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练剑
    ,精彩小说免费!

    别院内,剑舞轻灵,翩如悦舞。

    云千秋手搂在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上,神情专注,握着皓白玉腕的指尖在空中不断划过,映出道道轻诡的剑光。

    这等肌肤之亲,令云水柔耳梢浮现出几抹酡红,但望向少年那毫无轻佻的目光时,这才美眸微怔,不禁些慌乱。

    尤其是腰间的温暖手掌,以及少年身上的阳刚气势,对于未经人事的云水柔而言,足以令她心底小鹿乱撞。

    偶尔想到用姐弟关系来安慰自己,云水柔耳梢的羞红却像染到了俏脸上似的,春意微泛。

    虽然以前姐弟两人之间的肌肤接触比此时还要亲昵,但不知为何,少年那张手掌传来的温煦,却让她感到酥麻,本就柔腻的娇躯更如止水般,微热泛红。

    望着少年在阳光倾洒下多出几分远超年龄的刚毅侧脸,云水柔美眸微眯,心底羞嗔糯软:“有时候真不知道,成为云弟的姐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盛夏时分,两人肌肤紧贴舞剑如风,片刻过后,云水柔额头便多出几分汗渍,用皓腕轻轻擦拭时,别有一番柔媚风情。

    而云千秋感受着那幽兰体香,也不禁一阵燥热,就算他的城府定力都深沉难测,但如今这幅身体,可是正直血气方刚的少年!

    尤其是望到云水柔微酡泛红的脸颊,云千秋顿时就能想到少女心底的羞涩,这才找了个借口,去屋内取出凉茶。

    “呼……水柔姐,先喝杯凉茶吧,刚才的剑诀我已经全部演练了一遍,其中最为难学的第九式和第十二式的玄奥之处,也拆开慢动作演练了。”

    豪爽地将凉茶一饮而尽,云千秋才笑道:“凭水柔姐的天赋,这套剑诀应该不难吧?”

    其实云千秋这番话,不免有些打趣的味道,毕竟这可是玄阶武技,就算是连云城内的家族豪门当中,天赋不浅的后辈若想修行,也要由武技教习单独教导几天,才可堪堪学会。

    而在崇阳镇这等地界,就算是三大家族的云府,也只有藏武阁的长老偶尔教导,至于水平嘛……

    不是云千秋自傲,就算是青灵剑诀他都快忘光了,也比那冷面的藏武阁长老水平要高!

    而听闻少年的打趣,云水柔原本还沉浸在短暂亲昵结束的略微失落当中,不禁娇躯一怔,羞讪笑道:“啊,云弟你不过才试演了一遍,姐姐怎么可能学会啊。”

    顿时,云千秋淡笑地走到云水柔面前,指尖在那如墨的青丝上微微一敲:“一遍又怎样,你可是我的水柔姐,这点微末武技,随便练练就会了。”

    “唔……没大没小,还敢动姐姐的头发。”

    略显责怪地皱了皱翘挺的玉鼻,云水柔婉音微沉,显得有些怯乏:“说来这玄阶武技,比府上藏武阁那些库存可难练多了,还有十天,恐怕我连招式都记不熟练。”

    云千秋看在眼里,星眸不禁泛出几分凝重。

    没想到水柔姐和前世待的时间久了,也被传染了几分不自信。

    若说凭云水柔的天赋,就算只有凝气四阶,但修炼青灵剑诀也不算难,至少总不会十天时间连招式都记不住!

    而且有云千秋的指点,玄阶武技比起黄阶武技的难懂之处,也并无阻涩,再加上青灵剑诀又是精挑细选适合水柔姐心性的武技,修炼起来,应该事半功倍才对。

    “这么好的天赋,总不能让水柔姐被心底的怯意阻碍变强的速度。”

    想到此,望着手握银白软剑有些怔神的少女,云千秋不禁一笑,上前握住那柔腻的玉手:“武技不是靠死记硬背的,是要靠掌握技巧的。”

    “啊……可是那些技巧,都好难啊。”

    不待少女惊呼,云千秋便淡笑劝道:“在水柔姐面前,就没有难这个字!相信我,你小时候的天赋,可是连父亲都惊叹不已!”

    “现在又有修为在身,别被玄阶武技的名头吓住了,你就当是凡间武学,随心而动即可!”

    能把价值不菲的玄阶武技说成凡间武学,恐怕也只有云千秋才敢,不过轻笑间的鼓励,却令云水柔展颜一笑:“好吧,那姐姐就听你的,再练几遍。”

    “嗯,若有不懂,随时问我。”

    说完,云水柔脸上的怯意消散不少,握着剑柄的玉手,更为坚定!

    云千秋看在眼里,这才安然一笑,水柔姐之所以会是这般模样,归根结底在于她不善争斗,从小也很少与人拳脚相对。

    等试炼大会时,只要拿几个不开眼的白痴磨出锐气,那云水柔骨子里的慈念也就能消减不少了。

    “说来还真是期待,水柔姐在擂台上时那副清冷模样,不知道要惊煞多少人呐。”

    背靠木椅,趁于树荫,望着院内身法越发轻灵柔毅的俏影,云千秋呡着清茶,不知多久,没享受过如此惬意的生活了。

    而云水柔虽早已香汗淋漓却仍旧强忍气喘专心练剑的模样,令云千秋暗暗起誓,试炼大会之后,一定要让这个照顾保护自己十几年的姐姐,云府上下再无人胆敢刁难!

    临近黄昏,少女的俏影有些疲倦,但脸上仍是不输男子的坚毅专注,最终被少年抱住时,那单薄的青色丝袍早已浸满云水柔独有的幽兰香气。

    “唔,云弟,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啊,闻起来好香。”

    带着满身疲倦,云水柔倚靠在饭桌前,虽然苦练一下午的剑诀令她浑身酸疼,但望着少年在厨房忙碌不断的背影时,再多的劳累也一扫而空。

    而云千秋闻言,本还带着轻笑的嘴角顿时微僵,随后才连忙讪笑道:“哪里香了,不过是偶尔看水柔姐烧菜,偷偷学的而已,总不能让你天天被烟熏火燎吧。”

    说到此,对于前世的废柴程度,云千秋又是一阵无语。

    这满桌饭菜,换做前世来下厨烹烧,恐怕端上来的就是一桌锅糊。

    至于堂堂云皇为何会精通烧菜?

    开玩笑,在一路披荆斩棘登顶强者的路上,就算是云千秋,也是尝尽风餐雨露多年,生活上的求生技能,什么学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