是时候也该告辞了。

    古舟一事能真相大白,功劳非云千秋莫属,再加上少年背后的那位高人,李鹤云于情于理,都要送些东西。

    所以少年来时本就盛满灵药的包裹,此时更是胀满到险些被老者的好心撑破。

    又给云千秋掌心偷偷塞了两枚‘聚气散’后,李鹤云才嘿嘿笑道:“那个,云少主,以后本会……老夫若是炼药遇到瓶颈,还得麻烦您指点一二啊。”

    幸好此时已近深夜,灵药师公会只剩寥寥几人,否则李鹤云这番话若是被外人听到,怕是得惊掉下巴。

    堂堂崇阳镇会长,竟不惜放下身份劳烦眼前的少年。

    而且老者脸上的献媚虽然并不惹人反感,但怎么看,怎么感觉有违平时的威严形象。

    尽管如此,也够让何怀几人瞠目结舌的。

    就连和云千秋关系亲近的宁无缺,都目光错愕,心底暗道自家贤侄何时有这么大面子了!那老头对他的态度,比对待自己还要客气!

    不过想到自己身为云府客卿,如今能凭着云千秋在灵药师公会水涨船高,这份殊荣,就算是当年跟随云天龙时,宁无缺都不曾享受过。

    顿时,宁无缺一搂少年肩膀,豪爽的笑声中丝毫没有隔骇:“贤侄啊,从今以后,是不是我也要改口称呼你为少主了啊?”

    感受着自家伯父的扎人胡须,云千秋顿感哭笑不得:“怎么称呼,宁伯父开心就好……不过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恢复灵力,毕竟明天还要考核。”

    虽然因为古舟暗中刁难,宁无缺离成功只差一步,但说到底也未曾通过考核。

    他的药道造诣,众人有目共睹,但毕竟二阶灵药师的晋升,是需要给连云城公会高层递交过程的,所以在亲手将古舟如同死狗一样扔出去之后,李鹤云便当即保证,明早便为宁无缺重新考核。

    而且不论是看在谁的面子上,往常严谨公正的老者,都不惜破例保证,明天的考核只是走个过场。

    告辞过后,少年拎着满袋灵药,刚想离去,却听身后传来一阵婉音:“云,云少主,请留步。”

    回头望去,正是低头轻喃的李玉婵。

    借着月光,云千秋还能看到少女脸上的羞红。

    虽然早就料到,凭李玉婵的性格,再错怪自己之后,肯定会找机会为自己的失礼道歉。

    但明眸间闪烁的羞涩,令少年不禁嘴角轻扬,很是不解。

    “玉婵小姐,还有何事?”

    回头望了一眼正捂嘴偷乐自己捡到个名师高徒的爷爷,少女才脚踏莲步,急忙将云千秋拉至树下。

    “那个……以后,你还是叫我玉婵吧。”

    在云千秋面前,李玉婵终究放下了灵药世家的轻微傲气。

    尤其是婉音间的那几抹轻柔温婉,若是换做白天,不知要羡煞多少人。

    然而少年闻言,也只是淡然一笑,玩笑道:“呦,不会是现在才发现本少主长得帅气吧?刚才是谁说我不如冷家那个……”

    话未说完,就见李玉婵明眸微瞪,粉腮也气鼓鼓地嘟起:“谁觉得你长得帅气了!”

    婉音虽有些羞愤,但迎着少年的目光,李玉婵不禁有些慌乱,俏脸上的嗔怒也没了底气。

    她不得不承认,云千秋那张虽有几分嫩意,却英气逼人的脸庞,对少女很有吸引力。

    别说是崇阳镇的青年才俊,就算是回想到连云城那几位人中翘楚的天才,也不及此时的少年让李玉婵更为心动。

    然而不待少年继续调侃,就见李玉婵轻咬着红唇,婉音若蝇般轻微:“那个……道歉的话,我就不说了吧。云少主还能开玩笑,想必已经不再生我的气了?”

    说到此,那张精致的俏脸上更是因为自己这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敷衍失礼而红晕更羞。

    别说是少女自己,就连云千秋闻言,都不禁星眸微眨,略感错愕。

    虽然他从头到尾都没生过李玉婵的气,但是……

    “那你还拉我来这里干嘛?又不道歉,不会是想以身相许吧?”

    失笑摇头之余,云千秋还能瞥见站在公会门口的宁无缺两人正满脸偷笑地望着自己这边,低声谈论间全是‘郎才女貌很是般配’的闷骚话语!

    红着俏脸微微抬头,本来李玉婵还有几分羞愤,但当她看到少年脸上毫无半点轻佻的玩味笑意时,心底的嗔怪顿时消散无疑。

    “我,我只是想说,云少主以后,若是没事,能不能偶尔来公会……”

    婉音未落,被云千秋低头打量,感受着俏脸上呼来的热气,李玉婵心底小鹿乱撞,惊羞失措:“才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玉蝉想找你探讨药道而已!”

    婉音间的心虚,令云千秋不禁扬起剑眉,语气也多出几分戏谑: “噢?只是切磋药道而已?”

    “那……那云少主还想怎样?歌舞琴棋,玉婵也略懂一些。”

    晚风微凉,少女羞涩的婉音细不可闻,只落入身前的少年一人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