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隐穆圣堂
    ,精彩小说免费!

    再回想到刚才自己连番追问少年,令他逼不得已才说出真相,李鹤云的脸色顿时显得难堪:“云……云少主,刚才老夫多有……”

    得罪二字未曾说出口,就见少年拍了拍衣角,淡然,却带着几分毫无作伪地傲然道:“云鹤会长客气了,其实我也不清楚那个隐穆圣堂有多厉害。”

    “就算是师父大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除了在崇阳山脉见面之外,前些天只找过我一次而已。”

    故作犹豫过后,少年脸上更多出几分毫无城府的为难:“那个……云鹤会长,这件事可否不要外传,师父曾经说过,若是他发现我跟别人乱说,会很不高兴。”

    “当然可以!”

    点头之余,李鹤云看待少年的目光,可不单单是惊讶了,而是彻底的敬畏!

    要知道被隐穆圣堂的高手收为徒弟,就算是他,也绝不敢小瞧!

    当然,凭李鹤云对于药道的狂热,与其说是对少年的恭敬,倒不如是想要讨教药术的迫切。

    “玉蝉,今日云少主所说的话,不许再提,也不许再问!听见没有?”

    少女还是第一次见对自己宠溺有加的爷爷用这般严厉甚至警告的口气说话。

    虽然心底满是好奇,但望着李鹤云那罕见的严肃目光,李玉婵只能乖巧点头,轻喃道:“噢,知道了。”

    “其实我也是为了宁伯父的考核,不得已才这样的,希望鹤云会长能体谅。”

    话锋一转,少年还不忘抬头问道:“那个,云鹤会长……我师父所说的隐穆圣堂,很厉害么?”

    迎着云千秋那疑惑又懵懂的目光,李鹤云嘴角扯动,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不过想到那位高人连自己的名讳都不曾告诉少年,李鹤云也没有多嘴,只是敷衍几句,便打发过去。

    而云千秋在表露出适当的欢呼过去,心底也不禁松了口气,虽然自己的话仍旧疑点重重,但隐穆圣堂的威名,足够压过一切。

    至少李鹤云现在清楚,自己背后,有一尊连他都得毕恭毕敬地强者!

    “还好这组织的人够低调,时过千年还能在灵药师公会内部流传,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骗这老头。”

    而望着少年仍有些喜色的脸庞,李鹤云轻咳两声,才发自肺腑地凝声嘱咐道:“云少主,虽然令师身份神秘,行踪不定,但老夫必须得提醒你几句。”

    “你小子身上,可能真有寻常人难以发觉的天赋,今天虽然破例跟老夫讲了,无论是看在天龙家主的情面,还是那位高人。我都绝不会外传。”

    “不过以后,在外人面前,哪怕被人刁难,也千万不可提起你的背景,明白了么?”

    “嗯,多谢云鹤会长教诲。”

    其实不用李云鹤多说,云千秋也知道隐穆圣堂这等组织,很少有寻常武者知道。

    既然如此,除了不得已的情况下用来当消除他人疑惑的理由,云千秋自然不会随意提起。

    然而还不待少年催促宁无缺的事,就见李鹤云老脸堆着笑意凑巧自己面前:“云少主,老夫很想知道,令师有没有教过你百灵骤风丹的炼制方法啊?”

    百灵骤风丹?

    听到灵丹的名字,云千秋顿时就明白这老头为何笑的如此讨好了……

    因为闻着从炼丹室内传来的味道,以及刚才被李鹤云一阵心疼的麝灵醺,他几乎就能确定,这老头最近就是在炼制百灵骤风丹!

    “这老头也太狡猾了吧,三阶灵丹都好意思问的出口。”

    心底虽有些不岔,但望着李鹤云那双眼放光的期待,云千秋就不忍拒绝。

    毕竟宁伯父的事情,还等着他断定对错。

    虽然看李鹤云的模样,不像是会存心包庇,但有些事情承了自己的恩情,总要好办的多。

    “百灵骤风丹嘛……我想想,貌似师父提到过几句,还让我看了几眼配方,不过他说凭我现在看了也是白看,就没让我抄录。”

    李鹤云闻言,顿时有些失望,却没想少年却话锋一转,装出几分得意:“但是有几处,我倒是记住了,貌似麝灵醺必须以强火融化,而且融合时,等那什么蛇灵果和……”

    云千秋挠了挠额头,好似记不清楚,回过神来的李云鹤当即提醒道:“和玉露剑心草,之后怎样?”

    看得出来,老者很是急切。

    “玉露剑心草?可我明明记得师父说……要和白玉灵芝融合的啊,配方上说要最后融合麝灵醺,并且凝成膏状后,必须得再炼制一个时辰,才可成功。”

    这番指点,对云千秋而言不过是回忆那些在他眼中毫不珍贵的配方而已,但对于李鹤云,却堪称金玉良言!

    就算是灵药师,也很难买到灵丹的配方,尤其是高如三阶的配方!

    若是放到拍卖行出售,三阶灵丹配方,几乎能炒到十万金币!

    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可遇不可求!

    李鹤云也是闭关几日,才琢磨出大致的配方,要不是今天碰上云千秋,他不知得失败多少次,才能发觉自己甄选错了材料!

    “白玉灵芝,没错,就是白玉灵芝!云少主,老夫听你一言,可胜读十年书啊!”

    狂喜之余,李鹤云浑身灵力四散外放,幸亏那犹如癖好的拍人肩膀被少年提前发觉,这才堪堪躲过:“那个云鹤会长,宁伯父他们,好像等的挺久了。”

    经少年提醒,李鹤云这才回过神来,但此时说到兴头,还不忘意犹未尽地拉扯着少年问了几句炼制灵药的诀窍。

    但是这次云千秋却留了心眼,面对老者的询问,只是偶尔回答两句,其他的一概不知。

    毕竟在李云鹤看来,自己不过和那位高人师父见过两面而已,若是知道的太多,反而显得反常。

    “啧,这老头不会是把我当成人形灵丹秘籍了吧?炼药狂人真是难缠啊……”

    好在追问片刻过后,李鹤云也知道收敛,再加上不知何时,李玉婵已经捧着一件干净的灵药师分会长衣袍回来:“爷爷,你是想聊到明天早上么?密室那边,可都快出人命了!”

    “什么?!莫非是宁药师和古舟打起来了?”

    说话间,李鹤云手臂虚张,便将衣袍取来,随意套在身上,便匆匆往外赶去。

    就连云千秋闻言,都不禁脸色阴沉,星眸当中闪过几抹冷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