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那意外的亲密接触
    ,精彩小说免费!

    说实话,就算是心存坦荡,云千秋也很是不愿意去打扰灵药师的闭关。

    甚至他还对灵药师公会的规矩繁琐而感到麻烦。

    这也是他前世不愿意考核等级的原因。

    鬼枯藤和乌枯藤药渣究竟怎样,焚炼一下就清楚了,何必非要李鹤云出面?

    就算他在,那药渣还能变色不成?

    当然,云千秋也清楚,此地恐怕只有李云鹤亲自出面,众人才会彻底相信。

    望着两人渐离的背影,何怀两人也往药库方向走去,密室内只剩怒目相视的宁无缺两人。

    “古舟,你就嘴硬吧!待会等会长明辨真假之后,别说老子没给你后悔的机会!”

    对于这般怒喝,古舟不禁一阵嗤笑:“哼,宁无缺你少在那危言耸听,老夫见了会长,也敢说从未背后耍过阴招!倒是劝你先担心云千秋吧,药渣分辨灵药?这种蠢话亏你也信以为真!”

    一阵争执过后,两人虽然相互不爽,但好歹也知分寸,没至于在密室内大打出手。

    宁无缺冷哼两声,便又看向药渣炉中的青黑粉末,渐渐紧皱的眉头,显然是在思索自家贤侄究竟是从哪听来的消息。

    而古舟在旁望着仅剩些许便流尽的沙漏,眸中闪过一丝狠厉的阴羁:“可恶,只差半柱香!老夫的计划就能成功了!”

    若是没有云千秋的突然到来,谁会注意那肮脏的药渣!

    一想到因为自己眼中的废柴几句话,就令他险些被识破,古舟便不禁心升怨恨。

    但无论如何,至少现在,李玉婵还是未曾怀疑过自己!

    就连神色间的变化,古舟都自认没有任何破绽。

    鬼枯藤和乌枯藤药渣不同,开什么玩笑,他可从未听过!

    不仅如此,在筹备宁无缺的考核之前,古舟可还特意询问过即将闭关的李鹤云。

    要知道李鹤云这次闭关,可是为了冲击二级巅峰!

    凭他的药道造诣,都不敢肯定药渣有所区别。

    何况为了自己的计划不会败露,古舟可是精心算计了每一步!

    “哼哼,云千秋,就算真被你这废柴不幸言中又如何?老夫可是早就准备好了替死鬼,凭你那点见识,也想整垮我?白日做梦!”

    想到此,古舟便不禁扬起几抹得意,不过当他看向桌旁仅剩不多的考核材料时,脸色却显得阴晴不定。

    还好,密室内仅剩的宁无缺只顾观察药渣,并未注意到自己,才让古舟暗松口气,狞笑渐甚……

    后院,石间小路上,几束调养生息香气清怡的灵草点缀在湿润的泥土当中。

    精致又清静舒彻的院落,彰显着此处主人的身份不凡。

    “啧,不愧是鹤云会长的私人炼丹室,光是这几株灵草,市面上可都少见。”

    脚底踩着圆润的辉灵石,少年神色间因为和古舟争执的戏谑都消散不少。

    原本只是再平常不过的谈笑,但望着云千秋四顾的目光,李玉婵在旁不禁微瞥樱唇:“别看啦,这处私人炼丹室,可不是公会给爷爷的特权。那些灵草,都是爷爷悉心栽培,那几处能起到凝聚灵力充裕的装潢,也都是爷爷自己出钱买的。”

    点了点头,云千秋不可否置:“灵药师嘛,况且云鹤会长造诣颇深,当然不差钱。”

    而且……他也没说这处别院是李云鹤中饱私囊建起来的啊!

    这丫头,不会是以为自己对灵药师有什么成见吧?

    摇了摇头,云千秋刚将这无趣的想法挥散,就听走在身前的李玉婵轻声提醒道:“喂,待会进去之后,除了鬼枯藤的事情,别的话半句都不能说!”

    “我爷爷他的脾气,最怕别人打扰了,上次有几个蠢货不知死活地乱闯进去求他炼药,结果被打断一条腿扔了出来,你最好收敛一点,云少主!”

    最后的称呼,显然是对云千秋的锐气有些不满。

    不过迎着那告诫之余又有几分善意的明眸,少年也并未多说……

    然而刚走到炼丹室门外,不待李玉婵敲门,就感觉屋内一道强横的气浪席卷而出。

    “日他先人!麝灵醺又浪费了!”

    “嗖……”

    木门的纸窗碎裂之前,云千秋剑眉一挑,急忙拽住少女的裙带向后扯拽。

    “啊!”

    举止端庄的李玉婵,感觉玉背贴来一张宽厚的手掌,不禁娇呼出声。

    好不容易站稳身形时,少女抬头的刹那才发现,自己的嘴唇,离那张菱角分明的脸颊不到半寸。

    “你,你干什么?”

    被李玉婵用羞愤的目光直视,云千秋也不多言,瞥向门前的满地碎屑。

    细细看去,就连材质坚硬的枣红木门,都升出几道裂痕。

    这,都是刚才屋内之人那一声爆吼的杰作。

    “云鹤会长,还真是功力深厚啊……”

    顾不得理会少年的打趣,饶是李玉婵深知爷爷脾气,望着碎裂的明眸都有些呆滞。

    爷爷的灵力,何时如此刚猛了!

    原本李玉婵还以为,炼药失败之后,脾气最暴躁的,在崇阳镇当属宁无缺。

    但今天一见,李玉婵顿时感觉,往常自己打断爷爷炼药时只会他板着脸责怪几句,已经很是宠溺了!

    那道愤恨怒吼,可是夹杂着李鹤云足有筑灵境的灵力!

    被碎屑袭面,虽然凭李玉婵的境界,还不至于被伤到,但一番狼狈却免不了。

    甚至想到刚才自己还沉浸在震惊当中,根本难以反应,若不是身后的云千秋眼疾手快,恐怕现在自己脸上都被木屑贴满了……

    顿时,少女眸间的羞愤消散几分,刚想扭头感谢,却见云千秋正握着一条淡粉裙带,满脸轻笑:“玉婵小姐,以后绑裙带时,可千万记得绑紧点。”

    虽无轻佻之意,但说话的口吻,不正是李玉婵刚才警告少年的语气?

    俏脸微红,少女明眸微寒,婉音带着几抹嗔羞:“哼!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鲁莽到随意拉扯女子裙带?”

    云千秋闻言,不禁一怔,顿感冤枉:“那在下若是拽你胳膊,岂不是也要被你骂登徒浪子?”

    这莫名其妙就觉得自己行为流氓的傲娇,让云千秋不由想到了云府那位对自己修长**很是在乎的凶恶女人!

    虽然没有明说,但少年微弯的目光,却显然是在告诉李玉婵……

    刚才就该让你丫被木屑打脸,本少主在旁幸灾乐祸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