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胡说八道
    ,精彩小说免费!

    话虽如此,但当云千秋发现没了裙带的束缚,那淡紫摆裙随着少女因为羞愤而起伏的双峰,不免乍出几道春光。

    尤其是粉颈下的白皙肌肤,好似因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而染上几抹红晕,往常端庄淡雅的李玉婵,这般羞涩嗔怒的模样,别有一番怡人风景。

    “啧,我还以为只是脸蛋长得好看些,原来身材也一直深藏不露啊……”

    虽然不像云千影那样,即便是寒冬季节,也仗着自己的武者修为爱穿短裙炫耀长腿,但紫裙被风轻撩,这若隐若现的白皙**,隐约之间更显诱惑。

    只是还不待云千秋欣赏,就听屋内几声咳嗽过后,走出一位浑身焦黑的老头。

    “咳咳……玉婵,爷爷不是告诉过你,没要紧事务,不要来打扰我么?”

    严厉的声音中透着几分苍老,但老头看向李玉婵的目光,无奈虽有,但更多的却是宠溺。

    当然,云千秋目光扫过老头浑身上下,也只能发现眼睛还有几分白色。

    至于其他地方……

    云千秋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满脸焦黑甚至还沾着药渣、胡子被烧毁不少醺成黑色的老者,会是李鹤云!?

    要知道在前世记忆当中,几年前在试炼大会上,云千秋可还有幸见过过李鹤云出席。

    当时的李鹤云,虽不说仙风道骨吧,但至少常年不忘修行、又钻研药道,还是有那么几分高人姿态的。

    可是现在,云千秋怔了片刻,才能勉强透过那满身药渣,看清楚炼药衣袍的深青颜色。

    就连李玉婵,都是听完那熟悉的声音后,才敢确认眼前的老头就是自己的爷爷!

    但饶是如此,少女明眸中也满是遮掩不住的惊诧:“爷爷,你……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

    李鹤云闻言,很是不服气道:“我早就说过,二阶药鼎根本经不起我用,让你父母给我带回一鼎三阶药鼎,他们竟然嫌价格太高?!”

    说话间,李鹤云更是无视了身旁的云千秋,当着少女的面数落起家事:“哼,那小子这几年倒真会享受,要是你爷爷我当年不教他炼丹药道,他现在能混到连云城的公会执事么!”

    越说,李鹤云越显气愤,浑身灵力一颤,便将药渣焦黑轰碎。

    而微瞥樱唇的李玉婵和云千秋对视一眼,前者目光无奈,后者则很善解人意地只是低头轻叹,未曾取笑。

    尽管如此,但不只是少女,就连云千秋都被李鹤云惊到了。

    三阶炼药鼎?

    你特么当是平常人家淘米的缸瓮啊!说买就买!

    炼药鼎和灵药师一样,从低至高,共分为九阶。

    而判断炼药鼎品阶的重要条件,便是火口的数量。

    火口,在寻常武者眼中平淡无奇,但对于灵药师来说,火口的位置以及纹路形状,铸造由高人精密设计,深藏玄机。

    火口的数量,对于灵药师调整药鼎温度、凝结药液都有着不容忽视的好处。

    当然,火口越多,便代表品阶越高,灵药师掌控起来,也越发困难。

    二阶炼药鼎,就算品阶不高,也够李鹤云现在用了!

    “用到麝灵醺为材料的灵丹,最低也是二阶上品,大部分都是三阶灵丹。但,就算是三阶灵丹,二阶炼药鼎虽然没有太大的帮助,但起码不至于影响炼制的成功率啊。”

    再怎么说,也不会炼制药材的时候爆炸啊!

    说实话,云千秋倒是很好奇李鹤云这几日究竟是怎样炼药的。

    据李玉婵的描述,李鹤云最近在冲击二阶巅峰灵药师。

    虽然同为二阶,但无论是浑身气势,还是对药道的执迷程度,看模样都远在宁无缺之上!

    当然,灵药师公会,并未将等级划分的太过繁琐,从高到低总共只有九阶。

    但就算宁无缺考核通过,在崇阳镇的声望,也远不如李鹤云那般令人尊崇!

    因为二阶灵药师的巅峰,几乎已经把二阶灵药的炼制诀窍了然于胸!

    比起新晋的二阶灵药师,李鹤云炼制灵丹时的成功几率,要高上很多!

    就拿宁无缺所考核的四象劲刚丹来比较,这等二阶下品的灵丹寻常二阶灵药师,能有三成的把握炼制成功,就已算及格。

    但若是换做李鹤云的话,恐怕能达到七成以上!

    剩余的三成,还是云千秋预估时有所保留。

    毕竟二阶灵丹种类繁多,李鹤云对于各种灵丹的熟练度,自然迥异不同,但下阶灵丹,最起码也要有六成的成功把握!

    因为六成,才是灵药师能称为同阶巅峰的底线。

    这差距近乎一倍的成功几率,足以看出两者之间的水平高低!

    而且二阶巅峰的灵药师,还能偶然炼制成三阶下品灵丹了。

    当然,那成功的几率和耗费的灵药价值,完全不成正比。

    但在这崇阳镇,李鹤云显然是当之无愧的药道第一人!

    就在李玉婵拿出丝巾替李鹤云擦拭着满脸焦黑时,后者才注意到身旁的云千秋:“呦,乖孙女,你该不会看这小子长得俊点,就想让爷爷给他炼药吧?”

    “……”

    这比起宁无缺还更为直言不讳的性格,令云千秋顿感意外。

    而李玉婵闻言,不禁羞得玉足轻跺:“爷爷,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婉音落毕,少女望着云千秋撇动的嘴角,还不忘美眸怒瞪道:“再说你看这家伙,哪称得上俊俏帅气?”

    虽然李玉婵俏脸已满是羞怨,但李鹤云却仍旧望着云千秋,抚着黑白交杂的胡须,煞有其事道:“奇怪,爷爷的眼光一向都不算落后啊,比起冷家那天天练剑的小子,明显是他更帅啊!”

    少女闻言,顾不得在云千秋面前的温婉形象,紧咬贝齿地隔着丝巾掐在李鹤云脸上:“爷爷,你闹够了没有啊!”

    “这位是云府的少主,云千秋,你难道不记得了么!?”

    虽是恼羞,但李玉婵显然是早已习惯了爷爷的性格脾气,只是看向少年的明眸之中,却带着几抹嗔怒。

    而听到云千秋的名字时,李鹤云那被擦拭干净的脸上顿时写满惊愕:“云千秋?那不是被满镇公认的无法修行的废柴么?而且他什么时候成少主了?难道云天龙又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