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反咬一口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夫倒要见识见识,凭你这废柴,怎么和我斗!反正你再怎么问这替死鬼,他也不敢咬到老夫身上!”

    想毕,古舟咬牙切齿间,嘴角却闪过一抹老奸巨猾的讥笑。

    密室内,短暂的沉寂过后,望着林三因为惊恐而跳动剧烈的瞳孔,云千秋语气更冷:“你若是想用害怕被宁药师追究这种烂借口的话,那恐怕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既然你知道鬼枯藤和乌枯藤很难辨别,就连何怀都没有发现端倪,又有勇气和方法故意瞒骗,想必是因为心里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被人发觉的几率,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若是如此,那你那就更应该明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在公会待着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但你为何要连夜逃命?难道……就不怕这样反而更惹人怀疑么?还是说?短短半天,你的智商就能低到这种地步?”

    少年的话音落毕,林三浑身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湿。

    甚至因为惧怕,他浑身都忍不住抽搐起来,丝毫不敢抬头迎视云千秋的冷厉目光!

    而李鹤云几人,脸上都或多或少流露出诧异!

    云千秋不过只是一介少年,竟然能想到自己未能发现的破绽!

    至少除了李鹤云以外,剩余的宁无缺等人,都没有考虑到林三想要逃命,反而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当然,或许短短几句话,并不能因此断定少年的睿智,就在他们之上,但能用旁人意想不到的眼光来看待问题,绝非崇阳镇那些和云千秋同辈的权贵子嗣所能比拟的!

    而站于密室角落的古舟,脸色也越发阴晴不定。

    望着脚下之人的狼狈模样,云千秋一阵长叹过后,语气才稍微缓和几分:“如此看在,你并不是不怕死,而当着鹤云会长的面把过错全包揽在自己身上,恐怕是因为……”

    话锋一转,少年的语气平添出几分森然:“你若是不这么做,后果,比死还要严重!”

    说话间,不顾李鹤云几人的怔神,云千秋扭身,似笑非笑地看向目光阴羁的古舟:“堂堂筑灵境高手,又是灵药师,想悄无声息地杀掉一户普通人全家,应该不难吧?古舟副会长?”

    话音落毕,惊煞四座!

    好似被少年道破心事,林三浑身瘫软在地上,只剩哀嚎不断地恳求:“云少主明鉴!求求您救小人一命吧!”

    “您,您说的没错,就是古舟,前些天找到小人,拿我家人的性命做威胁,让我故意在宁药师考核的时候动手脚的啊!”

    说话间,少年脚底,早已被林三磕在地面上的额头鲜血染红:“小人不过是公会的杂役,无权无势,哪敢违逆古舟大人,连夜逃跑,也是被古舟逼迫,他说……他说若是明早还在崇阳镇看见小人,就让我们一家老小永远消失!”

    说到最后,林三早已嗓音嘶哑,今天若不是云千秋在场,恐怕他只有一死才能换回家人的性命!

    而且凭古舟的狠厉手段,林三实在不敢想象,他会不会按照承诺,放过自己的家人!

    此时,云千秋在他眼中,俨然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妈的!古舟,你他妈也配当灵药师!我看你连狗都不配!拿寻常杂役全家性命来为了一己私利,简直是公会的耻辱!”

    到了此时,宁无缺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特么的,不就是怕老子当上二阶灵药师,抢了你的副会长位置!你若是公平竞争,我宁无缺愿意奉陪,但使这等下三滥的阴招伎俩,恶心!”

    就连一向温婉贤淑的李玉婵,俏脸都写满鄙夷:“古舟,枉我一直敬你为公会尽职尽责,却没想背地里是这种畜生不如的人渣!你对得起我爷爷的重视,对得起自己这身灵药师衣袍么!”

    而李鹤云,缓缓闭目时,神色复杂,无奈的轻叹中,却显得厌恶不已:“古舟,你……太让本会长失望了。”

    被众人指责咒骂,古舟也满脸气急败坏,望着那笑容玩味的少年,险些有动手杀人的冲动!

    自己堪称天衣无缝的计划,想玩弄宁无缺那愣头青,再容易不过!

    甚至就算李鹤云那老头事后追究,也完全怪不到自己!

    可是……就因为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废柴,就全然道破了一切!

    不甘!满腔不甘!

    一时间,怨恨、恼怒、森然,令古舟的脸色狰狞到极点。

    但是他清楚,在密室动手,反而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不对,我才没有输!老夫堂堂灵药师,又是此地的副会长,怎会输给一个云府的废柴少主!”

    顿时,古舟好似想到了什么,竟抬头狂笑起来:“哈哈哈……好一个明察秋毫啊!云千秋,你可真让老夫大开眼界!”

    “林三,你小子,也真不枉此生啊,自己出了差错,竟能拉着老夫堂堂一个副会长给你背锅!”

    望着古舟癫狂森然的眼神,林三浑身剧颤,却强撑着勇气吼道:“古舟,你别想再往我身上栽赃了!今天有云少主替我做主,你那点卑鄙手段,瞒不过各位大人!”

    “栽赃?”

    古舟闻言,笑容中泛着杀意:“好一个血口喷人!云千秋区区几句话,倒是让你敢和老夫叫板了!”

    说话间,古舟望向双眸微眯的李鹤云,沉声道:“会长大人,我承认,自己确实嫉妒宁无缺的天赋,再加上这几日临近试炼大会各大家族采购灵药,账务一事又刚刚接手,很是繁忙。所以林三取来灵药时,我才没有多看,但哪怕如此,最多也只能算我有所失职!”

    缓缓抬头,古舟语气阴沉:“这么多年我在公会的表面众所周知,虽比不上您高明,但谁可曾哪次刁难过宁无缺?偏偏这次,就要冒着风险暗中作梗?”

    瞥视了一眼云千秋,古舟更是咬牙切齿:“这小子和宁无缺是一家人,自然会对老夫有所质疑!更何况你刚才的话,都只是推论而已!”

    “你敢说是老夫拿林三全家性命威胁,那我是不是可以反问,会不会是林三临死之前抓住了你这根救命稻草,就想反咬一口?把责任全怪在我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