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处置
    ,精彩小说免费!

    “你说什么?!”

    不知是谁的发问,令众人脸上再次充斥出诧异。

    荆棘果被寒气所侵染,会出现黑色半点,这些事情,就算是在场众人当中药道造诣最高的李鹤云,都从未听过!

    要知道正因为荆棘果药性炽热威猛,所以才能成为四象劲刚丹最重要的材料。

    云千秋的话再易懂不过,但是……

    谁都没有试过啊!

    试想一株荆棘果的价值,足有三百多金币。

    虽然李鹤云几人身为灵药师,这点钱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

    可是,谁特么会闲到蛋疼,特意拿几百金币一枚的灵果糟蹋?

    所以当云千秋所说这话时,几人惊错十足,再正常不过。

    但是少年背后的古舟,额头上却缓缓升出几滴冷汗,脸色也越发难看扭曲。

    “鹤云会长若是不信,用灵力将寒气逼出就是了。”

    轻笑过后,少年才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寒气强到能让二阶灵药药力紊乱,绝对不是普通寒水所能达到的。最起码,也要是一阶灵药当中的凝寒液才行。”

    话音落毕,云千秋微微侧目,看向古舟的眼神满是森然:“无冤无仇,林三又是一介杂役,会拿上百金币一瓶的凝寒液去陷害宁药师么?”

    顿时,李玉婵俏脸之上又升出鄙夷,但当她望向少年时,却不禁多出几分惊讶与佩服。

    怪不得云千秋自始至终都没乱过分寸,就算是被古舟反咬一口之后,还是那般淡然。

    原来早就察觉了这最有力的证据!等到能一锤定音时,才将真相告知!

    “嗖……”

    手掌微弯,木桌上仅剩的荆棘果便飞于李鹤云掌心,霎时间,老者浑厚的灵力涌现,道道淡青的光泽令古舟的目光惶恐到极点。

    就连宁无缺,此时也回过神来:“我说怎么融化药液时那么费劲,原来你这卑鄙小人还留了一手!古舟,这回看你还如何狡辩!”

    说话间的功夫,几人便感觉李鹤云掌心飘出一阵寒气。

    寒气彻骨,饶是修为不俗的宁无缺几人,都被激的浑身一颤。

    如此冰冷的寒意,俨然和云千秋所说的丝毫不差,只有凝寒液浸泡才能做到!

    到了此时,李鹤云苍老的脸上,都满是怒意,浑身鼎火药袍无风自动:“古舟……你好大的胆子!”

    “咔嚓!”

    望着那被李鹤云捏成粉碎的荆棘果,古舟好似看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下场一般,脸色惨白!

    “会……会长,您听我解释。”

    “呵呵,不劳古舟副会长多言了,就让本少主替你来说吧。”

    说实话,今夜和古舟斗智斗勇这么久,就连云千秋都不禁有些佩服这老狐狸的城府。

    “考核之前,你先威胁林三,让他故意拿两条乌枯藤来鱼目混珠。”

    “但是若一下拿出五条乌枯藤,那宁伯父势必会接连失败五次,又出现在同样的步骤上,自然会惹人怀疑。”

    “所以,你就又暗中将荆棘果动了手脚,被凝寒液浸泡之后,想要利用鼎火驱除寒气,耗费的灵力何止是倍增?”

    “于是宁伯父能炼制两次,完全是你刻意布局,让这些看起来都是意外!毕竟接连祛除寒气,剩余的灵力,根本不够炼制最后一枚灵丹!”

    “而今日若不是鹤云会长出关,那药库管事等考核结束之后,自然会将材料搞错的事情,禀报给暂掌权柄的你。”

    “至于唯一知道内情的替死鬼林三,恐怕今夜,就会死在崇阳镇外的路上吧?”

    从见到宁无缺冥想恢复时,云千秋就觉得反常。

    试想若是自身灵力连考核的最低门槛都达不到,谁还会傻乎乎地跑来浪费半年一次的机会?

    接连诛言落毕,密室内,响彻少年的冷喝。

    “古舟,你为了不让宁伯父威胁到自己的副会长职位,还真是费尽心思,也真够丧尽天良的!”

    迎着少年森然冷漠的星眸,古舟只感觉浑身一软,竟瘫软在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饶是计划败露,古舟也没有想到,揭穿自己的,竟然是云千秋!

    那个他眼中无论是修为还是药道都不堪一提的废柴!

    瞒过了李鹤云,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坑了宁无缺,甚至到最后众人准备离去时,古舟都有些难掩心底的狂喜!

    却没想,云千秋从一开始,就已经看穿了全部!

    望着古舟瘫软如死狗的落败模样,李鹤云几人,就算反应再迟钝也该看明白了!

    “云少主,这次……多亏你明察秋毫,否则本会长今天,怕是要冤枉好人了。”

    目光中带着几分由衷的敬佩和惭愧,李鹤云拱拳间,心底还不禁有些纳闷。

    为什么那位隐穆圣堂的高手,教会这小子的都是些奇葩的知识?

    但无论如何,在场众人,看向云千秋时都赞叹不已!

    当然,当宁无缺再看向古舟时,赤红双眸中迸出的杀意,着实恐怖:“古舟,你说吧,是自废丹田,还是让老子替你动手?”

    站在老者身旁的李玉婵也婉音不悦道:“爷爷,这种祸害,根本不配留在灵药师公会,今天若是放过他,那以后岂不是……”

    婉音未落,就见李鹤云微微摆手,苍老的语气中带着失望和愤怒。

    “古舟,念你在分会多年,死罪可免,也看在你这身为灵药师的份上,本会长再给你最后的体面。自废修为,滚出公会,从此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尽管早就知道事情一旦败露,自己的下场会是无比凄惨,但古舟听到老者的低喝时,眸中不禁写满惊恐……

    虽然如今还有筑灵境的修为在身,可是,古舟只感觉浑身冷颤,连殊死一搏的勇气都没有。

    凭他和少年此时的距离,或许可以瞬间擒住当做要挟李鹤云几人的资本,但从此以后呢?

    彻底走上被灵药师公会和云府追杀的不归路!

    光是想想,古舟都一阵惧怕。

    不知为何,此时再抬头望着云千秋的脸庞,灯火映下,古舟只感觉那道修长身影成了自己心底挥之不去的阴霾……

    正如少年所说的那般,机关算尽,到头来,却输的一塌涂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