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老谋深算
    ,精彩小说免费!

    “……”

    这一连串的发问,令云千秋无语之余,嘴角扯动不止。

    没想到李鹤云性格直率,比宁伯父还甚几分!

    而李鹤云却没注意到少年微眯的目光,推开脸庞的丝巾,仔细打量道:“不对啊,我记得几年前见过云千秋那小子,虽然长得和他爹有几分相像。”

    “但是那小子明明一脸怂相,跟这位小兄弟的阳刚气色完全不同啊!难不成是亲生兄弟?老夫怎么没听说过?”

    “噗……”

    在旁的李玉婵望着脸色越发尴尬郁闷的少年,饶是玉手轻捂樱唇,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云千秋,让你刚才拽本姑娘丝巾!

    现在我爷爷在场,说你废柴又怎样!你还敢跟崇阳镇灵药师会长叫板不成?

    当然,少女的窃笑并无恶意,只是想到少年刚才拽掉自己裙带又很是理直气壮的模样,不禁觉得解气!

    “鹤云会长,您……还真是风趣幽默啊。”

    云千秋有些哭笑不得,但李鹤云还好似没听出来似的,额头紧皱:“幽默么?老夫说的都是实话啊,云千秋那小子本来就是废柴啊。”

    “呵呵。”

    庭院内少年的轻笑回荡不止……

    但望着李鹤云那好奇目光不像是在作伪,云千秋感到好笑之余,也不禁有些无奈。

    “久闻灵药师当中有一些不谙世事的炼丹狂,本以为宁伯父已经算是典型了,和这老头比起来,明显属于正常人范畴。”

    李鹤云虽然直言不讳,甚至把前世的窝囊全部数落一遍,但云千秋却无半点怒意。

    反正那个懦弱的前世在狼牙山的时候,便已经死去了,现在他才是这幅无上神体的主人。

    更何况……这老头也没说错啊!人家堂堂崇阳镇灵药师会长,难道还没有直言不讳的资格了?

    终究,还是李玉婵不忍再取笑少年,这才急忙拉着他走出几步,轻喃的婉音略带歉意:“云少主,我爷爷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切莫见怪,也别生气啊。”

    “他这辈子除了忙碌公会的事情,几乎都在钻研药道,所以别看年近花甲,但性格谈吐方面,有时就……噗嗤。”

    说到最后,李玉婵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只剩身旁的少年目光古怪地望着前者捂嘴偷笑。

    “你执意让我陪你来见云鹤会长,为的就是这个?”

    迎着少年的那双星眸,李玉婵才渐渐止住轻笑,俏脸上泛着几抹红晕:“才不是,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毕竟几天前,爷爷就已经闭关了,所以云少主这几日的事迹,他并不知道……”

    微微点头,云千秋算着时间,自己不过重生短短几日,李鹤云的印象中还是那般废柴,再正常不过。

    甚至想到自己如今和这老头之间的身份悬殊,云千秋便不禁暗想,李鹤云能记得自己,恐怕还是因为云天龙的缘故。

    就在云千秋怔神的片刻,李玉婵又拉着李鹤云走到一旁,将前者这几天的事迹讲述过后,他才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重新打量起神色平淡的少年。

    而当李鹤云见到那块云府的少主令时,才恍然道:“原来真是云府的千秋小子啊,变化可不小,老夫刚才都未认不出来。”

    虽然在崇阳镇传言中关于云千秋的奇遇和近几日的展露锋芒,令三大家族态度接连转变,但对李鹤云而言,眼前的少年不过是凝气七阶的后起之秀而已。

    凭他的眼界和地位,对于云千秋的蜕变,李鹤云也只是略感意外而已,并无太过惊诧。

    至于云千秋,也同样没在乎刚才那番无心之言,不卑不亢地拱拳道:“呵呵……云鹤会长不仅药道造诣令人惊叹,直言不讳的豪爽在灵药师当中,也极为少有啊。”

    “那是!老夫平时就爱教导公会的人,待人处事别太高傲,毕竟灵药师也是从武者中脱颖而出的。”

    望着李鹤云略带得意的模样,云千秋微微错愕不免感到好笑,倒是在旁的李玉婵闻言,却略显愠怒地瞪了少年一眼,才拉扯着身旁的老者:“哎呀爷爷,你和云少主还是先少说几句吧,玉蝉这次来找你,是为宁药师而来。”

    “宁无缺?”

    眉头一皱,李鹤云迟疑片刻,才缓缓问道:“算着时间,难道宁无缺考核通过了?请爷爷前去道贺的?”

    “呵呵,老夫早就看出来那小子天赋不错,喏,爷爷先去换身衣服,毕竟晋升二阶灵药师,公会的礼数必须得庄重一些。”

    说话间,李鹤云还嘟囔着该送些什么礼物为好,却不见身旁的李玉婵早已满脸凌乱:“爷爷,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望着自家孙女无奈气愤的模样,李鹤云不禁怔住,望了身旁的云千秋,才轻声附耳问道:“不会是宁无缺想让老夫收这小子为徒吧?”

    “……”

    李鹤云的声音不大,但云千秋好歹也是凝气武者,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而李玉婵一阵银牙紧咬过后,才将密室当中发生的事情讲述给李鹤云听。

    被晾在旁的少年揉着额头,他是真没想到,李鹤云这几年的变化,和前世记忆简直完全是两个人!

    片刻过后,待李玉婵婉音落毕,李鹤云才释然地点了点头。

    “原来是材料出了差错,老夫这才闭关几日,晋级考核竟然都能出差错!”

    显然,对于暂时掌管公会事务的古舟,李鹤云颇有几分不满。

    然而还不待李玉婵去命人换身衣袍拿来,就见李鹤云一脸狐疑,语气也格外凝重:“云府的小子,是谁告诉你,鬼枯藤和乌枯藤的药渣有区别的?”

    说话间,李鹤云那双眸中还闪烁着精芒,筑灵高境的气势四散周围,胡须飘动不止,哪还有半点老态糊涂?

    感受着那令自己喘息困难的气势,李玉婵心底暗惊的同时,看向云千秋的目光也越发复杂。

    难道是这小子胡编乱造,要被爷爷识破了么?

    然而迎着李鹤云那炽热急切的目光,云千秋却丝毫没有感到半点不适。

    因为这种眼神,在药道狂人面前,云千秋见得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