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刁难
    ,精彩小说免费!

    “反正不是来看伯父笑话的就是了……”

    迎着宁无缺的目光,密室内的几人才注意到轻笑淡然的云千秋。

    尽管云府少主的身份在崇阳镇很是响亮,但对密室内都是灵药师的几人而言,却算不得什么。

    不过看少年是被李玉婵带进来的,监考的两位灵药师便没有过多询问,而是扭头看向宁无缺,语气中带着几分善意:“宁药师,你现在还是先好好考虑,最后一份材料该怎么办吧。”

    话音落毕,身形瘦高的灵药师何怀还瞥了眼桌旁的沙漏:“时间也只剩半个时辰了,宁药师,别再耽误了。”

    “半个时辰!?”

    宁无缺闻言,脸色更显焦急:“刚才的炼制,我几乎把灵力与精神力耗尽了,强行炼制的话,成功几率恐怕连一成都不到。”

    情况,糟糕到极点。

    接连两次的失败,若是换做平时,宁无缺顶多唉声叹气几句罢了,但现在可是关系到自身等级的考核啊!

    监管考核的两人见状,有些同情但更多的是无奈,灵药师考核一向苛刻严谨,决不允许用任何手段欺世盗名。

    出于平时相处不错的交情,两人也只能轻声劝道:“总之,宁药师尽最大努力就好了,就算考核失败,但您的水平我们有目共睹。”

    “是啊,实在不行,再等半年而已,切莫逞强啊宁药师。”

    话虽如此,但几人都不希望宁无缺惨淡收场,何怀甚至偷偷摸摸将沙漏的木塞抵住,为宁无缺争取片刻时间。

    这番举动,宁无缺虽没发现,但云千秋看在眼里,倒对这这位言语厚道的灵药师多出几分好感。

    然而还不待宁无缺再说什么,就听身旁传来一声冷喝。

    “何怀,真以为会长大人不在,你那点小动作就没人能发现了么?”

    说话之人,乃是一位年近五十、目光锐利的男子。

    比起何怀两人,此人从云千秋进门时,脸色便略显阴羁,身上的淡青色灵药长袍上,绣着一鼎炉火雄烈的标志。

    从他训斥的口气当中,很容易便能猜出此人在公会的地位不比寻常。

    而原本出于好心的何怀被看穿之后,不由一阵讪然:“副会长大人,宁药师都已经……”

    话未说完,便被男子严声打断:“已经怎样?灵力枯竭还是精神力低糜?别忘了,这是考核!你是想公然替宁无缺作弊么!”

    狠厉的低喝声中,还夹杂着筑灵境的强悍气势,何怀顿时脸色为难,宁无缺看在眼里,淡淡摇头道:“何老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宁某人就算接连受挫,也不至于用这等手段投机取巧。”

    “好……好吧。”

    讪讪松手过后,何怀本还有些惋惜,但耳边传来的冷喝,比先前更为狠厉,顿时令他脸色僵住:“哼,念你还分得清对错,老夫就不向会长大人禀报了,但是这月的供奉,取消!”

    “什,什么?”

    就因为这点小动作,古舟大人就要取消自己这个月的供奉!

    这顿时让何怀感觉有些不甘了,灵药师也是人,见到同仁考核受挫,力所能及的帮点小忙而已,至于这么狠么!

    何况宁无缺抽到的还是极难炼制的四象劲刚丹,公会规矩如山不假,但也不能半点都不通人情啊!

    然而望着古舟神色间的严肃,何怀虽然有些畏惧,但仍旧舍不得自己的当月供奉,轻声求道:“古舟大人,我保证下不为例还不行么?”

    “下不为例?”

    眉头一皱,古舟扬起几抹不屑的冷笑:“若人人都像你这样,灵药师的等级,岂不成了儿戏?与其如此,倒不如你自掏腰包买三枚四象劲刚丹来,岂不更显得你俩交情很好?!”

    这般嘲弄,令不过是青年的何怀一阵委屈,而身旁的宁无缺听后,怎会眼睁睁看着因为别人因为好心帮助自己而被扣供奉?

    “不就是一个月供奉么!扣我的就是了!古舟,你少在那吓唬一个新人!”

    何怀不过晋升一阶灵药师短短几月,期间受宁无缺多次指点,很是感激,而后者也同样感觉这天赋不错的青年为人厚道,是可交之友。

    接连受挫,宁无缺脸色本就不爽,此时更显阴沉,就连古舟都此时都不敢轻易招惹,只能咬牙作罢:“这可是你说的,这月的供奉就别想要了!”

    “你觉得老子稀罕?”

    两人一阵争执过后,终究是李玉婵出面打了圆场:“宁药师,你还是抓紧时间调息心神吧,古舟叔叔也少说两句,一点小事而已。”

    婉音落毕,密室内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些许。

    见宁无缺闭目养神后,李玉婵才略感疲倦地揉了揉白皙的额头,本想再说什么,却被少年的目光吸引。

    原本按照李玉婵的猜测,像云千秋这样的寻常武者有幸来到灵药师公会密室,应该极为兴奋才对,至少也会目不暇接。

    但是云千秋除了和宁无缺打招呼过后,目光便始终停留在药渣盆中的那条焦黑的鬼枯腾上。

    不过只是二阶灵药而已,这家伙果然还是眼界有限啊。

    想到此,李玉婵不禁轻轻拉扯少年的袖子:“云少主,你的目光,会不会太影响宁药师了?”

    婉音充耳,云千秋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回目光,摇头淡笑道:“噢,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些事情。”

    明眸流转,虽然李玉婵家教温婉,但说到底只是芳华年纪的少女,在外人面前,对自己擅长的领域不免喜欢略微卖弄:“云少主,是想问那灵药的名字和功效吧?”

    鬼枯藤虽然在灵药师公会不算罕见,但毕竟也是二阶灵药,想毕凭云府的底蕴,也很难弄到。

    何况云千秋前些天的废柴是出了名的,这等贵重的灵药,没了云天龙撑腰,哪能轮得到给他?

    少年望着那微翘的樱唇那一丝骄傲,也不多说,只是轻笑几声过后,才转移话题道:“说来宁伯父的考核,不应该由会长亲自监考的么?”

    云千秋的疑问确实不假,在崇阳镇公会,二阶灵药师只有李玉婵的爷爷李鹤云一人,而宁无缺考核的也是二级,不论是出于郑重还是其他原因,都应该由他监考才对。

    只是少年发问刚落,就听身旁的古舟沉声道:“会长大人日理万机,老夫作为副会长,自然要替其分忧,所以今天的考核由我来负责。”

    话锋一转,古舟看向云千秋的目光带着几分鄙夷:“怎么?难道你还怕老夫借机刁难宁无缺不成?”

    此番冷喝,极不客气,就连破例带少年进来的李玉婵,目光都升出几抹许不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