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宝物蒙尘
    ,精彩小说免费!

    本以为云千秋最多给自己一拳一脚,但他没想到,却是这般狠厉!

    暗器锋锐,若是刺中自己,势必要见血啊!

    但如此近的距离,云天奉根本来不及躲闪,更别说他压根就没想躲!

    “罢了,老夫今日就废自己一手,给少主赔罪了!”

    微微闭目,云天奉左臂猛抬,俨然是打算硬接暗器的锋芒!

    接连的变故,令众亲卫脸色复杂,惊呼各异!

    “少主出手,也太狠了吧,难道是要给咱们兵器阁立下马威!?”

    “哎,阁主那只手恐怕惨了,谁能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啊!”

    “久闻千秋少主对敌人从不手软,但这可是追随家主多年的天奉长老啊!”

    原本众人还以为,自己在少主面前,能称得上自己人,现在看来……

    不过是和云天雄一样的心狠手辣啊!

    顿时,众人扭过目光,心有不甘,却更不忍心看云天奉被废掉手掌的惨状。

    “嘭!”

    一声沉闷响起,众人身形猛颤,更有甚者握着刀枪的手都在发抖,然而云天奉猛然睁眼间,目光却满是错愕。

    掌间,忽然略显刺痛外,并无想象中那般凄惨。

    “这是……”

    当云天奉摊开手掌时,赫然怔在了原地,良久说不出话来!

    自己手中的,居然是被少主折成暗器的金票!?

    那显眼的上百面额,令云天奉心中泛起惭愧难当的复杂。

    原来云千秋,自始至终都没想伤自己!?

    先前那两招,也都是为了提醒自己云府如今的局势!

    “云天奉啊云天奉,妄你自称长老,如今,却要被少主用心良苦的教训一番,才知道自己是多愚昧!”

    心底感叹间,当云天奉抬起头时,少年的身形早已缓缓踏入楼梯,步伐沉稳,背影胜似当年的云天龙!

    “天奉长老镇守兵器阁有功,理应受赏。本少主给诸位保证,每年家族恩典,此地亲卫,可领一百枚金币作为犒劳!”

    “至于天奉长老,供奉翻倍,家族恩典时,享云府长老优待!”

    话音落毕,云千秋的背影早已转入更高一层的楼梯当中。

    只剩云天奉站在原地,双目通红。

    “我没听错吧?!一百金币,少主这是要重赏咱们兵器阁啊!”

    “而且是每年一百!少主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那咱们以后,必须得为少主赴汤蹈火!”

    一百金币,对云府亲卫来说,是一笔横财,几乎比得上他们半年的俸饷。

    至少那些一早就投靠云天奉的白眼狗们,还没享受过如此优待。

    他们顿时欣喜欢呼,追随家主,拥护少主,不见风使舵献媚云天雄那篡位小丑的多年忠诚,太值了!

    然而云天奉那浑浊的双眸中,却隐约闪出两行清泪。

    那张金票在他手中,好似有千斤沉重,令他嗓音嘶哑,抖如筛糠。

    新仇不提,旧怨不说,就连自己心中的执念和憋屈,云千秋也给足了面子,从头到尾都没开口点破。

    最后那一张故作暗器的金票,更是化仇为恩。

    如此心怀,堪称明主!

    抬头望天,冷厉毕生的云天奉,第一次感觉喉间是那么哽咽:“家主……我云天奉,悔不当初啊!从今往后,老朽这条残命,誓死效忠千秋少主!”

    “誓死效忠少主!”

    兵器阁外,低吼震天,热血激昂。

    踏入兵器阁的顶层,透过纸窗,吼声令云千秋心底都有些振奋。

    望着云天奉那略显佝偻老态的身形,云千秋暗暗握拳:“虽然只是本皇眼中的小家族,但却有情有义。待我夺回云府之后,绝不会亏待他们!”

    同样,那些跳梁小丑,云千秋也绝不会仁慈!

    恩威并施的手段将人心聚拢,对少年而言,只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当务之急,还是为水柔姐寻一柄佩剑。

    “啧,云府的库存果然有限,就算是最高的三层,灵器也并没多少。”

    目光扫视,望着陈列整齐的各种兵刃,云千秋略显失望。

    有几处显眼的木柜内,以前俨然摆放着云府的珍藏灵器。

    不过早已空荡无物,云千秋不用想也知道,那些灵器早已被云天雄和那帮爪牙借口取走。

    但云千秋并未心生烦躁,反而对前世的不争有些无奈。

    阁内的兵刃,凡器以下,大多是供给家族的亲卫,以及各堂的队长使用。

    而到了灵器的等级,就算是云府,库存也不算多。

    所以灵器以上,除了家主嫡系和长老堂主能挑选一件作为贴身兵刃外,要想再拿,便要按照对家族的贡献来换。

    换算的公式,云千秋找遍前世记忆也记不起来,毕竟就算是家主的血脉,也要到凝气二阶,才有资格挑选一柄灵器。

    这点,就算是云千秋,也不怪别人。

    不过现在,他早已不同先前,这兵器阁的珍藏,任他挑选!

    “哼,就知道云天雄那白眼狼在以权谋私,凭云千律那家伙,有什么资格取走灵月刀?”

    灵月刀,乃是云府为数不多的下品灵器,就算是云天奉这样的长老,若想取走,也要最少耗费镇守兵器阁三年的贡献。

    而云千律对家族的贡献,连平时消耗的那些灵药都不够,这显然是在私吞云府的底蕴!

    “若是任由云天雄折腾,不出两年,恐怕云府就在崇阳镇三大家族除名了,果然是篡位小丑,根本不配坐那家主之位!”

    沉喝过后,云千秋在三层转了片刻,甚至都准备去拍卖行寻一柄灵器时,却突然目光微瞥,脸上升出几分诧异。

    “这……没想到这柄灵器藏得如此隐秘!”

    说话间,云千秋踏出几步,目光锁定在一处摆放着凡器利剑的木柜上。

    木柜当中,最不起眼的角落,一柄通体银白的软剑,正静静躺在其中。

    那淡微难察的灵器气息,若不是云千秋目光敏锐,恐怕连他都没注意!

    谁曾想到,中品灵器,会摆放在一堆凡器当中!

    这可真是宝物蒙尘!

    “噌。”

    抽出样式普通的剑鞘,云千秋眼前顿时闪过一道锋锐的寒芒。

    薄若蝉翼的剑锋上,还雕刻着玄奥的纹路,剑柄上的灵核擦拭灰尘,顿时显出淡蓝色的光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