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我有一个师傅
    ,精彩小说免费!

    然而云千秋闻言,却星眸微眯,嘴角的弧度也渐渐收敛。

    这老头的话,倒还真提醒了他。

    “不然,就按李鹤云的话,说自己背后有位灵药师高手指点教导?”

    少年的顾虑不无道理。

    想蒙骗李鹤云,恐怕也只有这一个理由。

    况且若是让李鹤云知道自己背后有位高手撑腰,总不会引来什么祸端吧?

    而且云千秋来到别院时,还在考虑自己贸然展露超乎寻常的药道造诣,会不会太过招摇了?

    区区一个鬼枯藤的药渣而已,就引起这么大的震惊,难保李鹤云不会追问!

    最关键的是……

    若是自己不找个合适的理由,待会若是点破古舟的计划,怕是更惹人猜忌!

    “反正我在崇阳镇待不了多久,干脆就用这个借口好了!”

    虽然平白无故,就能成为比李鹤云还要造诣高深的灵药师,收为徒弟这理由很是扯淡……

    但特么总比在狩灵阁随便就能听到更靠谱啊!

    想到此,原本还有所迟疑的云千秋,顿时点头道:“没错,我今天就跟云鹤会长实话实说。”

    “前些天我去崇阳山脉斩获悬赏的时候,就碰上了一位灵药师,他看我天赋不凡,就收我为徒了!”

    这等谎话说出口,云千秋心底都是一万个不相信,但奈何他深沉的城府以及逆天的演技,俊朗又稚气未脱的少年脸庞上,却无半点破绽。

    甚至提到自己凭空编出的高人师父,云千秋嘴角还扬起寻常少年再遇到天大机缘后的骄傲笑容。

    此话一出,李玉婵惊呼过后,玉手捂唇,只剩那双瞪大的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少年,背后真有高人?!

    就算是少女出身灵药世家,但也足够羡慕了!

    要知道自己的爷爷还是二阶灵药师的时候,在连云城便有不少豪绅家族的后辈前来拜师,而且多到数不胜数!

    但是无一例外,李鹤云全部回绝了。

    尽管如此,那些大家族也只敢用更贵重的礼物送来,丝毫不敢表露半点不满!

    而云千秋,一个崇阳镇的云府少主,凭什么能被比爷爷还要品阶高深的灵药师看上!?

    这家伙有成为灵药师的天赋么!

    当然,灵药师的天赋,除非真是实力深厚的强者,否则就算是足有筑灵高境的李鹤云,也无法用肉眼看穿。

    更别说李玉婵了。

    想到这少年接连几日的蜕变逆袭,李玉婵却忽然有些相信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了。

    因为短短几日从废柴到此时的凝气七阶,可不单单是灵药就能喂出来的。

    “没准,云千秋的身上,真有过人的天赋?只是以前所有人都没有发觉罢了……”

    越想,少女微眯美眸中的惊错就变得越发羡慕。

    当然,对于心思温婉的李玉婵,是绝不可能有所嫉妒的,望着少年的目光,还带着几分由衷的羡慕。

    不只是李玉婵,就连李鹤云听后,都足足怔神片刻,才几近惊呼道:“你说什么?你小子背后,真有高人指点?那位灵药师姓甚名谁,如今身在何处?”

    这一连串的发问,足可见李鹤云的惊讶,丝毫不亚于李玉婵。

    身为灵药师,他自然知道,若是真有踏入此行的天赋,那有没有名师指点,完全是两回事!

    就如同李鹤云自己,当年也是自己在药道苦苦钻研,在将近三十岁时,才成为一阶灵药师!

    而有了李鹤云的教导,李玉婵不过芳华年龄,便比前者早上十几年成为灵药师!

    这其中或许有自身天赋的差距,但爷孙乃是血脉至亲,天赋再怎么迥异,能相差多少?

    顿时,那夹杂着筑灵境雄厚力道的手掌,又拍的少年一阵嘴角抽搐。

    “那个……云鹤会长,不是我有意隐瞒,而是师父交代过,不许随意透露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您也知道,有些灵药师,脾气很怪的。”

    说话间,少年还不忘有所暗示地望着李鹤云,后者闻言,握在少年肩膀的双掌更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李鹤云自己便是灵药师,而且自知脾气古怪,当然也清楚有些同行,尤其是等级越高的强者,越是脾气古怪。

    所以,云千秋所说的隐瞒关系,非但没有让他起疑,反而更加相信少年的话!

    不过一想到少年竟有如此奇遇,李鹤云便不禁追问道:“那令师的等级是如何?或者他身上的衣袍是何等颜色?”

    灵药师公会颁布的衣袍,不仅象征着等级,而且从二阶灵药师开始,衣袍当中便藏有各种绣有法阵镶刻灵核,无论是平时炼丹,还是在战斗中的提升,都不容小觑。

    所以除非刻意低调,一般灵药师都会穿戴自身衣袍,至少也会贴于内身。

    然而少年闻言,却皱着眉头思索片刻,才有些迟疑地缓缓道:“我师父他,并没有提起,上次我问起时,他总是闭口不言。不过他却跟我提到,自己是隐穆圣堂的……”

    云千秋话音未落,便见李鹤云眸中满是错愕,惊声道:“隐穆圣堂!?你确定你没有听错!?”

    “应……应该没错,不过师父说过,对外人不要轻易提起。”

    隐穆圣堂!

    李玉婵听后,并无太过惊诧,甚至光洁额头上的柳眉还微微蹙起,略感疑惑:“爷爷,隐穆圣堂,是哪处宗门么?玉婵怎么从未听你提过?”

    然而李鹤云却好似身遭雷击一般,连自家孙女的话好似都没听见,只剩脸上闪过惊讶甚至敬畏的精彩表情。

    就算是二阶巅峰灵药师,在连云城都享有一席之地的李鹤云,也只是偶然间才听到过隐穆圣堂的名号!

    那可是灵药师公会内部的神秘组织!

    传说要进入隐穆圣堂的最低标准,便是六阶灵药师!

    据说隐穆圣堂的高手,不是遨游四方的闲云野鹤,就是藏身某些强盛帝国幕后,掌控着一国丹药财富的大人物!

    而且李云鹤也只是听过只言片语而已,那等高高在上的强者,就算是他也只有仰望的资格!

    虽然云千秋能被隐穆圣堂的高手收为徒弟,这对李鹤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正因为少年能随口说出隐穆圣堂的名讳,才更令他震惊之余选择了相信!

    因为在灵药师当中,关于那个组织的传言都极为罕见,云千秋无缘无故,凭什么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