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受挫的宁无缺
    ,精彩小说免费!

    至于炼制困难的,例如‘萦香丸’‘血莲丹’,比起前者来根本不在一个难度,甚至有些还未晋级二阶的灵药师,以前都从未炼制过这等灵药。

    说到此,云千秋不禁有些感慨,灵药师这等超然群体,就算各个腰缠万贯,但对于刚入行的低阶灵药师而言,也未必事事都顺风顺水。

    二阶灵丹的炼制材料,对寻常武者都算很是珍贵的材料,动辄都要几百金币。

    虽然灵药师不缺钱,但平时为了提升熟练度而炼制灵丹,大多选择较为便宜,成功几率也较高的灵丹。

    毕竟接连的失败,仅仅是灵草材料耗费的金币,就算灵药师承受起来也有些吃力,尤其是品阶不高、还未依附家族势力选择自行散修的灵药师。

    淡粉色的莲瓣锦鞋踩在楼梯上,越是临近密室所在的三楼,李玉婵的脚步便越发轻稳。

    虽然进行考核的密室,事先都会布置隔音的阵法符篆,但同为灵药师,李玉婵对这些细节极为尊重。

    让她心底惊奇的是,身后少年的脚步,竟然比自己还要轻上几分。

    若不是感受着少年的呼吸,李玉婵都忍不住回头瞥视。

    这番发现,顿时令她有些费解,要知道她能成为灵药师,自身境界几乎卡在凝气九阶巅峰和筑灵境之间,就算专注药道,武道比起同辈稍弱,但身为女子体态轻盈,又有父母特意传授的黄阶上品身法。

    李玉婵莲步轻灵,脚步细不可闻,但比起云千秋来,却俨然更沉几分。

    “云千秋的气息,貌似只有凝气七阶?身法竟这般轻巧平稳,和他同辈的那些所谓天才相比,何止是稍强些许而已?”

    或许对凝气阶武者而言,脚步轻重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但李玉婵毕竟是在连云城生活过的药道世家,眼界不同,看待事情的角度自然不同。

    凝气七阶,却能如此稳重的控制自身**,这可不单单是吃些灵药,再去玄武殿切磋几场所能磨练出来的。

    显然,对于身形肢体的细微控制,最能判断出武者身法的高低强弱!

    “看来云千秋早就能把满镇皆知的废柴骂名丢了,甚至短短几天,还能反超同辈当中的那些所谓天才,今年的试炼大会,倒是有些看头了,不过为了夺回云府,实力比同辈那些少年强劲,也算理所应当的。”

    心底轻喃过后,李玉婵微微扭头,这才注意到少年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身上,顿时暗道自己光顾着惊讶他的实力,反而把刚才的话抛之脑后。

    含歉微笑,平时心思细腻的李玉婵,难得显出这般模样:“宁药师的考核条件,困难倒是算不上,但也不算容易。”

    “只是玉婵有些好奇,四象劲刚丹这等二阶下品灵丹,凭宁药师的水平,本来不应该接连失误的。”

    有着能为武者淬炼血脉,还可略微提升力道功效的四象劲刚丹,虽然在二阶灵丹中只能算作下品,但却是下品当中极难炼制的存在。

    想要将三种二阶下品灵药的材料融合炼成,需要不同的温度进行融化,对灵药师掌控炉火的熟练有着不小的考验。

    尤其是最后将药液融合凝丹,三种不同的药力,灵药师必须极为谨慎,出不得半点差错。

    所以,无论是对于调控炉火温度的灵力还是专注意志的精神力而言,都消耗剧烈。

    况且有些二阶灵药师,炼制三次就算只能成功一次,传出去也不算丢人。

    只是宁无缺的药道造诣,李玉婵或多或少也有所了解,失误可能会有,但总不该在同样的步骤出错两次啊!

    当然,这些话李玉婵并没有明说,因为在她眼里,云千秋就算深藏实力,但在炼丹药道方面的造诣,和自己相比只能算是外行。

    而云千秋见少女不再多言,也并未追问,只是额头上微蹙的狭长剑眉,却始终未曾舒展。

    “四象劲刚丹?抽中这种灵丹,看来宁伯父今天运气确实不怎么样。可是凭他的实力,就算点背一些,但考核最多只是有惊无险才对啊。”

    虽然猜不出答案,但密室就在眼前,只要到时扫视几眼,云千秋就有自信找出端倪所在。

    当然,若真是宁无缺状态不佳的话,云千秋也爱莫能助了。

    正当两人脚步越轻时,却听密室内传来一阵烦躁的吼声。

    “可恶!又失败了,这下只剩最后一份材料了!”

    这熟悉的声音,正是考核受挫的宁无缺!

    本来炼药失败乃是常有的事,但那一个又字,却令云千秋脸色微变。

    尤其是想到宁伯父的抱怨竟能透过贴有消音符篆的木门,云千秋都不禁暗暗咋舌,这嗓音到底是有多暴躁。

    而身旁的李玉婵也是一样,微张的樱唇显得有些惊讶,怔了几秒后,才缓缓释然,轻喃的婉音有些失落:“刚才出来之前,就觉得宁药师又要犯同样的失误。可惜,又浪费了一份材料……”

    李玉婵倒是不在意材料的价值,只是灵药师考核,每浪费一次炼制的材料,便代表着离失败更进一步。

    反倒是和宁无缺关系亲近的云千秋,此时略带调侃的语气显得很是淡定:“呵呵,宁伯父他性格豪爽,这一嗓子吼完,怕是苦了监考的同仁了。”

    虽然有些错愕少年的洒脱,但李玉婵闻言过后,也只是捂唇嬉笑道:“如此说来,云少主倒是很相信宁药师的水平咯?”

    耸了耸肩,少年不可否置:“反正还有机会,总不能先自暴自弃吧?”

    两人对视一眼,李玉婵也不再墨迹,转身按动着木门上的玄关。

    “吱呀。”

    修长白净又染着几抹药麝幽香的玉手推门的动作及轻,但对于安静到极点的考核密室而言,两人的到来不免有些突亢。

    偌大的密室内,有几位服饰相同,皆是淡绿色灵药师长袍的人目光不悦,虽然只是在旁监考,但照样很反感中途有人闯入。

    不过当几人目光落在轻笑温婉的李玉婵身上时,脸上的反感顿时消散,甚至还带着几分恭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