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兵器阁
    ,精彩小说免费!

    也幸亏是云千秋定力极深,才仅是轻笑打趣一声,若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能不能把持住还是两说。

    然而刚替云水柔把脉,云千秋刚恢复平静的脸上便闪过一丝少有的惊诧。

    “水柔姐,竟然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凝气五阶!?”

    这等结果,可是远远超过云千秋的预料!

    原本以为云水柔的体质,消化赤练果和云柔丹后,最多不过接连突破,到达凝气四阶。

    但是那几欲迈入瓶颈的气息,凭云千秋的敏锐又怎会出错!?

    就算是云千秋当初,也不过比云水柔多堪堪突破两阶而已!

    虽然无上神体远比寻常血脉难以突破,但别忘了他还有前世积攒了十几年的药力作为依仗的!

    “除却灵丹和赤练果当中的杂质,剩余的药力最少吸收了有足足七成!”

    思索过后,云千秋却更为惊愕!

    能将一阶灵药的杂质排除在外,或许不算什么,毕竟他早就看穿了水柔姐天赋横溢。

    但是他却没想到会强到逆天的地步啊!

    吸收七成药力,这可不是天赋所能解释通的,别忘了水柔姐在此之前,只懂得云府最为基础的功法。

    体内杂质的多少,可是决定了毕生境界的极限!

    而水柔姐不过才是凝气阶,又无生生造化功这般神通,便能将杂质保持在三成左右!

    这已经不是天才所能形容的了!

    “看来水柔姐的天赋,远在我的猜测之上。”

    之前云千秋只顾着找寻灵药,没仔细把脉,此时有些惊诧再正常不过。

    不过此时,云千秋更担心的,是云水柔的状态。

    指尖微抬,换了一处筋脉,云千秋长叹口气,这才舒展眉头:“一天一夜彻夜未眠,又专心吸收药力突破境界,这等疲惫,怕是男子都能累晕过去。”

    话音落毕,云千秋倒是更佩服云水柔的毅力了。

    因为担心自己,所以彻夜未眠,吃晚饭时,却还是撑出欣喜的模样。

    不仅如此,吸收药力和突破境界,对寻常武者的体力和精神都是一场鏖战。

    因为有生生造化功在,所以云千秋不用小心翼翼地担心着药力差流筋脉,但云水柔可就不同了,原本凝气二阶的筋骨就极为脆弱,稍不小心,澎湃的药力很可能会成为摧残血脉的猛兽!

    至于突破境界,那就更不用说了,武者不仅要凝神屏气将元力精血聚拢,还要不时压抑血脉枷锁的抵抗。

    尤其是随着境界突破,修为越高,血脉枷锁便越沉厚,每突破一寸都要耗费无数心神,因为武者浑身灵力总有极限,若是浪费半点,到最后关头枯竭的话……

    那卡在瓶颈却又难以突破的感觉,就算再怎么定力不凡,也势必会着急运转功法吸收空气中的驳杂灵力。

    若是如此,下场无非两种。

    运气好点,或许能堪堪突破境界,但驳杂未祛,境界不稳、难以调息不说,对以后的修行之路也将留下阻碍。

    至于运气差或是急攻进切,灵力走岔了筋骨……

    唯有走火入魔,筋骨爆裂!

    所以武者之路,看似风光无限,但其中的凶险,也绝非普通人所能明白的。

    同样,历经重重磨难换来的实力,自然有资格凌驾于凡人之上。

    稍作感慨,云千秋便扯过一条棉被,盖于云水柔娇躯之上。

    “还好只是劳累过度,等水柔姐醒后,熬些滋补的汤药,不出两天就能恢复状态。”

    但是此时,云水柔最少也得再睡上几个时辰。

    四下无事,又将剑诀藏好,云千秋想着趁此时间,倒不如替水柔姐寻一柄佩剑。

    “剑诀已有,有我在旁指导,再弄一柄适合水柔姐的佩剑,试炼大会前,实力还能够提升不少!”

    想到此,云千秋将被角掩好,轻轻擦拭掉那张俏脸上的汗渍之后,才离开院落。

    云府,兵器阁。

    三层之高的古朴阁楼,周围不断巡逻的亲卫,彰显着此处的重要!

    实际上,兵器阁对于任何家族而言,都是不亚于灵药堂的禁地。

    不过云千秋倒没太过在意,云府的兵器阁,下两层都是凡品,只有第三层才能见识到灵品。

    武者的兵刃,是贴身保命的依仗,自然也有品阶之分。

    从低至高,依次是凡、灵、玄、皇、仙、圣、神,七阶二十一品。

    凡品,便是寻常材料打造的兵刃,向冷刚那柄点钢银枪,确实有凌厉之处,但仍旧属于凡品上阶的范畴。

    此类兵刃,放到凡间,或许还算顶尖,但对云千秋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甚至凭他如今力道之强,鏖战当中,凡品能不能承受得住都是两说。

    至于灵器之上,那便只有武者才能驾驭。

    因为哪怕是最低的灵器,镶嵌灵核不说,雕刻的秘法纹路,都是由铸器师亲手打造的。

    例如最常见的疾风阵,除了能让兵刃的重量减轻,一旦被武者以灵力催动,秘法还可令武者的身形速度迅捷几分。

    其他阵法,搭配不同的灵核,也会对武者有不同的加持。

    这等价值,若是落入毫无修为的凡夫俗子手中,只会暴殄天物。

    而云千秋这次,便是打算为水柔姐寻一柄轻灵锋利、又雕有提升力道秘法的灵器。

    这,也是凝气阶剑修武者最常用的灵器。

    轻灵既可将身法剑诀的优势发挥更甚,秘法又能弥补力道偏弱的劣势。

    正适合如今的水柔姐。

    迎着亲卫迥异的目光,云千秋双手负背,犹如走进自家后花园般,踏入兵器阁。

    这些兵刃,十有七八是云天龙积累收阁,供云府子弟防身的,身为少主,云千秋自然有资格随意挑选。

    然而未走出几步,云千秋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冷喝。

    “你,给本长老站住!”

    说话之人,青黑深袍、步伐刚毅,鹰眉泛银。

    正是兵器阁阁主,云府长老之一的云天奉!

    “兵器阁重地,是你能随便出入的么!云千秋,你太放肆了!”

    放肆?

    云千秋闻言,剑眉微蹙。

    前世记忆中,云天奉此人虽有些迂腐古板,但和云天龙出生入死,关系很是不错。

    为何今天,会如此反常?

    但不论如何,云千秋还是站住身形,略显敷衍地行礼道:“天奉长老,这兵器阁,难道本少主进不得,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